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30 北宋的“土特产”
    130北宋的“土特产”

    西边的死百户,东边的活百户,各自回去向自己的上司回报,宋人是如何如何多事,如何如何霸道,如何如何可恶。

    然后,上司再向他的上司回报,如何如何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完颜宗峻不是很在意,反正自己现在也处于弱势。有宋人这么一闹,说不定还会给自己留下更多积蓄力量的时间呢!

    完颜宗磐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我这边吃亏了啊!死了人了啊,是可忍孰不可忍?

    干他丫挺的!

    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。

    几乎可以当完颜宗磐他爹的堂兄完颜宗干,却是另有看法。

    是的,您没看错,完颜宗干彻底反水了。不去帮自己的亲兄弟——虽然也不怎么亲——反而投到了堂弟的怀抱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会问了,他这不是傻吗?帮着外人欺负自己兄弟?

    完颜宗干其实也不想这样,奈何嫡系的宗峻和宗弼嫌他是个废物,根本看不上他,想投怀送抱都没人要啊!

    完颜宗磐虽然也嫌他是个废物,但本着废物利用的原则,为了拉拢更多的人投到自己麾下,也就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你们看,连太祖的大儿子我都能接纳,说明朕是多么的虚怀若谷、不计前嫌啊!

    宗峻和宗弼那两个二五仔,一点都不感念我的仁德,反而要扯旗造反,实在是不应该,不应该啊!

    当然了,完颜宗磐也以金皇的名义,下过诏书,号召宗峻和宗弼一伙人放下武器,他完全可以既往不咎,让同袍兄弟富贵一生。

    还别说,精心营造的仁君的形象还真好使,还真有不少太祖一系的人来投奔。因此,完颜宗磐对宗干就更加敬重了。

    岂不闻,中原典故“千金市马骨”乎?

    马骨既然还有用,就多捧在手上两天又有何妨。

    马骨,呃不,是完颜宗干也知道自己的角色,一直表现的很低调。除了需要他当吉祥物的时候,基本上什么话都不多说。

    但,今天这个情形不一样,在其他人都嗷嗷叫着要给宋人以颜色的时候,完颜宗干觉得自己很有必要站出来,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
    “此事万不可为!”完颜宗干高声说道,直接压住了其他人的声音,“请陛下想一想,为什么宋人今天会压制我们,难道真的是因为兀术去求和了吗?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去大宋商谈合作的事情,已经被宣扬得尽人皆知,似乎在预示着太祖一系即将取得伟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起这个,完颜宗磐就恨得牙根直痒痒。

    赵宋官家的贺信墨迹未干,你就和宗峻那边眉来眼去、暗送秋波了,真特么不是个好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马上集结重兵,一举拿下这群不知死活的东西!马上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三思啊!”

    完颜宗干如同毕干附身、屈子再世,一脸的忠心耿耿:“如果此时与宋军交战,无异于两面作战、腹背受敌,正中了宗峻的下怀,万万使不得啊!”

    完颜宗磐就是个驴脾气,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货。

    一看宗干这个窝囊废居然敢质疑自己的决定,完颜宗磐更加生气,抽出宝刀指着完颜宗干:“你敢抗旨?”

    “臣是一片丹心,天日可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完颜宗磐挥动宝刀,一刀砍掉了桌案的一角,“敢有怯战不前者,如同此案!”

    完颜宗干如同再次死了爹一样,满脸悲愤,心里却在暗暗计算:我说了这么多的话,对得起张宪送来的那一箱金银了吧?

    要说这宋人的心眼儿就是多,想让宗磐这个蠢货挑衅,居然还不让鼓动,只说是一再劝阻就行。

    试了一下,效果竟然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这些宋人真是太聪明了,以后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可得多留点心,不能被他们给骗了。

    岳飞也不是很能理解赵大锤的安排,打了一小仗,站稳了脚跟不就行了吗,为什么还要再次挑起争端呢?

    难道咱们真的要帮助完颜宗峻,干掉宗磐这一伙儿?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我又不是他爹,为什么要这么帮他?”

    “那,这……”拙于言辞的岳飞没法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不懂了吧?咱们现在的任务,就是谁强就揍谁,而且还要揍得他们大伤元气,让两方的实力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只是打了一小仗,宰了个百户而已,怎么能让大家的起跑线一样呢?后世人都知道,不能让娃输在起跑线上的道理,古人就是不明白鸭!

    现在完颜宗磐以微弱优势领先,那就把他再拽回起跑线,重新比赛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必须有一场大胜,真正树立起大宋的威名,让小金人知道,宋人不是好欺负的!

    正说话间,地面忽然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岳飞高喊,“敌袭!所有人退回工事里面,准备迎战!”

    能抽调到燕京的人,都是久经沙场的老鸟。不用岳飞吩咐,一边最后检查一下布置的霹雳火球、蒺藜火球等乱七八糟的火器,一边好整以暇地往回跑。

    杨再兴那个家伙还不忘嘚瑟一句:“怕啥?不就千把个骑兵嘛,老子一个人就能干掉一半!”

    “吹!你接着吹!”张宪怼了回去,“谁都不许冒头。敌人的箭法可是准着呢,咱不触那个霉头。”

    从小骑在马背上的金军,骑射功夫要比宋人强的太多。还没等靠近,一波仰射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那密密的箭雨,大家都往战壕里一缩,往巨大的木盾下一躲,爱谁谁去!

    有本事,你就直接射进战壕,射穿木盾呀?

    金人没那个本事,他们在马上最多也就射出了三箭,但他们以为,已经够了。想来,对面的宋人即便没有死伤殆尽,也都知道爷爷们的厉害了吧?

    “跟他们打个招呼吧!”赵大锤冷笑一声,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好咧,您就请好吧!”张宪哈哈一笑,摁动了身边的一个小装置。

    这人啊,就不能臭屁。一臭屁,说不定就会倒大霉。

    正嘚瑟着,一连串巨大的爆炸声响起,那些加了料的火球全部被激发了。

    都加了什么材料呢?

    铁钉,砒霜,都是好东西。对了,还有物美价廉的碎石子。

    当巨大的火药冲击,带着那些可爱的小零件冲向金人的时候,那些人就真的倒了血霉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叫金人,不是真正的金属人,都是肉体凡胎的,哪里禁得起这么“热情”的打招呼,一时间都“感动”得痛哭流涕,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硝烟散尽,侥幸没死的金人睁眼看去,三停人已经去了两停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那些人都被炸死了,但身上好几个洞在滋滋地往外飙血的,缺胳膊掉腿的,是绝对不能算战力了。

    【锤锤这一波够狠的呀!】

    【嗯嗯,杀伤力惊人。这是拿了多少香瓜喂他们吃了?】

    【不是香瓜,就是宋朝的土特产。】

    【北宋的火器有这么厉害吗?还有那个点火器,怎么都不可能是他们能做出来的吧?】

    【那个应该是锤锤的功劳,但原材料还是本地的。】

    【你直播带货呢,还一套一套的?】

    【这下,金人该知道厉害了,应该不敢再瞎比比了吧?】

    【不对,他们又上来了!】

    【卧槽,活了,动了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