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54 血战孟津渡(中)
    154血战孟津渡(中)

    雪一直下,一直下,从早晨到傍晚,再到天明,这算是又耽搁了一天。

    好在,雪终于停了。

    心急如焚的种师中,即刻命令兵士即刻出发,攻打北岸渡口。

    因为天气而耽误了军情,似乎是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只是不知道军法官是不是会认可,某太上皇会不会好说话呢?

    别说什么“臣妾做不到啊”之类的废话,耽误了军务,唯死而已!

    既然是奇袭,自然是要伪装一下的。

    数十辆满载军士和武器的马车,伪装成普通客商的模样,顶着刺骨的寒风,在冰面上迤逦前行。

    刚走出没多远,前面探路的人就听见一声冰面炸裂的声响。初时,还微不可察,脚下的裂缝也被厚厚的积雪掩盖。

    等探路者发出一声高呼“危险,速退”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那冰缝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冰窟窿,好像是怪兽张开了大嘴,把那辆车连人带辎重一起吞没。

    后面紧跟着的一辆马车还没有来得及转头,就陷入了裂缝中不能脱身。稍一迟疑,又是一辆车被吞没。

    紧接着,如同连锁效应一般,周围如蛛网般碎裂的冰面一起坍塌,先行的十余辆车全被卷入那冰冷的河水,眨眼消失不见,

    待想要去救援时,哪里还看得见人影?

    种师中心疼地闭上双眼,狠狠地说道:“再派人上去!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相公!”屠夫赶紧劝阻小种经略相公不冷静的行为,“你现在让弟兄们上去,那就是拿人命往河里扔,连个花儿都不带起的啊!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你拿人命往里填,还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种师中不是个冷血的人,但已经延误一天了,如果今天再不能过河,陷太上皇于险地,这个罪名谁担待得起?

    丢官罢职事小,只怕整个种家军就要被大清洗了啊!

    这绝不是耸人听闻,或者是自己吓唬自己,这都是有前车之鉴的。更何况,以前的赵大锤还只是个皇叔,现在人家已经升级当太上皇了啊!

    惹不起,惹不起啊!

    “我们哥仨商量了一下,也问了老码头的意见。眼下这个局势,要么等河面冻实了,要么就只能是由我们几个领着少数人轻装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无论是等两天冰层厚了过河,还是让屠夫等人悄悄过去,都不可行。

    前者,时间不允许;后者,感情不接受。

    对岸有常驻的上千金兵把守,几十个人过去,和送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您有更好的法子吗?”

    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,憨不愣登的屠夫也有说对的时候。现在的局面,种师中还真没有别的法子。

    目前最好的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,就是派出一队敢死之士先登,占据桥头堡。后续部队阶梯跟进,逐步推进到敌方城下,并最终集结重兵一举拿下北岸。

    这里面,其他人还无所谓,也就是一般的作战任务。可先登的那些人,最后能活下来的又有几个呢?

    都是亲亲的袍泽,让谁去先死?

    一切都是那么平静,至少在入夜之前是这样。

    太阳刚落,浑身裹在白布里的一行人,就悄悄溜出了大营。在雪光的映照下,趁着天边的残月,前往北岸。

    久在北方的人都知道,看雪时间长了会引起雪盲症,眼睛会干涩红肿流泪,后遗症很多的说。

    而且天气寒冷,会导致皮肤干燥、皴裂,严重的会引起冻伤。

    出于以上种种原因,北岸的金兵们早早地就下了班,猫到温暖的房屋里面,过起了“大金链子小手表,一天三顿小烧烤”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当然,哪个地方都有没眼色的,跟上司对着干的蠢货。这么清新的环境,岂不是正好让这样的人出来透透气,冷静一下?

    箭楼上,冷静得直哆嗦的金兵甲:“XX个王八犊子,真特么不是东西!”

    金兵乙:“算了,少说两句吧!他那个瘪犊子就那个熊样,小心他报复你。”

    金兵甲:“姥姥!我跟着四王爷干过,等他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,一根羽箭已经穿过他的喉咙,追随他的四王爷去了。

    “敌袭!敌……”

    金兵乙刚来得及喊出一声半,也被一根羽箭射穿了胸膛,摔下箭楼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声,但已经足以惊醒地面上的暗哨,呜呜的号角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屠夫遗憾地砸吧了下嘴:“早知道就悄悄摸过去,捂住他们的嘴了。这家伙闹的,想偷袭都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瞎比比了。”牛二哈哈大笑,“堂堂正正地打一仗,让这些金人也看看咱爷们的成色!”

    也行,反正后面还会有大部队陆续跟来,咱们也没想着靠着这么点人就灭了金国。那就,挑明了旗号干吧!

    如果赵大锤的直播,会关注到这一次小战役,也许会有军事爱好者一眼就看出了这次战役的性质,抢滩登陆。

    尽管是冷兵器时代,将士们不用冒着枪林弹雨强行登陆,但危险其实是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人家有阵地,有远程兵器——弩箭、八牛弩,甚至是火炮。你靠小木船一次能输送多少兵力,禁得住人家一轮齐射吗?

    幸亏天冷,又是下弦月,又幸亏有雪光,既解决了夜战看不清的缺点,又让屠夫他们有了机会能摸到北岸。

    如果是大白天的,乌泱泱几千人来袭,人家就是全都瞎了,也不能让你过河呀!

    就像现在,惊醒了的金人迅速进入状态,跟宋兵一板一眼地噼噼啪啪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金人的战斗素质真不是吹的,饶是屠夫等人自诩悍勇,也只不过是杀伤了两倍于己的敌人,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要不是仗着盔甲精良,早就有十几个弟兄死了。就这,也是受了重伤,能不能活着就要看老天爷了。

    敌人越打越多,越打越多,好像总也杀不完。

    在简单构筑的工事后面,屠夫刚把一个咽了气的兄弟的眼睛给合上,就听见牛二问道:“老大,有火吗?”

    “咋啦?现在不能点火把,你是怕人家不知道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牛二嘻嘻一笑,“我留了一颗霹雳火球,等咱们都顶不住了,我就点着它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时候吧?这才哪到哪儿呀!”

    现在就想着和敌人同归于尽,说起来挺壮烈,但是不是有点没出息呢?

    “我不行了。”牛二嘴角溢出一道血丝,“刚被人射了一箭。”

    马六慌了:“我看看,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看之下,马六大怒:“你特么腿上中了一箭就要死,老子挨了两下狠的,是不是得现在去死?”

    屠夫细心一点,觉得牛二是有点不对劲,要不怎么吐血了呢?

    牛二有点不好意思地一笑:“没事,刚才摔倒了,磕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两个人齐齐转身,决定不理这个贱货。

    “哎,别不理我啊!我是说真的,到时候咱弟兄一起上路,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啊!但不能自己死,真到动不了了,用牙咬也得再拉个垫背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