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13 石炭是个好东西
    113石炭是个好东西

    这两天东奔西跑的,还差一点被活埋了,赵大锤觉得自己很累,需要长时间的调理和休息。

    “我都旷课两天了,我要继续好好学习了,谁特么都别来烦我!”

    恨恨地留下一句遗言,啊呸,是交代,赵大锤同学就投入到无尽的学习中了。

    几天没见,老师还是那么老,同学还是那么风骚,赵不试还是那么猥琐。

    赵大锤的学习成绩,呃,还是那么差劲。

    但比起玩命的日子,朗朗读书声实在是太悦耳动听。在夫子的教诲中,赵大锤和周公下棋去了。

    “嗨,醒醒!”

    正下到精彩处,赵大锤激动得哈喇子都流出来了,就感觉有人在拍自己。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赵大锤不耐烦地把那只咸猪手扒拉到一边,“没看见我在休息吗?再敢瞎逼逼,一巴掌呼死你!”

    “有人找你呀!”

    “别想趁我迷糊,就忽悠我站起来回答问题,也别骗我去擦黑板。”

    似乎换了个口音:“叔祖,是我,小白。”

    这个称呼太不一般,吓得赵大锤都跟周公说白白了,勉为其难地睁开眼看看,到底是何方妖孽敢打扰本神渡劫。

    “哦,是老白啊!”

    赵大锤有点失望,您这么大年纪的人了,还自称小白是不是有点老黄瓜刷绿漆的嫌疑呢?

    还有,叔祖的称呼只是为了忽悠凤姐他们临时起的,谁特么稀罕收你这个不成器的孙子了?

    “别啊!晚辈虽然不姓赵,但对您老人家是仰慕已久。我,”白时中一咬牙,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,“我打算请官家赐姓,正式拜您为叔祖!”

    不怪白时中犹豫,改姓从来都不是个小事。

    数典忘祖,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的祖宗都不要了。用脚趾头想,就可以知道旁人会对他做出怎样的评价。

    当然,白时中还是想要一点脸的,赵佶的赐姓就是避免挨骂的好方法。

    皇帝赐的姓啊,很高级的,我不好意思不要啊!

    赵大锤很佩服白时中的脸皮,为了保住官位也算是厚黑到了极致。但让他直接同意收这么个“大孙子”,还真做不到。

    别人可以不要脸,咱不能跟着学坏了啊!

    “你这说的都是啥话?这事以后再说,我现在还在上课呢!”

    白时中笑了:“叔祖您看,这里还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哦,应该是看自己睡着了,被人给抬回宿舍了,这一节课的夫子很贴心嘛!

    “你今天到底还有没有点正事了?如果没有我回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立志做三好学生的赵大锤,以后就要拒绝黄、拒绝赌、拒绝上课睡觉和逃课,哪有时间跟你老头子玩这个伦理梗?

    你爱我也没用,我只爱学习!

    “有,有!”

    看赵大锤真不耐烦了,白时中急忙说出来意。

    不是西山矿上的事儿。就那几个屁民,让白时中去管理他们,属实是杀鸡用了宰牛刀,连半点风浪都不会起。

    但跟那个石炭还真有关系,有几户人家中了炭毒,全家都死了。

    【炭毒?煤里面有毒?】

    【可能有毒,但谁特么让你吃了?】

    【瞎说啥呢?炭毒就是因为煤炭燃烧不充分而引起的一氧化碳中毒,古人就说是中了炭毒。】

    【就你能咋地?以为我们不知道咋地?】

    【我还真不知道!除了吃老式火锅和烧烤,我就没见过炭。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不开窗户呢?】

    【冷啊!】

    【开一会儿再关上,不就不会出事了吗?】

    【谁特么半夜不睡去开窗户?】

    跟无知的锤丝们的看法不一样,赵大锤对窗户没什么执念。一个厚纸糊的黑不拉几的破木头框子,咱就别再折腾它了好不好?

    说不定再折腾几下,人家直接散架了,罢工了。

    就不能弄个铁皮炉子,再接个铁皮管子或者是陶管子做烟囱吗?

    “您在说啥?”白时中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锤想解释一下,又放弃了。

    你和古人讲蜂窝煤炉子,讲排气管子,讲一氧化碳,他们听得懂吗?更何况,赵大锤自己都不知道原理,还怎么去教别人?

    回头,给他拿出些实物出来,造点蜂窝煤球,让大宋人也感受一下来自远古矿石的温暖。

    看赵大锤不吭声,白时中以为无所不能的皇叔也没有解决的办法,很贴心地给出了馊主意:“晚辈以为,既然石炭有如此大的危害,不如直接废除了。那些贱民,也可以另行安置。”

    因为出现几个煤气中毒的,你就要全面禁止石炭的应用?你吃饭噎着一次,难道就再也不吃饭了吗?

    “脑子是个好东西呀!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白时中感觉似乎受到了蔑视,心里有一点点的小委屈,小伤感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儿!”赵大锤适时地给白时中留了一点面子,“我是说,石炭是个好东西,不能轻易地就禁绝了。”

    石炭确实是个好东西啊!

    尤其是在当前的形势下,石炭几乎是唯一能够大规模应用的矿产,“工业的粮食”的称呼也不是白给的。

    取暖只是最低级的应用,今后造个盔甲、弄个大炮啥的,哪样不需要大量的钢铁。

    钢铁从哪里来?炼出来的。

    怎么炼?用焦炭烧啊。

    焦炭是啥?用煤捂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而且,看似很困难的挖煤,跟打几百几千米深的井才能开采的石油相比,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煤炭多了,钢铁自然就多了。

    钢铁多了,造个飞机——呃,这个有点费劲——还是造个大炮、火车啥的,多带劲!

    试想一下,将来跟外敌作战的时候,火车拉着大批的士兵和武器。面对骑着马冲锋的敌人,指挥官冷冷地下达了“开炮”的命令。

    然后,上千门大炮齐发,铺天盖地的炮弹倾泻而出……

    再然后,敌人就没了。

    妙啊!

    “叔祖,您不是又睡着了吧?怎么又流哈喇子了呢?”看着莫名激动的赵大锤,白时中很担心他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等会儿,我画几张图给你,就能很好地解决炭毒的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容易做着难,真动手去画个简易的煤球机和煤炉,赵大锤才发现,自己没有当画家的天赋。

    算了,咱还是求一下温柔美丽的系统小姐姐吧。只希望她老人家手下留情,对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图纸要价低一点,再低一点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低了,再低就走光了啊!”系统小姐姐可能是打排位赢了,居然开起玩笑来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说的是价钱!你个机器人,有啥可看的!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是机器人?一张图纸十万,拒绝中间商赚差价!”

    “你是从非洲来的吧?怎么这么黑?”

    “爱买不买,不买滚蛋!你可以根据这个赚很多的钱啊,还差这十万八万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钱!不仅对大宋人不要钱,对其他国家的人也不要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