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24 围杀
    124围杀

    目前的情况只有三种可能,一,灵智上人变成人上人飞走了;二,灵智上人变成个不是人的东西隐身了;三,灵智上人变成了下人,钻地下了。

    根据本部小说的人物设定,灵智有且只有第三条路可走,躲到地下了。

    重狙再牛,也只能来个平射,你还能抱着重狙往地下打咋的?那强大的后坐力,根本就不是人体所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张三丰不行,岳飞也不行。

    但早有准备的赵大锤不怕,你不是要当地鼠嘛,老子今天就来个香瓜炸地鼠!

    “师兄,你看到刚才火力的中心位置了吗?”赵大锤拿出一兜子香瓜,递给了张三丰,“你能把这些东西扔到那个地方吗?”

    张三丰是吃过香瓜的,知道这东西的厉害。

    掂量了一下,再估摸了一下距离,摇摇头:“太远了,一下子全丢过去有点费劲。一个一个,还行吧?”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赵大锤特意把攻击的地方放到了三里地之外,这也差不多是重狙的极限有效距离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有张三丰这个BT宗师,一般人累掉那啥也不可能把香瓜扔到这么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不用一起扔,也不用考虑准头,只要往那一片丢就行。嘿嘿,咱们给他来个敲山震虎。”

    张三丰哈哈一笑,运起力量,丢出了一颗香瓜,还不忘嘚瑟一句:“上次灵智那个老东西不地道,今天老子就给他送点吃的,让他看看咱们师兄弟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第一颗没把握好,扔得有点偏。

    第二颗还行,位置正了,效果也好很多。

    第三颗已经算是很熟练了,正中集火的中心地带。

    第四颗,第五颗……

    张三丰越丢越顺手,一兜子的香瓜很快就被他扔完了。

    场面那就一个热闹啊!

    天上数十道火力封锁,地上再时不时地响起轰鸣。据赵大锤推测,能死在这么壮观的景象里,灵智上人一定会含笑九泉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“惨绝人寰”的一幕,锤丝们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【锤锤这一套可以啊!】

    【嗯嗯,那是相当可以了!】

    【先用火力封锁,免得灵智跑了,再辅以香瓜喂养,妙啊!】

    【就是不知道灵智的胃口好不好,不会已经吃撑了吧?】

    【炸死就炸死吧,谁让他跟锤锤做对?还打伤了三丰真人。】

    【对!三丰真人可是我的偶像,当年一个人对决六大门派,是何等的英雄啊!】

    【我只喜欢锤锤。你个水性杨花的碧池!】

    香瓜吃完了,集火攻击也暂时停了下来,场面一度有点冷清。

    “灵智被炸死了吗?”天祚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赵大锤摇摇头,“要不,你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天知道灵智是不是死了,如果天祚帝傻不愣登地跑过去看看,被灵智抽冷子给一家伙,那就完犊子了呀!

    张三丰微微一笑:“师弟顽皮,咱们还是一起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真人说得对,咱们一起吧?”

    天祚帝也看出来了,眼下还不能得罪赵大锤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番操作猛如虎,根本就不是凡人的手段。如果能够结好赵大锤,消灭金人,光复大辽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儿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交好,也绝对绝对不能得罪了赵大锤。

    这家伙根本就不是个人啊!

    赵大锤也想看看,所谓的灵智上人到底是何方神圣,是不是能在自己的天罗地网中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如果那家伙还活着,那就发挥咱的强项,近距离手持香瓜在,就不信还弄不死他!

    到了那个被炸得坑坑洼洼的地方,仔细查找了一下,什么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跑了?不应该啊!”

    在这种程度的打击下还能跑出去,灵智就不是个上人了,他是要上天啊!

    “是不是直接被炸碎了?”天祚帝给出了一个更理想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赵大锤摇摇头,“血迹、碎片都没有,我也没收到提示。”

    弄死一个宗师这么大的成就,按理说系统会给点奖励,发个宝箱什么的。再不济,解锁个新姿势,啊呸,是解锁个新技能。

    张三丰仔细感觉了一下,指着其中某一个坑说道:“可能在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个坑一下子就隆了起来,瞬间崩飞了大片尘土,两个和尚从土坑里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满面红光和尘土的老和尚哈哈大笑:“真人真是好手段,道门的底蕴也果然深厚。但如果只有这样,恐怕也奈何不了本上人吧?”

    “别装了。”赵大锤嘿嘿一笑,“吐吧,憋着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灵智上人还真听话,一口老血喷出,在阳光下画出了一道彩虹。

    小样儿,就算不能直接炸死你,那接连不断的冲击波和震荡,一定会把你的五脏六腑震得移位,没被震碎某个零件,已经是你福大命大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半老不少的和尚,估计也就是那个所谓的金轮法王了,比起灵智更加的不堪。

    灰头土脸的,身上还有几个小洞在往外飙血。也没时间玩乐器了,一对金钹也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觉得亏,你们把我的师兄打成重伤,我没有直接要了你们的狗命已经算是客气的了。说吧,你们还有什么想法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冷冷一笑,划出了道道。

    江湖规矩,打败的一方都得割让点地盘,交点保护费啥的,你们想平白地走掉,可能吗?

    灵智不是很明白这个道理,还在装白莲花:“败就是败了,下回再来过就是了。而且,你这个手段其实也不怎么上得了台面,胜之不武。”

    金轮法王就懂事儿多了,一个劲地道歉:“我们保证,从今往后再也不和各位为敌。凡是各位在的地方,我们都会退避三舍。您看,这样行吗?”

    说着,金轮还眼巴巴地看着张三丰,还重重地咳嗽了几声,表示他伤得很深,很可怜,求放过。

    张三丰那个滥好人的毛病犯了,跟赵大锤商量起来:“师弟,得饶人处且饶人。我受的伤其实不重,他们也吃了大亏了。要不,就放他们一马?”

    “行啊!大家都是高手,打来打去的也不好看。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突然,让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就放过我们了?”灵智和金轮相互看了一眼,很是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他们占据了绝对优势,也许会留张三丰一条命,但是其他人,一个都不可能放过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看似天真可爱,实则一肚子弯弯绕的小孩。

    今天会落到这个地步,都是拜他所赐——刚才的种种表现,绝不可能是张三丰的本事。但凡有卷土重来的一天,一定要把那个小孩挫骨扬灰,以泄心头之恨,以雪今日之耻。

    “对啊!我很好说话的哟!”

    赵大锤高高地举起手,做出一个一个OK的手势,又重重往下一放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意?”灵智这个土鳖问道。

    “意思是……”赵大锤微微一笑,很骚包的样子,“金轮可以去死了!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被大锤砸中的西瓜,毫无防备的金轮法王,脑袋被大力击中、破碎,汁液横飞。还有几滴红的、白的、黑的液体,很调皮地飞到了灵智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灵智吓得一哆嗦,指着赵大锤的鼻子问:“你不是说放我们走吗?为什么还要杀了金轮?”

    “他长的丑。这个理由可以吗,亲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