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50 宋人杨再兴在此(下)
    150宋人杨再兴在此(下)

    断桥上那厮,长得满脸护心毛,身高五尺,肩宽也是五尺,活脱脱一个四方人。

    只听那厮正在叫嚣:“爷爷是杨家后人,杨再兴是也。有哪个活腻歪了的,速速上前领死!”

    悠哉悠哉而来的完颜宗弼,根本无视那些筋断骨折的小兵,指着杨再兴问道:“这个宋人很厉害吗?为何胆敢如此嚣张?”

    各方都有细作,对敌方主帅、主要将领都要进行一番调查,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也。但杨再兴的级别稍微低了点,不在被关注的大V行列。

    也多亏那细作是个机灵人,经常关心一下时事,算是对杨再兴有点印象:“似乎是宋军那边一个百夫长,名字也确实叫什么杨再兴的,一直说他是杨家将的后人。”

    “杨家将,金刀杨业的后人?”

    杨令公的威名,完颜宗弼多少还是知道点儿的。杨延昭和辽人对峙数年,在北地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不认识,没兴趣。要不是看他挡在自己前进的路上,完颜宗弼压根就不想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沙场争雄虽好,但哪里有醇酒美人来的舒坦?

    完颜宗弼只感觉胯间一阵火热,拿过一只酒壶连喝数口,对着巨大的马车里的几个美人就狠狠扑了上去,只传出来一声冷喝:“派个人弄死他!”

    看着那巨大的马车有规律的晃动,再听见晃动不停的马车里传出的不能描述的声音,千夫长哪里还不明白。

    大王的意思是,随便派个人弄死他,别妨碍了他的大事。

    那个谁谁,你派个什长去,弄死这个虚张声势的宋人。

    某什长领命而去,刚爬过断桥,就被杨再兴一记“泰山压顶”砸得吐血,再一觉踢落桥下,落在冻得严严实实的冰面上,哇哇地吐血,眼看是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什长也就带领十个小兵的人,官职卑微,战斗值估计也不咋地,弄死也就弄死了,不算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某百夫长,你上!

    打仗跟喝酒一样,将军和将军喝,小兵跟小兵拼,也得讲究个身份对等不是?

    某百夫长抖擞精神,一锤手里的一对锤子,嗷嗷叫就对着杨再兴而去。

    有了钛合金枪加持的杨再兴,已经不全靠蛮力,开始讲究技巧,学会用脑子了。

    看那金国的百夫长块头比自己还大,杨再兴根本就不和他死磕。

    利用铁枪良好的弹性,轻轻一压,一弹,就到了那个金兵身后。

    拿着一对锤子的金兵,猛然发现,脸前没人了。

    还没有来得及转身,查看一下那个宋人是不是失足落水了——如果是,那就再给两锤子,让他死得更顺畅一些,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掏空了,所有的气力都在飞速流逝。

    取代这些的,只是一根银光发亮的银枪。

    “好银枪!”

    “真愚昧,连侯爷的钛合金都不知道,果然该死!”

    杨再兴长枪一挑,把那百夫长直接甩过断桥,再一戳桥墩,一跃而起,直接跳入了对方阵营。

    凭什么,岳飞可以来个飞跃,我杨再兴就不能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了呢?

    “不要啊!”

    又是仆人又是兄弟的杨格,眼看少爷的二愣子脾气果真犯了,急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这特么就是去送死啊!

    还真以为你是天神转世,金刚不坏啊?那是人家皇叔!

    当杨格用哀求的目光看向那十来个兄弟的时候,居然受到了很多嘲讽:“都像你这样当个缩头乌龟,百姓们怎么办?袍泽们怎么办?侯爷怎么,呃,他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就侯爷那个神鬼莫测的手段,绝不可能有事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只要我大宋有侯爷这样惊才绝艳的人,就算我们今天都死在这儿了,那也是光荣啊!

