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10 招安,是不可能招安的(下)
    110招安,是不可能招安的(下)

    当白时中像电兔子一样跑到书店的时候,赵大锤已经快把那书店粗劣的待客茶叶给嘬碎了。

    书店原本是连一杯热水都欠奉的,但看赵大锤老神在在,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混不吝架势,掌柜的也就不再吝惜那一杯小小的茶水了。

    对将死的人,咱也得大方一点不是?

    “给叔祖请安!”刚一进门,白时中就来了个大礼参拜,所使用的称呼也是经过一番思量。

    叫爹不可能,不能把观众都当成傻子;叫叔叔也不合适,有跟官家平起平坐的嫌疑。最好的办法就是,跟着皇子们的叫法,既不显得过于谄媚,又不会太丢人。

    皇子都喊叔祖了,咱跟着喊一声,不过分吧?

    再者说,叔祖一说一看就是按照辈分来的,完美地解决了年龄差异太大的问题,实在是妙啊!

    赵大锤也没想到这层,对白时中的应变能力大为赞叹:“孙子哎,你但凡能在公务上多费点心思,也不至于是今天的成就啊!”

    白时中混得很差吗?

    当朝一品大员,执掌朝政,真真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怎么到了你嘴里,似乎就非常的不上道呢?

    这一波装的,有点不合适吧?

    白时中冷冷地用眼神一扫那些多嘴的闲人:“滚出去!”又对赵大锤说道:“叔祖教训的极是,是侄孙不争气了。”

    负责监视和联络的赖大用手捅了捅茅二:“这家伙真的是白时中,当朝宰相?”

    茅二的耳朵扇动了几下:“听嗓音没错,我以前听他说过话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儿,哪里还记得那么清楚,你别搞混了吧?”赖大有点不相信,“这可是件大事,大意不得!”

    “你不相信我的耳朵?”茅二似乎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有些歇斯底里起来,“一个人的相貌再怎么变,声音再怎么伪装,总有他改变不了的地方。我敢用脑袋担保,此人确定是白时中无疑!”

    白时中也想证明一下,自己是自己,虽然不需要开证明啥的,但久居高位的气派也是不凡。

    气场全开之下,威势逼人。

    丹凤眼简单地一瞄,赖、茅等人就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白时中也一下子就明白了,那几个奇形怪状的人都不是什么善类,也不可能是赵大锤新收的小弟。

    看他们隐隐有挟持赵大锤的意思,白时中就有点奇怪了吧。

    以赵大锤动辄“天雷滚滚”的德行,为什么还会留着这几个货色呢?难道是怕动静太大,伤及无辜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在下的护卫们就可以代劳,顺便跟皇叔结个善缘,岂不美哉?

    白时中探询问了一句:“这几位好汉,都是叔祖的麾下吗?是否需要侄孙另外安排一桌酒菜,好生款待一下呢?”

    另外安排上必须的,至于是酒菜还是大刑伺候,就看赵大锤一句话了。

    赵大锤笑眯眯地摆摆手:“乖啦!我知道你的心意,但现在不是吃饭喝酒的时候,还有正事儿要办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白时中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皇叔还是那个皇叔,这是又准备憋坏呢。而且好像还有点其他考虑,具体是什么暂时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这都不重要,只要把他老人家伺候好了,平安退休不是梦。

    “请叔祖示下,但凡侄孙能做到的,必定竭尽全力完成。”白时中满口答应,“即便侄孙做不到,也会豁出性命请皇叔出面,定然要让叔祖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看了白时中一眼,笑道:“我知道了,皇叔和你的关系不错,一定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事情不大,赵大锤也没想着给凤姐安排个节度使之类的封疆大吏的高位。

    要想骗人,就得实诚点,别弄个不切合实际的空头支票。你许诺凤姐当皇后,赵佶也不干啊!

    西山,只有西山。

    “西山那地方,有个石炭矿,每到冬季,京师取暖用炭多由此而产出。叔祖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对赵大锤的安排,白时中有些不赞同。

    像这些贼人,不是应该给个虚衔高高的供起来,然后剪其羽翼、缴其武力吗?等秋后算账的时候,只需派一员小吏,便可将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吗?

    你让人家去挖煤,又脏又累又危险,人家不一定乐意去啊!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!”

    赵大锤张嘴就骂:“老白啊,富贵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呀!在你眼里的脏活累活,在百姓眼里就是难得的香饽饽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话,赖大是一万个赞成:“白相爷是富贵惯了,不知道穷苦人家都是怎么过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赖大算了一笔细账,西山石炭矿因为离汴梁不远,出产的石炭又烟少火猛,很是受普通老百姓的欢迎。

    竹炭、木炭是大户人家用的,老百姓用不起,冬季取暖的首选就是西山石炭。每斤五文钱,买个千把斤就足够一家人过冬之用了。

    而整个汴梁,需要石炭的人家何止千家万户?

    至于每斤只卖五文钱,是不是利润太低,不值得投入感情,那就更是扯犊子了。

    除了一点点的铁锹、推车需要花钱,人工什么的,那是个啥?

    都是罪犯和流民负责下矿,给口饭吃就已经是天大的仁德了,你还想要工钱咋的?

    看赖大说的头头是道,赵大锤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老子是有系统有粉丝的人,才能短时间内找到这么一个好去处,适宜忽悠他们去的地方。你有啥?

    就你这个连个正式的名字都没有的龙套,怎么看也不像是位面之子,能夺了本猪脚气运的人啊!

    赖大嘿嘿一笑:“那些流民,有不少是我们送过去的。赚点小钱,不值一提。凤姐也一直羡慕那些矿监和管事,能够赚得盆满钵满,我也就留心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想了一下问白时中:“矿监是几品官?安排起来有难度吗?”

    白时中傲然一笑:“区区九品的芝麻官,侄孙一手可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。”赵大锤大摇其头,“咱们是正规公司,一定要手续齐全,不能让凤姐和其他的好汉们不放心。最好,能有个官家的赦免旨意。”

    这些英雄好汉们,以前难免有不那么英雄的时候,如果有个官家背书的赦免命令,必然可以让他们抛下思想负担,勇猛精进,为大宋的繁荣稳定贡献毕生的力量。

    有您在,官家的旨意还不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?

    白时中暗自腹诽,嘴上却不敢多说,只能满口答应,尽量从中斡旋,务必让叔祖满意。

    可不敢答应的太利索了,那样人家说不定就会怀疑其中有猫腻,说不定就会影响赵大锤的大计了。

    哎,当官难,当个首相也难啊!

    “瞎琢磨什么呢?还不赶紧去办!”赵大锤眼一瞪,嘴一撇,“我就在这儿等着,哪也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白时中领命就要走,又被赵大锤喊了回来:“我暂时不想回家,只等到西山矿上发财了,你和家里人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白时中深深看了赵大锤一眼,忙不迭地答应:“侄孙明白,侄孙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!你看着再安排安排,如果凤姐干得好,河北西路的石炭矿也可以包给她嘛!”

    白时中假装为难:“叔祖,咱们家什么好处都没捞着,是不是有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赵大锤来了个你知我知的眼神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白时中只是愕然了一下,也哈哈大笑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