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32 华队
    132华队

    赵大锤还是太嫩,或者说是脑残剧看多了。

    以为主将在战场上都很骚包,一定都打扮得帅气冲天,而且一定要站在C位,便于大家观赏。

    但他忘了,你这么风骚走位,不就是在告诉敌人,我是大BOSS,赶紧过来杀我吗?

    人家正愁找不着高价值目标呢,你个傻缺就直愣愣地出来了,真以为人家不知道“擒贼先擒王”的道理吗?

    人家也是读过兵书、念过唐诗三百首的好不啦?

    既然赵大锤如此愿意牺牲自己,吸引火力,人家再客气,就未免太不识趣了。

    来吧,八牛弩伺候,射雕手也都跟上,咱给那个不知道死活的毛孩子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然后,赵大锤的演唱会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看着高速而来的各种“礼物”,赵大锤凌然不惧,高喊一声“剑来”,呃不,是“系统小姐姐来”,能量罩瞬间启动。

    再然后,那些箭只就像是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,软了,弯了,断了。

    赵大锤羽扇伸出,轻轻一拍,像拍苍蝇一样拍掉箭只,再次唱起了《空城计》。

    “芜湖,侯爷威武!”

    预想中的惨剧没有发生,反而看见了这么神奇的一幕,顿时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有这么个神仙一般的人物坐镇,咱们还有什么可惧怕的呢?

    冲鸭!

    跟士气如虹的宋军相比,西边的金人就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何方妖孽,连八牛弩都射不死,呃不,是连人家一根毛都没伤着,咱们还有必要继续战斗下去吗?

    打仗嘛,你死我活的,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。爷们儿也是出生入死过许多回的,不怕流血。

    就像宋军那几个猛将,任你再猛,捅一刀也会流血,剁了脑袋照样会死,终究是靠人数可以堆死的。

    可又是弹琴又是唱曲儿的那位,哎!

    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靠武力征服一切的日子,为什么一去不复返了呢?

    蛋蛋的忧伤,在观战的完颜宗磐心头萦绕,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。就那样呆呆地看着,看着,不垢不净,不生不灭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,赶紧下令撤兵吧!”完颜宗干再次开始了他的表演,“再延迟下去,这些将士都被人家给灭了呀!”

    完颜宗磐不回答这个问题,反而提出了问题:“皇兄,如对面那个妖,呃,那人,在大宋多吗?”

    多吗?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,就已经搅和得天翻地覆了,咋地,您是嫌活得太滋润了,想要多来几个?

    再怎么腹诽,完颜宗干面上依然保持谦恭:“据臣所知,这位应该就是在大宋赫赫有名的皇叔赵大锤,他的师兄就是三丰真人,神仙一般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赵大锤……”完颜宗磐品味了一下这个名字,“似乎有些粗俗了。赵宋一向自诩文采风流,怎么会取这么个俗名?”

    你管他名字俗不俗呢,人家的手段不俗不就行了吗,您这一天天的都在关注什么呢?

    完颜宗干继续腹诽,也继续解答:“想来是因为年纪尚轻,也就随意取了个小名先胡乱叫着吧。陛下,咱们不撤兵吗?”

    “让他杀!”

    完颜宗磐展现出铁血的一面:“本王倒要看看,普通宋军是不是也是刀枪不入的神人?吹号,进攻!”

    呜呜的牛角号吹起,就等着鸣金收兵的金兵们傻了眼。

    陛下疯了吗?这是让我们去送死啊!

    反正是个死,那就,一起死吧!

    当人处在必死的境地时,要么是默默地等死,要么就是激发出最后的勇气,临死拉个垫背的,所谓困兽犹斗,所谓穷寇莫追的道理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都是嗜血的汉子,眼看着必死无疑,还不玩命地拼杀?

    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还赚了一个。杀三个,呃,算了吧,还是别想那好事儿了。咱们只需要杀掉一个厉害角色,就已经可以了。

    眼前看起来谁最厉害呢?