    其他人没有杨再兴的工具好,玩不了超远距离的撑杆跳,但他们也有自己的法子。侯爷给的装备里,有弹射绳抓。

    只要一摁,箭头就会弹出,带着绳索远远地勾住远处的物体,实在是最适合爬山越岭的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拿出那绳抓,嗖嗖嗖地射到对面,像个猴子似的荡过去,又像爬树似的缘绳而上,和杨再兴肩并肩站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也过来了?这不是送死嘛?”

    杨格撇撇嘴:“少爷您也知道是送死,那还这么干?”

    “我那不是一时冲动嘛,现在也有点虚了啊!”

    杨再兴也有点懊恼,咋就脑子一热,就跳了过来了呢?

    “怕啥?要死咱们一起死!”

    看着杨再兴干净利索地干掉了己方的百夫长,很快就进入了贤者时间的完颜宗弼,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等再看见其他宋人也悍不畏死地跳过唯一的屏障,完颜宗弼就更吃惊了。

    宋国人,什么时候也有血性了?

    他们不是只会躲在坚城之中,靠着多得数不清的兵器保证自己的城池不被攻破吗?

    野战的时候,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。

    就这几个鸟人,也敢阻拦我上千,呃,现在是数百精兵?

    什么都不用干,大家只需要冲锋一次,就把他们给挤掉河里去了。

    千夫长也是个悍将,眼看宋人如此嚣张,不禁火冒三丈,非要亲自上阵宰了那个杨再兴,好鼓舞一下士气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袒露胸怀,左手搂着美人,右手拿着酒壶,轻轻吐出了三个字:“射死他!”

    据说,一个男人最聪明的时候,就是那个所谓的贤者时间。现在的完颜宗弼就很贤很贤,他很知道利用自己的长处,来攻击敌人的短处。

    金人的长处是什么?当然是骑射啊!

    现在,那几个愚蠢的宋人,站在狭窄的断桥上。进无可进,退无可退,左右既没有腾挪闪躲的空间,也找不到什么东西可以掩护。

    如此合适的靶子,如果不射上一射,岂不让人遗憾终身?

    好在,金兵都是骑弓,威力还不如步弓,更不如神臂弩、八牛弩之类的大杀器,但架不住人家人多啊!

    杨再兴这十来个傻乎乎的活靶子,就那样无依无靠地站着,任凭冷冷的箭雨在身上胡乱地拍,似乎想要把他们拍成废铁一块。

    盔甲再好,也有护不住的地方。就算是护住了要害,这样让人家任意射来射去的,也违背了大家过桥的初衷。

    杨再兴怒喝一声,昂然挺立,将一把铁枪舞得如一朵绽放的梨花。

    那银白的枪身,就像是梨花的花瓣;枪尖上的红缨,就像是梨花的花蕊。

    那绚烂的姿态,毫不做作的身姿,吸引了无数目光。

    “还特么等什么,扔香瓜啊!”杨再兴两只手舞得跟车轮一样,还不忘提醒发愣的战友们赶紧送礼物。

    哦,哦哦,还有这个东西呢!

    如梦初醒的宋军,纷纷掏出香瓜,奋力往金兵头上扔去。

    老话说得好,吃一堑长一智。金人吃香瓜的亏,也不是一回两回了,已经找到了应对的办法。

    看香瓜送来,或用盾牌挡、或用骑枪撩,总之一个字,拒收!

    偶尔有几个粗心的,勉强收下了几颗,也因为人群不密集、地面太硬,而没有取得多大的杀伤效果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口令!”杨再兴一边继续舞“梨花”,一边冷静地喊道,“拉簧,1,2,3,扔!”

    因为是掐着时间扔出去的,那些香瓜直接在金人头顶上就爆开了,一阵弹片雨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侯爷说过,凌空爆炸才是最好的,此言果然不假啊!

    看看,那些刚才还拒收的家伙,现在一个个的都老实了吧?

    完颜宗弼也很老实地放下酒壶,砸吧了一下嘴,似乎是在回味美酒的滋味,又像是,有点兴奋?

    “霹雳火球还能这么用,宋人果然还是有些小聪明的。扔骑枪吧!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打了个哈欠,拥着美人躺倒:“十息之内,我要过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