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52 夺命一分钟
    152夺命一分钟

    一分钟的时间,能干什么呢?

    也许是喝一杯温水,也许是吃下一个小笼包,但也许是,要了几百个人的命!

    南宝纳音终究还是拜倒在赵大锤的“石榴裙”之下,像抹去沙画一样,轻轻地一挥,那数百支骑枪就化成了碎片,再随手摁了一下启动键。

    至于跳河的那些人,只好任由他们自由落体了,对不住了哈!

    倒计时开始!

    岳飞好似杀神现世,一扣扳机,呃不,是一摆手中铁枪,直直冲向敌阵,比杨二愣子还二愣子。

    没办法,某人说了,必须在一分钟之内消灭敌人。虽然不是很能理解一分钟的时间到底有多长,但想来是不太长的。

    那么,就不能避战或者是慢慢寻找战机,只有主动寻找敌人,用最短的时间杀死最多的敌人。

    两军相遇勇者胜!

    眼看己方志在必得的骑枪,被“岳飞”绞成了碎片,金兵都愣在那里了。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,眼前的这位金甲战士是不是哪位神灵下凡,要不要跪下来喊爸爸呢?

    岳飞没有当圣母的臭毛病,管你是挥动武器抵抗还是跪下来唱征服。

    远的,一律铁枪透心;近的,三棱锥扎心。得了空,还不忘扔几颗香瓜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忙活哟!恨不得一个人撕成几个人用。

    掉到桥下的杨再兴等人,自以为必死无疑了。却不想,一愣神儿的功夫,那些骑枪就变成了一对破烂,砸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?神仙保佑,祖宗有灵啊!”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感谢侯爷吧!”

    也是,而今眼下,谁能做出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?

    只是,您救援的能不能及时一点点,不让大家摔得头破血流,甚至摔断胳膊的呢?

    “抱怨个屁啊!”杨再兴怒吼一声,“你特么能不能先从劳资脸上把屁股挪走,劳资没被金人弄死,快被你小子给熏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起不来了。对不住了,杨大哥。”

    上面的那人,苦笑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咋啦,小四,你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肋骨这里断了几根,还被金人射了一箭。”说着没事,小四嘴里的鲜血却是像喷泉一样往外流。

    “忍住啊!咱们马上就回家了,马上就能见到侯爷了,他一定能救你。走,我们现在就背着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不能回去啊!”小四摆摆手,阻止了袍泽们要背他的举动,“上面是不是还有人在跟金人打仗?咱们走了,可就前功尽弃了呀!”

    杨再兴看了一眼,点点头说道:“看模样是岳飞来接应咱们来了。那家伙我知道,打不死的。咱们这就回家吧?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了……别碰我……我怕冷……”

    小四已经陷入了迷糊,即将昏迷。

    喘了几口气,小四又眼睛里发出异样的光芒:“阿妈,你做的年夜饭真好吃啊!阿爸,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往日爱说爱笑的小四再也说不出话来,杨再兴擦了擦发红的眼眶,喊道:“走!咱们都赶紧上去,杀金狗啊!”

    岳飞终究还只是个人,不是一刀就能斩断岁月长河的大神。任他再努力,也不能在一分钟里面,宰了数百人。

    人家就是站在那里不动,任由你杀,时间也来不及啊!

    看着岳飞身上的金光逐渐消失,金人也大概知道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敢情,你是有妖法护体,才敢视我等如无物。现在,有效期过了吧,不能再嘚瑟了吧?

    干他!

    当数十个精锐骑兵围着岳飞的时候,几乎就已经宣告了岳飞,胯下战马的死期到了。

    你一刀,我一枪,他再来个飞斧、链子锤。岳飞苦苦支撑,却也只能勉力自保,根本就顾不了战马的死活了。

    一声哀鸣,战马被飞斧砍断了一只蹄子,痛苦倒地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骑兵没有了马,几乎就是砧板上的肉——任人宰割了。但战神岳飞,岂能当成寻常人来看待?

    他在战马没有倒地之前,已经飞身而起,扑向一个表现最积极、最靠前的家伙。一脚踹飞,同时铁枪一刺,又消灭了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是个干脆的人,体现在衣服上也是如此。他不仅脱衣服快,穿戴盔甲也很快。

    等手下人已经伤亡大半了,完颜宗弼也穿好了衣服,武器装备也携带周全,可以和岳飞一战了。

    虽说最近有点虚,有点沉迷于酒色,但完颜宗弼的底子还在。一对宣花大斧舞得虎虎生风,直奔岳飞而来。

    爬上岸的杨再兴等人,手持香瓜替岳飞掠阵。完颜宗弼的亲兵们,也各持兵器,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意思很明显,你要是讲武德,咱们就先看看主将的斗法。你要是不讲武德,也别怪我们人多欺负人少。

    你有香瓜,我有人命,谁也奈何不了谁!

    别说什么,你们有某个大神护佑的屁话。人家是大神啊,哪有时间管你们这些小喽啰的死活?

    “金兀术?”看着眼前这个黑汉子,岳飞迟疑地说道。

    侯爷说了,这次追击的主将是金兀术,也就是完颜宗弼,估计就是这个人了吧?

    完颜宗弼轻蔑一笑:“尔等不过一介草民,见了本王竟然不跪?还敢直呼本王的名讳,真是粗俗无礼!”

    “我们侯爷说了,大宋一条狗的命,都比金人的皇帝值钱。你是金国的皇帝吗?”

    “放肆!我乃金太祖四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不就是金兀术嘛?就是让人讨厌的意思吧!”

    跟着赵大锤时间长了,岳飞别的没学会,毒舌的水平倒是功力见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恼羞成怒的金兀术也不和岳飞瞎比比了,直接挥动大斧,要把岳飞的脑袋砍下来,让他不能再瞎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不是太平皇帝,也不是只知道逗狗遛鸟的太平王爷,跟赵佶和他的一帮废物儿子不是一路人。

    人家在行军打仗,排兵布阵,都是有两把刷子,呃不,两把斧子的。最难得的是,完颜宗弼在政治、经济、民生和外交方面都有一定建树,属于通才。

    通才们往往都有个缺点,那就是样样通样样松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你爱上了这个女,啊呸,是你专注于这个方面了,就会影响到其他方面的精力投入。

    如果比综合素质,完颜宗弼要比岳飞强很多。但要比武力值,专注战斗二十年的岳飞,能甩完颜宗弼十几条街。

    还没交手几下,完颜宗弼身上就被挑了好几道血口子,那血滋得,跟做毛血旺的老板不计本钱了一样,哗哗地往盆里放啊!

    眼看完颜宗弼玩虚了身子,似乎要玩脱了,侍卫们一拥而上,救下了自己的主子。

    可不敢让四王爷有个闪失啊!

    要不然,丧失了主将的罪过可是满门抄斩的大罪。为了自己的小命,为了家人的小命,那就是豁出了命也得上啊!

    至于追回被“掳走”的百姓,还有给什么侯爷点颜色看看的任务,全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我要回家!

    看着拼死掩护完颜宗弼往回跑的一群人,岳飞与杨再兴等人掩杀了一阵,也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至于一直杀,直接杀到燕京弄死完颜宗峻,真当自己是大神啊?

    就这十几号人,一旦落入敌人的包围圈,人家靠人命堆都能堆死你!

    “送他们一程吧!”

    岳飞也有点不甘心,就找了跟绳子绑了颗香瓜在枪尾,奋力投出。

    铁枪划出一道优美地弧线,完美地落在地上。枪尾震动,香瓜飞出,正好追上策马奔腾的完颜宗弼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世界和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