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16 蔡家有女初长成
    116蔡家有女初长成

    【这个女人说的是啥?我怎么听不懂。】

    【你个辣鸡!我也不懂。】

    【这个日那个日的,是不是在骂锤锤?】

    【你们这些辣鸡,这用的是个典故,说的是赵衰和赵盾的区别。赵衰就像冬天的太阳让人喜爱,赵盾就是夏天的太阳让人害怕了。】

    【这哥俩是谁?很有名吗?】

    【不明觉厉啊!】

    【不可能!我一个双一流的文史生都不知道,那个什么狗屁管事的妾室是清北毕业的咋地?】

    【嗯嗯,其中必有蹊跷。】

    能有什么蹊跷呢?

    无外乎就是,这个蔡秦氏不是什么管事的家人,而是蔡京的第N房小妾,或者干脆就是在外面包养的。

    看蔡京倒台了,没了生活来源,又不敢表明身份,就来个“大隐隐于市”了。

    但也不对呀!

    既然是蔡家的人,肯定有不少的积蓄。再大手大脚的造,也不至于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混得连吃饭钱都没了,玩起了PY交易。

    “侯爷,岂不闻墙倒众人推的俗语?”

    蔡秦氏拢了拢头发,展颜一笑,竟然颇有几分颜色。

    也是,以色娱人的人,没有一点资本也吃不了这碗饭不是?

    但很明显,她的长期饭票被赵大锤给弄黄了,眼前的日子估计也过不下去了。冬天的太阳虽然好,但不是天天有,也不一定能始终照在她的身上呀!

    要不,把她们都给宰了吧?

    别误会,这么灭绝人性的想法怎么可能出自纯洁善良的猪脚之口呢?是安德浩,那个狗东西凑到赵大锤耳边说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么漂亮的,啊呸,这么可怜的一对母女,怎么能说杀就杀了呢?人家也没犯什么错,不好意思下手啊!

    “怎么没错?”

    安德浩也不是太蠢,也发现了问题:“她的谈吐根本就不像是市井村妇,说不定就是蔡京或者是蔡京儿子的外室。她和主子您有仇啊!说不得哪天就会害您。”

    前几天皇叔玩失踪,官家震怒,随时有“天子一怒,血流漂橹”的架势。安德浩毫不怀疑,如果赵大锤真有个三长两短,他们这些跟在身边伺候的人全部会第一波次被咔嚓了陪葬。

    现在,明知道有隐患,还不及早消灭,还等着出事呀?

    “跟我有仇的人多了,她算老几?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,赵大锤根本就不在乎。

    如果连个娘们儿都怕,你还活着干毛?

    吃饭会噎着,喝水会呛着,走路会摔倒。趴地上喝奶最稳当,但也有呛奶的时候吧?

    更可气的是,像这种杀千刀的主意不都得背着人说嘛?哪有像你个蠢货一样,当着人家“即将成为受害人”的面直愣愣地说出来的?

    你没看见,听力很灵敏的高手血子高和完成“屠宰”任务归来的血子仇,都一副似笑非笑、似欠揍确实欠揍的表情吗?

    蔡秦氏不是高手,听力不过关,没听清安德浩说的是什么。但人家有一颗七巧玲珑心,稍一思索就知道安德浩的鬼主意是什么。

    还怪安德浩,一点都不知道经营一下自己的表情,一脸的猥琐和恶意。说话的时候,还往“受害人”那边瞥了两眼,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正在打人家的主意。

    猪队友啊!

    蔡秦氏惨笑一声:“侯爷无须担心民妇,民妇早已身染恶疾,如今病入膏肓,已经活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动不动就得了癌症,活不长了,咱们现在不是在拍韩剧呀?

    安德浩也不相信这个,你说你有病就有病呀,有太医院的证明吗?要不,让我检查一下?

    “不是很方便吧?”蔡秦氏竟然有些羞涩,“毕竟不是什么干净的病,要不,请大家出去一下,这位公公单独看看?”

    “看看就看看。老朽乃无根之人,于男女之防无碍。”

    不男不女的安德浩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优势,得意洋洋地把其他或男或女的人请了出去,留下大宝、二宝、三毛三个同类,围绕着某可怜的妇女进行了检验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二宝出来了,捂着脸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咋啦?”金弄玉幸灾乐祸起来,“你对人家动手动脚了?挨揍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蔡秦氏打的,是安公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对安公公动手动脚了?咦,你口味真重!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二宝本来嘴就笨,被挤兑的都快哭了:“安公公检查了一下那女人的下体,说是很严重的花柳病,最多活不过半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也不至于打你呀?”

    金弄玉开始为老实孩子打抱不平:“这个老安,一天天的狗仗人势欺负人,我去替你欺负他去!”

    “我问花柳病是啥病,安公公怎么知道的,他就生气了,就打了我一巴掌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吧唧了一下嘴,觉得二宝这一巴掌挨得可能不亏。你问个太监怎么知道那种职业病的,属实有作死的嫌疑。

    爱谁谁吧!

    反正蔡秦氏活不长了,咱们只需要考虑怎么安排她女儿就行了。

    对了,那个女孩醒了没,别被血子高下黑手给弄死了呀?

    “醒了。我们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怎么着人家了?”

    赵大锤对这帮子猪队友的期待值无限下降,也不指望他们能办成什么事儿,只求他们尽量别丢人。

    呃不,是少丢人,不丢人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“也没啥?我们把那个女孩的身体也检查了一下,看看有没有隐疾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赵大锤尴尬的一捂脸,“你特么再说,劳资先弄死你,还有那几个蠢货!”

    你检查病人就算了,检查人家小女孩干嘛?我又不是准备开后宫,不管什么样的女人都当成菜往筐里拾掇。

    “那小姑娘挺水灵的哟!”

    二宝这个蠢货一点觉悟都没有,还在炫耀自己的功劳:“我们几个给她仔细检查了一下,按选秀的标准来的。又略微打扮了一下,惊为天人啊!”

    一个小丫头片子,还饥一顿饱一顿的没饿出毛病来就不错了,能有啥漂亮可言?

    等众人再进了屋,忽然都觉得屋子里亮堂了许多,二宝的话也是可以相信一下的。

    何止是惊为天人啊,简直就是光彩照人啊!

    整个世界,啊呸,那太夸张了,只能说是整个屋子,都因为蔡家女孩的存在而蓬荜生辉起来。那些破旧的家具,都沐浴在神光之中。

    乖乖,这就是四千年一遇的大美女啊!

    爱了爱了!

    赵大锤忽然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扑腾了一下,疼了一下,似乎被某个整天拿着弓箭乱射的小屁孩给射中了。

    难道,这就是爱情??

    “呸!你那是发情!”系统小姐姐及时出现,语气不善,“老娘这么个大美人你不喜欢,居然对这种小萝莉发骚,真不是个东西!”

    “我都不知道你长啥样,到底是男是女、是人是机,我说喜欢你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再差,也比那个心黑手毒的女孩强!”

    这飞醋吃的,莫名其妙啊!

    还有那个小萝莉,哪里心黑手毒了,怎么看都怎么好看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