    就那个冲在最前面,手持一杆亮银枪,长得却不怎么靓的家伙。于是,轻敌冒进的杨再兴就被重点照顾了。

    金兵毕竟人多,几番折腾下来,还剩下两百人左右。二打一,刚刚好。

    对“重点猎杀动物”杨再兴,那就也不论什么平均数了,十来个人围着杨再兴就展开了围杀。

    杨再兴也不是好欺负的,区区十来人,还真没放在他眼里。

    咱也是自称“百人斩”的好汉,连十个人都弄不了,以后还怎么在弟兄们面前吹牛?

    但人和人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你要是跟木桩子似的,站在那儿任杨再兴砍,百十号人绝对不是个事儿,哪怕是再多点也无妨。

    但如果碰到一群悍不畏死的人,那就大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杨再兴刚给两个家伙来了个透心凉、心飞扬,哈哈大笑正要迈步往前走的时候,忽然感觉,走不动了!

    低头一看,却原来是两个奄奄一息的人,死死的抱住了他的双腿。任杨再兴如何挣扎,人家就跟狗皮膏药似的,牢牢地粘在上面不撒手。

    特么的,你这抱劳资的大腿很突然,搞得人家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,咋整?对面又有一个家伙,已经不打招呼就举起了他的朴刀了啊!

    好个杨再兴,临危不乱,左右横踢,还不忘刺出长枪,正中对面那人的腰腹间。

    那个金人也是条汉子,不仅没有痛苦的哀嚎,反而死死抱住长枪哈哈大笑起来:“来得好!弟兄们,剁了他!”

    脚下的两人,又爬过来抱大腿。就这还嫌不够,又扑过来两个搂胳膊的。一时间,杨再兴就被人牢牢控制住了四肢,只剩下个脑袋,等着别人来砍了。

    不用等,其他几人早就对杨再兴的脑袋垂涎欲滴很久了。费尽心思来这个配合,不就是为了摘了杨再兴的吃饭家伙吗?

    看着几把寒光闪烁的大刀劈来,死命挣扎也脱不了身的杨再兴哀叹一声:“吾命休矣!”

    紧紧追赶的岳飞,早已看到杨再兴身处险境,待要飞身赶来,已经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只得把铁枪往地上一戳,用力一压成了个弓形,再借助铁枪良好的弹性腾空而起。人在半空时,再回手一抓,把铁枪从地面抽出,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波眼花缭乱的操作,锤丝们震惊了。

    【好家伙,我直接来了个好家伙。】

    【这是美队的震荡波吗?】

    【震荡波跟美队有个毛关系?】

    【你个哈美的货,这是宋队,这是华队!】

    【岳爷爷,请收下奴婢的膝盖吧!】

    【岳爷爷,我想跟你……】

    【不,你不想,你不配!】

    【你大爷的,我想要个签名都不配吗?】

    “都瞎比比啥呢,你们一点都不关注杨再兴的死活吗?”赵大锤不乐意了,发出公告。

    杨再兴好歹也是一员悍将,杨家将的后人,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喜欢呢?

    【他长得丑,不是我的爱豆!】

    【嗯嗯,长得丑。】

    长得丑的人也有活下去的权利,杨再兴就是长得再丑也不想死啊!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就在他已经绝望地瞪大了眼睛的时候,就看见一条铁枪破空而来,挑飞了那几把势在必得的大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岳飞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,威风凛凛地站在杨再兴面前。

    金兵们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乖乖,除了那个射不死的赵大锤,这是又出来一个不是人的怪物吗?宋人都是怪物吗?

    趁金兵错愕之时,杨再兴用力收回长枪、挣脱束缚,与岳飞并肩站在一起,面对着有些不知所措的金兵。

    “谢了,岳兄弟!”

    “谢啥,都是自家兄弟。我要是身陷险境,你会不救我吗?”

    “会,啊呸,是不会。老杨我拙嘴笨腮的,你就别绕我了。现在,你身上还有家伙儿吗?”

    岳飞那神奇的铁枪已经掉落,现在想去拿回来根本来不及,难道赤手空拳地面对敌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