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23 金属风暴
    123金属风暴

    出来找抽的天祚帝心里很得意,嘿嘿,你们想让我一个人面对疾风,白日做梦!

    朕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,焉能不知“死道友不死贫道”的道理?

    就算不能让你们顶雷,也断然没有让我一个人挨揍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的道理。要死,大家一起死。

    想来,那位对朕颐指气使的皇叔,必然会顾及三丰真人和他的跟班的性命,会拼尽全力保护朕的。

    朕,真是太明智了啊!

    赵大锤对天祚帝的这点小心思是洞若观火,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你个勉强能活过两集的小配角,什么时候允许有自己的想法了?你以为你以为的,就是你以为的?

    你想?

    不,你不想!

    赵大锤拿出老年机,呼叫岳飞:“岳飞,你到指定位置了没有?over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,over。”电话那头的岳飞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从现在起,关闭手机和一切通讯,你要像一块石头一样趴着,就是天塌了你都不能动一下,明白了吗?over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over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后,赵大锤又试着再次拨打电话,已经提示关机了。

    嗯嗯,岳飞还是个战斗素养很高的好同志的,值得信赖,比只知道搞攻略的完颜延禧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可是已经布置好了?我怎么一点都感觉不到危险呢?”

    张三丰散出神识,仔细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没发现有任何的异样。甚至连那个憨憨的岳飞,张三丰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嗨,有点意思啊!”

    能躲过一个宗师的有意探查,岳飞那小子也算是有点门道了。就是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法子,难道是龟息功?

    “师兄你太陋了,说啥龟息功,我这是更高级的功夫,催眠。”

    可不是催眠嘛?

    自从打定主意要岳飞当个,专门清除有重大价值的目标的狙击手之后,赵大锤就明里暗里不停地催眠岳飞。

    执行任务的时候,你千万别把自己当个人,你就是一块石头,就是一棵小草,就是一坨翔。任凭别人怎么撩拨,怎么践踏,都不能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只待目标出现,一枪爆头!

    “嘘,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三丰阻止了赵大锤的自吹自擂,指了指远处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赵大锤手搭凉棚,往远处看去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不是说宗师出场,必然会引得天地产生异象,虽不至于天崩地裂,但怎么着也得来个风云变幻,威压一散飞鸟难飞吧?

    没什么变化呀!

    “切!师兄我也是个宗师吧,你见我啥时候有那么大的威风了?”

    张三丰稍微一回味,又感觉有点不太对:“你似乎是在骂人?你是说宗师都像猛兽,一出场就吓唬人是吧?”

    宗师不一定是猛兽,但他们的感知能力确实超强。

    张三丰话音刚落,就听见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大家耳边响起:“这位小友果然风趣,想是天朝上邦的人物,颇有些高明之处吧?”

    赵大锤一个眼色过去,张三丰微微点头,确认这个装神弄鬼的,在掠着草丛低飞的人就是灵智上人和他的徒弟金轮法王。

    赵大锤也不再哆嗦,直接手腕一抖,翻出那个无上宝器,呃,是那个平板,果断点击了“锁定”按钮。

    嘀嘀,平板发出语音提示:“目标已锁定,是否发射?”

    能干死他,为什么还要瞎逼逼,平白浪费许多口水呢?

    节约用水,从我做起!

    发射吧,皮卡丘!

    还在扮演空中飞人的灵智和金轮,根本就没有到跟前,就忽然感到了巨大的危机,似乎有大恐怖、大灾难即将降临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是张三丰请来了帮手吗?

    中原武林还有哪个人愿意来漠北趟这潭浑水吗?

    如果只是请来一般的江湖高手,不过是多了几个送死的人罢了,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据说,一念可以永恒,一念也可以只是万分之一瞬。

    灵智觉得自己可能是道行太浅,不能做到一念永恒,也做不到一瞬万念。如果非要说万念,他现在有点万念俱灰的想法。

    四周,不知从何而来的颗粒状的金属颗粒,以巨大的力量向着他铺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好个灵智,当机立断收了神通,来了个千斤坠,直挺挺地落到地面上,就像是坠机了一样,把地面都砸出一个小小的凹痕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有丝毫的喘息机会,那些金属颗粒似乎像长了眼睛一样,略微一顿就开始转向地面射击。

    【卧槽!这是集火攻击啊!】

    【错了,这是金属风暴!】

    【是加特林吗,还是别的我不知道的东西?】

    【不是,应该是遥控重机枪,这不是又连发的吗?】

    【灵智会被干掉吗?】

    【会!我对锤锤有信心,这世上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儿。】

    【有吧?比如,生孩子?】

    【正高潮呢,段子手滚蛋!】

    宗师就是宗师,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。

    任你暴风雨多么猛烈,我自如疾风骤雨中的一条柳丝,东摆西摇,看似岌岌可危,却始终没有折断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的灵智,像是激发出了巨大的潜能,做出种种不可思议的动作。

    腰忽然像折断了一样,躲过平射出来的子弹;肩膀又忽然像脱臼了一样,闪过侧面攻击;脖子部位也能像忽然被砍了脑袋一样,来个九十度转折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天祚帝指着忽然凭空出现的屏幕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场直播。没看过啊,以后习惯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是什么情况?”天祚帝指着屏幕中的不断腾挪躲闪灵智,“如此神奇的功法,真是闻所未闻啊!”

    难怪天祚帝会把好好的一手牌打得稀烂,就这解释了半天都找不到重点的家伙,是怎么当上皇帝的?

    你现在关注的重点,不应该是什么时候能干掉灵智吗?瞎逼逼啥呢?

    “哦,哦哦,是朕失态了。咱们还是看,呃,看直播吧!”天祚帝也知道自己歪楼了,赶紧往回兜。

    嘴上说的客气,至于他心里怎么想的,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   等几人的视线再回到屏幕上的时候,赫然发现,灵智上人不见了!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灵智只是个上人,他不是神仙,还能飞天遁地咋的?

    “他想飞天,得有翅膀。他想遁地,我就来个炸地鼠!”

    小样,在本侯爷的金属风暴之下,你要是还能逃出生天,老子就跟你姓!

    对了,灵智上人姓啥子来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