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35 赵大锤的名单(上)
    135赵大锤的名单(上)

    一切尽在赵大锤的预料之中,第二天风平浪静,没有一个来挑事儿的。

    真是东边日出西边日出,道是无晴却都是晴啊!

    粗通文墨的岳飞的吧唧了一下嘴,想说点什么,又把嘴巴给闭上了。难得侯爷有个好心情,咱就别咬文嚼字的给他老人家添堵了吧?

    侯爷说都是晴,那它就是个晴天,不是晴天都不行。

    刚拾掇出的房屋,条件简陋,也不知道侯爷是不是能适应,一夜休息的是不是好。只可惜在战场上,也没办法安排个女眷啥的,伺候一下侯爷……

    “你那瞎念叨啥?本侯爷是那种瞎讲究的人嘛!”

    呼噜呼噜喝完了一碗稀饭,再就几根咸菜,赵大锤心满意足地一伸懒腰:“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啊!”

    人过的日子,大家都想过,尤其是那些不被人看成人的人。

    哪些人不被看成人呢?蛮夷。

    蛮夷这个不太文雅的词汇,出自于中原那些文人雅士、道德大儒之口,所谓“南蛮北狄西戎东夷”。

    唯我华夏居中,是为天朝上国也。

    中原人看辽人、金人是蛮夷,辽人、金人看更贫穷落后的人是蛮夷,看那些肤色不同的白人、黑人、不黑不白的人也是蛮夷,如色目人、迦南人,还有所谓的昆仑奴。

    唐律,杀死一个色目人只需赔钱一贯,而不必遭受刑罚,宋律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辽金的律法基本上也是抄袭宋朝的,对那些“高贵的外国友人”也不怎么友好。

    平时大家做生意,互通个有无啥的,官府倒也不会逼迫太甚。

    但眼下刚经过改朝换代的动乱,还没消停几天,两位完颜又因为皇位而争斗不休,可就苦了那些擅长做生意而不太喜欢玩刀子的色目人了。

    你个色目人,为什么要支持东边?

    什么,你只是住在东边,心里还是向着西边的?

    那好,把你的财产全部捐献出来,真心地支持我们一下吧!

    但有一丝的迟缓,说不定连命都得捐出去了。

    同样,住在东边的色目人也是一个待遇,只不过是把方向改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在抢色目人这一点上,完颜宗磐和完颜宗峻都是一致的,真不愧是亲亲的兄弟啊!抢夺本国人的东西,还要顾及一下影响,考虑一下名声。

    抢蛮夷的,理所应当啊!

    于是,赵大锤刚喝了一碗粥,就看到了一群高鼻深目、皮肤白皙的色目人来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这白人就是不一样,尽管吃了许多的苦头,满脸风尘,但仍然是那么白。

    而且,与中原女子的含蓄不同,其中几个颇有几分姿色、丰那啥肥那啥的女人,居然还在挠首弄姿,大冬天的也穿得很清凉,露出大片的雪白。

    赵大锤面带深意地一笑,扫视过一帮子糙汉子,期待看到他们的猪哥相,也好没事儿的时候嘲笑他们一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这些许久不见荤腥的汉子,居然个个正襟危坐、目不斜视,三观正的一比。不知道的还以为,这些满嘴段子的家伙,都是君子再世、柳下惠复生了呢。

    据赵大锤粗略观察,其中有一个还是沟很深,呃不是颜值不错的嘛,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多看人家一眼呢?

    “彼辈蛮夷,人尽可夫的货色,去青楼花俩钱儿就能睡一宿,谁会在乎?”岳飞很不屑地说道,尽显男儿本色。

    “哇,你居然去青楼了!你好坏哦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不去,那些粉头吃什么?人家也是正经营生,侯爷何必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张宪居然也附和起来,看来也是阅遍花丛的老手。

    那些色目人原本也没指望靠几个不值钱的胡姬就能打动宋人,领头的人抚胸一礼:“得天神启示,知道燕京来了贵客。安德鲁·阿依杜拉·阿提特意献上我祖传的宝贝——水晶球,给尊贵的客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拍了两下手,一个仆人跪在地上,双手举着一个盒子,膝行到赵大锤面前,轻轻打开盒子。

    瞬间,光芒四射,照亮了整个世界!

    看着那拳头大的水晶球,看着那毫无杂色的水晶球,一屋子人都窒息了。

    乖乖,这是多么神奇的宝贝啊,就这么无缘无故地献给了侯爷了吗?

    天地至宝,唯有德者居之,世间也只有侯爷这样尊贵的人,才配享有这样的奇珍异宝吧?

    “来人啊!”赵大锤一声怒喝,“把这个奸商给我剁成肉酱喂狗!”

    特么的,搞这么大的场面,拿个三扁四不圆的玻璃球忽悠我,你当我还是玩弹珠的小孩啊?

    二十块钱的东西,你祖上是多穷,才会当成传家宝?

    安德鲁·阿依杜拉·阿提大惊:“尊贵的客人,我哪里得罪您了吗?这确实是我家传的宝贝,整个燕京,除了您,谁都不配拥有的宝贝啊!”

    “那个安德鲁那啥那啥,算了,我还是叫你阿提吧,你这拿沙子炼出来的东西,也敢自称是宝贝?你当我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像是变魔术一样,赵大锤从袖子掏出一个大大的水晶球,比那个大一倍都不止。这还不够,赵大锤又不停地掏啊掏,掏出好几十个玻璃制品。

    “都是不值钱的小玩意儿,大家一人拿一件,留着哄孩子玩儿。”

    知道皇叔有钱,是个豪奢惯了的人,但也不能这么壕吧?

    “我们,”杨再兴这个土鳖,咽了一口唾沫,“真的拿了啊?”

    “拿啊!”

    “好咧!”

    杨再兴也不讲什么上下尊卑了,一把抓住了一只大大的天鹅。

    这个天鹅好啊,头顶上还顶着个黑冠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有了这个东西当聘礼,什么样的小娘子迎娶不来?

    阿提也震惊了,这个宋人是偷了所罗门的宝藏了吗?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宝贝呢?

    装逼完成,赵大锤也没有真要宰了那些色目人,毕竟还需要他们作表率,当招牌,招徕客人呢。

    小小地露了一下富,赵大锤心满意足地问道:“阿提,你也不用拿那些不值钱的东西试探了,你们的财富,我没有兴趣。你有什么想法,尽管说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刚开始赵大锤这么说,阿提一定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这些没有生意头脑的东方人,除了会蛮力和抢夺,什么都不懂。

    但看刚才赵大锤把那些珍贵的琉璃制品像丢垃圾一样随意丢弃,阿提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日子苦啊!”

    阿提扑通一跪,哭诉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悲惨的境遇,当真是催人尿下,感人肺腑,让大家听得都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稀奇的,不就是被金人轮流抢、轮流杀,现在随时可能玩完,谁没见过似的?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什么呢?”赵大锤满心的为难,“我们现在也只能勉强自保,没办法帮你们要回财产。”

    都到这个地步了,哪里还顾得上钱不钱的,能活着就算不错。

    阿提也不敢奢望更多,只要求一样,能进入这个隔离带,能在大宋的庇佑下,躲过这场战乱。

    “成啊!爷们儿打生打死的,就是为了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说说,你能给多少保护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