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25 又一个朋友
    125又一个朋友

    灵智上人走了,挥一挥衣袖,连金轮法王的尸体都没有带走。

    带着个臭皮囊作甚,万一那个不讲武德的赵大锤再给自己“OK”一下,师徒俩就要一起交代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得赶紧走呀,走得越快越好!

    看着灵智灰溜溜地走了,几个人的感触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张三丰唏嘘不已:“哎!在师弟的神通下,任你是宗师境的高手,也只怕难逃一死。武道,还有继续坚持走下去的意义吗?”

    赵大锤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一个宗师,在这个时代就是个大杀器,简直是超脱人类的存在。也就是自己这个bug,换了别人,除非拿另一个宗师对战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这次能圆满地干掉金轮法王这个半步宗师,重挫灵智上人这个老牌宗师,实在不能不说是有点幸运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不是那么自信,不是两个人一起进入了伏击圈,结局就不可能那么完美了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杀灵智而是选择宰了金轮法王,原因很简单,一个老宗师的威胁终究有限,处在上升期的准宗师才是最可怕的。

    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都说莫欺少年穷,那就把……

    好吧,我实在编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干掉金轮法王,就因为他是神雕侠侣里面的大反派,还因为大师兄不会太介意。如果执意要弄死灵智,师兄可能会不高兴,那就不美气了呀!

    天祚帝已经不高兴了,或者说很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放走灵智上人呢?万一哪一天他又回来了,非要拿走朕的吃饭家伙,朕该如何自处?

    “你爱怎么自处就怎么自处,怕个毛线啊?”赵大锤心里有火,说出来的话不太好听。

    我们师兄弟,为了你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外人劳心费力的,你还敢跟我叽叽歪歪?动不动就朕如何如何,你特么的能镇得住谁?

    这辽国的皇帝就是不行,还是小佶佶听话,懂事,还那么的多才多艺,真可耐!再看眼前这个粗俗的天祚帝,整天就知道拿把弓箭射猎,你是射手座的吗?

    任务完成,不如归去吧!

    “真人,您可不能走啊!”一看赵大锤不好说话,天祚帝又把主意打到了看似傲娇实则很好骗的张三丰身上。

    “万一灵智上人回去休养了一段时间,又领兵杀来,朕,呃,是我该怎么抵挡呢?我们这边可没有宗师啊!”

    张三丰长叹一声:“陛下不用担心,灵智上人已经受了重伤,此生再无重回宗师境界的可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天祚帝开心了,开始暗搓搓地谋划着是不是要派兵围杀灵智,来个痛打落水狗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猜金兵会不会坐视不理呢?”

    对啊,一个不是宗师的灵智,已经没多大威胁了,就不值得浪费宝贵的人力物力了。还是依托这鸳鸯泊河道纵横的地利,好生养精蓄锐,并逐渐联络旧部,期待明年光复大辽吧!

    如果,在这期间,能够得到宋国的援助,给些粮草、武器,好像也是不错的选择哟!

    “你长得难看,就别想美事儿了吧?”

    赵大锤又习惯性地开喷,根本就不考虑天祚帝这个过气的皇帝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天祚帝手下头号悍将耶律大石厉声喝骂:“你不过是赵宋的皇室而已,竟敢对我主出言不逊?汝可知死字如何写法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你教我呀?”

    对这个所谓的悍将,赵大锤根本就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你本事再大,还能大得过灵智上人和金轮法王吗?看看他们的下场,你这块大石头再说话行不行?

    天祚帝阻止了耶律大石进一步的举动,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皇叔暂时还不能得罪。

    如果真像他自吹自擂的那样,在赵宋有莫大的影响力,接下来的事情,多半还要仰仗他出力。就算是不出力,也不能得罪他,让他从中掣肘。

    哎,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!

    且让他猖狂几日,只待日后再一并算总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现在特生气,谋划着弄死我?”赵大锤笑眯眯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……”天祚帝脱口而出,又赶紧拐弯,“小真人说笑了,朕岂是不知道感恩的人。此番有二位真人相助,朕才能得脱大难,感激不尽,感激不尽啊!”

    说着感激,却只是安排了一顿宴席,什么大把的金钱、大批的美女一点都不知道送点。你难道不想试试我是不是可以被拉拢、被腐蚀的吗?

    告诉你,我很容易被拉拢的哟!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个没皮没脸的皇叔,天祚帝也没招了,只能试探着问道:“如果能从赵宋获得援助,朕可将其中一成送给小真人,以供真人修行之用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赵大锤一副贪婪的表情,似乎很想要的样子,但随即又摇摇头:“不妥,不妥。贵国的生意也不太好,我拿了是不是不太合适?

    要不,你给两成吧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一波三折的,让天祚帝很不适应。

    中原不是号称文明礼仪之邦,物华天宝之地吗,就出来个这货?这特么就是个市井无赖啊!

    看来,想白拿赵宋的援助是不太可能了,两成就两成吧,总比什么都捞不着强。毕竟是白给的东西,多点少点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谁说是白给了?我们大宋的老百姓也很苦的,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东西,怎么能平白无故地送给外人?”

    大宋的百姓苦吗?

    确实挺苦的。

    他们也只是刚刚解决了温饱问题,不至于饿死而已。远远没有达到吃多了肉需要减肥、吃多了糖需要控制血糖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但真要说有多苦,只怕也不一定,这玩意儿都是相对的。

    最起码,比辽国那些一件皮袄穿几年都不带换洗,几辈子都没见过文字的“原始人”要幸福的多。

    但辽人也不是穷得叮当响,他们有丰富的牛羊、富饶的金矿。特别是天祚帝和他的一帮子亲信们,看似落魄了,实际上个个都是有钱人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啥?”

    天祚帝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,对赵大锤的路数摸不透,对他说的话也听不懂了。

    我们到底是穷还是富,你们到底是穷还是富,你到底是给东西还是不给?

    “不白给!你们需要拿东西换。”

    哦,这下子听明白了,不就是让掏钱买嘛,早点说呀!我们这边,穷得就剩下钱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只给钱。你们的日子也不宽裕,得给你们留点儿。你们可以给点没用的牛羊,多余的草场,或者是不想管理的城池。我们都是朋友嘛。”

    “城池?”天祚帝笑了,“我们两国为了燕云十六州争执了许多年,我就把那些城池给你们,可好?”

    天祚帝打得一手好算盘。

    反正那些城池已经被金人夺去,已经不算是大辽的属地了。如果能凭借一纸空文换到许多物资,实在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傻子吗?不知道燕云地都成了金人的地盘了吗?就算要谈,我们也是和金人谈。”

    这下尴尬了,人家早就知道底细,不好再骗人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的哟!咱们是朋友嘛,偶尔撒谎无所谓。你放心,该给你们的东西一样都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【锤锤这话听着耳熟,他都交了多少朋友了。】

    【东西不会少,钱也不能少吧?】

    【我对朋友的理解又上了一个等级。】

    【锤锤的朋友太贵,有点交不起啊!】

    【嗯嗯,确实挺贵的,动不动就得好几千万。】

    【这个钱数是咋算出来的?】

    【哎,朋友多了生意好做啊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