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12 打工人
    112打工人

    【锤锤好狠的心啊!】

    【咋的了?你凤姐附身了吗?】

    【锤锤是够狠的,这可是几百条人命呀,说弄死就弄死了?】

    【这些货死不足惜,死有余辜,罪该万死。】

    【你来秀成语来了吗?左转,诗词大会报名处在那边。】

    【我能理解锤锤的做法,也认为他做得对。】周老师居然也赞同这么血腥的杀戮。

    【周老师,您年纪不小了,就别扮演小迷妹了好不好?】

    【我还真不是粉锤锤,因为那些在无忧洞里生活的人,特别是那些头目,基本上都是满手献血的坏人。他们该死!】

    【我说这两天锤锤怎么变性了,改走文艺范了,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?】

    【住下水道的人,更多的都是穷人吧?锤锤就不管他们了呢?】

    “怎么不管?要不是为了他们,劳资早就把下水道都给炸平了!”赵大锤恨恨地在直播间里回了一句,对着面前那一堆的“黑人”们发了愁。

    按赵佶的意思,这些人不服王化、不纳赋税,已经算是自绝于大宋朝廷,官府对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帮助的责任。

    没有趁机剿灭,已经算是朝廷大发慈悲、网开一面了。

    还想浪费珍贵的钱粮,把那些确实孤苦无依的人纳入到慈幼局,想什么美事儿呢?

    赵大锤也不愿意把他们安排到慈幼局。倒不是心疼那点钱,而是因为他们实在是不适合去慈幼局。

    慈幼局都是鳏寡孤独的可怜人,这些刚从下水道出来的人,也许不是全都该死,但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辜。

    再者说,其中不乏年轻体壮,能自力更生的,都养着吃闲饭,也不太合适吧!

    不远处隐约传来的哭嚎声,让那些站立在原地的人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不是说要提拔他们了吗,怎么欢呼声这么吓人呢?

    “不是,他们似乎是被弄死了!”

    每个小喽啰都有个三朋四友的,虽然关系不是很铁,但眼睁睁地看着一起长大、经常处于施暴者的玩伴被宰了,还真有点不习惯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议论,越来越多的人心浮动,眼看着有骚动的趋势。

    负责弹压的韩世忠把手一摆,周围涌出数千手持长矛的步兵,把这些青壮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令旗向前一指,兵士们齐齐把长矛一平,往前一步:“火!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把咱们都给杀了啊!弟兄们,跟他们拼了!”有几个别有用心的人,趁机煽风点火。

    韩世忠再次一摆手,嗖嗖几支冷箭就对着那些阴谋家而去。箭法还都挺好,个个穿心而过,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大家伙本来就没打算拿自己的小身板,去硬扛官兵的铁甲长矛,一见几个挑事儿的人都被干净利索地干掉了,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。

    场面很平静,赵大锤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这下子,隐藏在善良老百姓里面的坏人,都被清理得差不多了吧,大概可以进行“按劳分配”的计划了吧!

    没错,就是按劳分配,而且是很公平、价格很高的计件工资——每挖出一斤石炭,给工钱一文。

    一文钱(大概相当于后世的一块钱)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上一次收费的厕所,抽半根华子,或者是民工手里赖以充饥的一个馒头?

    都是,也都不是。

    最起码,在赵大锤看到的地方,号称富庶的北宋的老百姓,经常使用的既不是金银,也不是交子,而是一枚一枚的铜钱,那是要论“文”来数的呀!

    真像射雕里面,郭大侠第一次请黄蓉吃饭就花了十几两银子,只能说郭大侠是个土豪或者是个傻子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,就花好几万请吃饭,实在是要比一碗麻辣烫有诚意多了。

    据周老师解释,这时候每天只需百文就可以吃饱,甚至还能喝一杯浊酒了。当然了,您要是想吃好喝好,再养几个小妾,那就远远不够了。

    在下水道居住的人,没那么大的野心,只要有个稳定的收入,平时没那么多人欺负自己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也有不满意这个价格的,张嘴质疑:“一斤石炭才给一文工钱,我们一天只能赚十来文,哪里够吃饭的?”

    赵大锤懒得理这种懒货,指指身后的一个老把头:“你来说一下,普通人一天能挖多少石炭。”

    那个已经被煤灰染的看不清眉眼的老把头,嗤笑一声:“他就是条猪狗,用嘴拱一天也能拱出十来斤了,何况好歹是个人呢?”

    老把头的话很不好听,那个碎嘴子开始反唇相讥:“你个老狗骂谁呢?你能每天出多少石炭,挣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年迈,每天只能出五百斤石炭了。”

    一天五百斤,那就是五百文钱,月入过万不是梦啊!

    试想一下,一个月十几贯的收入,得坑蒙拐骗多少人才能挣这么多?

    有年轻力壮的,已经开始畅想每天出炭千斤挣够满满一贯钱的美好生活了。

    梦想刚说出来,就被老把头给一泡尿给滋灭了:“别想那么多,也别想着一个人单干。三个人合伙挖、推、拉,每日两千多斤很容易,也不至于累着自己,这活计才能干得长远。”

    这是好话,也是实在话,众人齐齐躬身道谢,感谢前辈的指点。

    但仍然有人不乐意,继续提要求:“工具谁出钱?出了事故算谁的?伙食怎么算?有没有休息的时间?”

    大宝听不下去了,向前一步呵斥道:“尔等贱民,若不是皇叔替你们操心,早就视同乱党一并绞杀,还敢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贱民,我们都是正经人家,更没有做过坏事!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群情激奋,都要力证自己是遵纪守法的好人。

    “好人?”大宝贱兮兮一笑,“你们的户籍在哪里?可曾服过徭役、纳过赋税?”

    “我们以前都是好人,后来被人迫害,才不得已去了无忧洞……”激动的人更多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实情,除了那些犯了案子的主动逃到下水道里,谁会好好的房子不住去当老鼠?

    大宝那个狐假虎威的家伙也真是!

    你没看见本侯爷这只老虎都不虎了,你个狐狸还虎个毛啊!白时中,你上!

    白时中为难地砸吧了一下嘴,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,只能在内心哀嚎一声,硬着头皮对那些谈条件的人说道:“想干就干,不想干滚蛋!

    想要福利待遇,你们够资格吗?没有,什么都没有!但我保证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绝不会拖欠你们的工钱。”

    有自由惯了的,扭头就要走。

    白时中冷冷一挥手:“拿下!按流民处置,罚作苦役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想干就可以走吗?怎么说话不算话呢?”

    “打工人就得有打工人的自觉,想走?你想多了吧?”黑心资本家附身的白时中冷冷一笑,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这就是个坑啊!

    这位堂堂的首相大人,简直就是麻子不叫麻子——坑人啊!

    看实在没有刺头可收拾了,白时中才满意地一笑,转身对赵大锤谄媚地说道:“叔祖,我做的还行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坏事都是你做的,我啥也没干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