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38 鬼话连篇
    138鬼话连篇

    “你先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先上?”

    “你年龄大些,是哥哥,你先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想起来我是哥哥了?你是弟弟,应该尊重哥哥,你先上!”

    刚才还恨不得对方去死的两个完颜,瞬间变成了兄友弟恭的孝悌典范,客气的不得了。谁也不想,第一个面对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俩一起吧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可以。”

    愉快地达成共识的两个人,回身看了看各自带来的兵。又是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问题,能不能带几个人上去呢?

    捉鬼是不可能捉鬼的,但好歹也能阳气充足一点,壮个胆也行啊!

    各自的将领们都面露难色,不愿意参加这么高级别的活动。

    如果那个人是个人,他就是再厉害,大家也不会怕他。大不了拼着一死,也得薅下他两根毛来。

    可那个东西,真的是个东西,他不是个人啊!

    如果昨天还不能确定这个小孩到底什么来历,现在大家基本上都明白了,这就是个鬼,还是个能在白天出来乱窜的鬼。

    咱们弄得过他吗?

    上去再多的人也是个死,人家也明说了我们谁上去谁死,就不上去送死了吧?

    漫长的二楼,楼梯虽多,但也有走完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胆战心惊的两位皇帝,走到二楼的时候,果然看到了赵大锤飘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赵大锤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好,容易吓着别人,只能很无奈地解释:“我刚玩这个全息投影,不是很熟练,你们多包涵哈!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!”

    您已经很熟练了,再熟练下去就没有我们的活路了啊!

    “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毕竟是咱们第一次见面,得正式一点。我叫赵大锤,大宋皇叔,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“飘”向完颜宗峻,伸出手来要和宗峻握手。

    古代没这个礼节,完颜宗峻鬼使神差地伸出了右手,和那个充满了高科技感的手轻轻碰触了一下,旋即分开。

    冰凉,无感,这特么就是个鬼啊!

    完颜宗峻都快要哭了,你为什么要先和我握手,难道就因为我年龄比较大好欺负吗?宗磐那小子一向自诩正统,你为什么不先和他握手呢?

    赵大锤就像听见了完颜宗峻的心声一样,立刻就飘向完颜宗磐,露出很标准的八颗牙齿微笑,礼数周全地说道:“只是习惯而已,不是看不起你哟!你好,我是赵大锤,请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完颜宗磐浑浑噩噩地和那个虚影握了手,内心一片崩塌。

    我居然和鬼握手了?会不会被他吸走阳气,然后一命呜呼了呢?

    擦手,赶紧擦手!

    我勒个去,那个完颜宗峻居然也在擦手!

    他凭什么知道擦手?他为什么还不去死?

    他为什么也能和那个“皇叔鬼”握手……好吧,这一点就不计较了,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。

    惊心动魄的见面仪式结束,赵大锤伸手邀请道:“请坐,都请坐。兄弟我今天做东,就是为了让大家摈弃前嫌,重新回到谈判桌前。说说,你们都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我们能有什么想法?

    我们目前的想法有三个,一是希望另一个完颜去死,二是希望世界和平,三是希望能有哪位大神早日收了眼前这个妖孽。

    括弧,排名不分先后。

    你现在问我们有什么想法,我们的想法,好意思对外说吗?

    两人不约而同地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什么想法,绝对没有想让某人去死的企图。再说了,我们有什么想法,有必要跟你说吗?

    你特么是阿拉灯神丁吗?

    呃,我刚才心里闪现了什么奇怪的想法?那个丁神又是哪位?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都是乖孩子,我就不客气了哈!”

    赵大锤也不是那矫情的人,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诉求:“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儿,劳资,呃不,是我大宋一概不干涉。但是,凡是我大宋龙旗所在,尔等必须退避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有人欢喜有人愁,还有一丢丢的愤懑。

    欢喜的是完颜宗峻。

    什么叫概不干涉?

    四弟已经带着大批物资在返程途中,后续的援助也将源源不断地到来。某皇叔的偏架拉的,硬是要得!

    发愁的是完颜宗磐。

    你这叫概不干涉?

    你杀了我的人,还明目张胆地支援东边,真当我是傻子,什么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愤懑,两个人都有点。

    你这也太霸道了吧?什么叫龙旗所在,咱们都得退避?

    你要是有个三岁的小娃娃,扛着那个龙旗,难道我们也得退让吗?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对这种简单问题,赵大锤根本就懒得回答。

    别说是个三岁的娃娃了,他就是个一岁的,只要他能扛得动龙旗,你们照样得像祖宗一样供着!

    否则,就是轻侮我大宋,要打屁屁的哟!

    一听说要打屁屁,两个人都不愿意率先提出反对意见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关系呢?不就是把扛着大旗的宋人当祖宗供着嘛,他还能个个都扛着旗出来咋地?

    “我没意见!”

    像是要得大红花一样,两个争相表态,又互相瞪了一眼冷冷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白让你们尊重,今后,但凡有什么困难,尽管直说。”

    打一巴掌,就得给一块糖,要不然小盆友们就会哭闹,影响河蟹。

    当然,糖也不能给的太大太多。一来容易吃坏了牙,二来,岂不闻少吃多甜,多吃枉然的古训乎?

    人贪心起来,就没个够的时候。

    完颜宗峻费了老鼻子劲儿,才从大宋得到一点点的物资,还是掏了钱的。

    眼看苦苦争取来的待遇,完颜宗磐那小子不费一刀一枪的就要拿到手,完颜宗峻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凭啥啊?我坚决反对,给那个乱臣贼子同样待遇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乱臣贼子?你个叛逆!”

    完颜宗磐立刻回怼,还不忘对某皇叔的秉公处理点赞:“皇叔真是明白事理的人啊!像这种逆贼,不日就将被剿灭,实在是不值得同情。”

    得亏这两个家伙,都是战五渣。要不然,就凭现在这个架势,非得打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遗憾啊!

    看他们只是凭着嘴,消灭了对方无数的亲人,并与对方的多位女性亲属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,赵大锤就觉得无趣。

    就不能有点新花样吗?

    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动词,一点都不“德艺双馨”啊!

    “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赵大锤恨恨地一拍桌子,毛用没有!

    你个全息投影的虚拟人,还能拍碎桌子咋滴?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赵大锤逼于无奈,只得威胁道,“再不住嘴,晚上我去找你了啊!”

    嘘,世界和平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