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09 招安,是不可能招安的(上)
    109招安,是不可能招安的(上)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古人也真是听忠厚,赵大锤又一次喊出了这两个字,他们果然又一次慢了下来,等着赵大锤解释为什么要慢一点。

    “大姐大啊,您的经营理念要转变一下了啊!咱们不能一天天的光知道卖惨,咱们可以卖点别的嘛!”

    大姐大丝毫不为所动:“我们也卖点笑,卖点药,有时候也卖点消息。赚钱的门路多了,你以为就靠几个乞丐啊?那不过是个幌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好像也对,乞丐能乞讨来的钱毕竟不多,也没有后世的“最低施舍金额”等等奇葩的要求,收入绝对高不起来。

    搞点副业,拉点皮条,卖点“大力丸”,当个狗仔,似乎都成了不错的而又是必须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“还是低级了点。”赵大锤大摇其头,“咱们要打出自己的旗号,有自己的办事处,可以公开接单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大姐大再次豪爽地大笑起来:“官宦人家的子弟就是不一样,说话办事都有条有理的。我们以前也有人在地面上接活儿,后来东家倒了,也就退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蔡攸吧?”赵大锤很不客气地阻止了大姐大的发问,“你也不用问我是怎么知道的,这事儿在老白那里不算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老白?”

    “白时中啊!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爹吗,你喊他老白?”

    “我啥时候说过,他是我爹了?”

    “刚才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不重要。辈分什么的都是浮云,别在意哈!你只需要知道,我能让老白配合你们,让你们能够从地下转到明面上。从此光明正大的做人,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伟大名著《水浒传》教导我们,每一个“英雄好汉”都有个被招安的梦。

    宋江牛掰不,梁山一百单八将牛掰不,为了小小的官位,照样被朝廷玩得死的死、亡的亡。

    愚昧吗?可笑吗?可惜吗?可恨吗?

    赵大锤不知道,但他并不介意把这个长出胡须的彪悍女人按宋江那样摆弄,或者说比宋江的结局再惨点,他也不介意。

    人家“及时雨”好歹还干过几件杀富济贫的好事儿,你个女土匪头子,能干出啥人事儿来?

    死不足惜!

    大姐大很厉害,能在汴梁的地下城有自己的一片地盘的人,都可以说很厉害。但她终究只是个女土匪,不是朝堂上的那些笑面虎,不知道这个世上最坏的人到底有多么的无耻。

    于是,大姐大怦然一下下,心动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太客气了,叫人家大姐大多外气,叫奴家凤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大姐大娇笑一声,也不抚须了,但还是很豪迈的样子,这个长相实在是娇艳不起来啊!

    “江湖儿女最讲义气,凤姐只管放心!你派几个人跟着我,我现在就去安排门脸和跟老白接洽的事宜。”

    凤姐一点头:“赖大,茅二,你们领几个人跟着白公子,一定要保护好公子哟!”

    赖大一挥手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公子准备到哪个地方找门脸?”

    “这得到地面上说吧?”

    在这伸手不见五指、张嘴看不见牙齿的下水道里,你准备当土行孙还是咋地,直接挖洞到某个地方?

    你也不像是土拨鼠呀?

    茅二翻了一下白眼,呃,不好意思,他似乎只有白眼珠,没有黑色的瞳孔,冷冷说道:“汴梁的水道四通八达,只要有船,基本上没有去不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:汴梁的下水道里有照明系统吗?都是黑黢黢的一片,怎么辨认方位呢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,让茅二这个天生眼盲的人撑船。

    反正啥也看不着,有眼无珠和徒劳睁大迷茫的双眼也没什么区别。说不定,茅二还可以借助第六感,带领大家到达幸福的彼岸呢?

    迷迷糊糊地又睡了一觉,等有眼无珠的茅二停下船的时候,赵大锤才悠悠地醒了过来。爬了许多层台阶,赵大锤赫然发现,自己已经来到了马行街上。

    做为汴梁最繁华的街道,街上许多的门脸的主人都是很有些背景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据赵大锤所知,首相白时中在这条街上就有两处门脸,一间生药铺,一间书店,比西门大官人可要富豪了许多。

    赵大锤辨认了一下方向,果断领着几个人去了书店。

    高雅人士,当然要没事的时候多读书,读好书,去书店坐坐,多有逼格。

    进了书店,赵大锤就大大咧咧地敲着柜台:“老板呢?让你们老板出来,收保护费的来了!”

    就赖大、茅二那几个货的造型,一看就知道不是书店的客户,小伙计都懒得理他们。又听见赵大锤恶声恶语的,伙计高喊一声:“掌柜的,又有不怕死的来了!”

    掌柜的从后台出来,斜睨了赵大锤一眼:“你是谁家的小公子?到这个地方撒野,你家大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家没大人了,你也别跟我显摆你的后台,我今天就是来找他的!你去告诉老白,他的铺子我看上了,让他把铺子给我开丐帮分舵。”

    掌柜的都被气乐了。

    这间门脸万金难求,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张嘴就要,你是白相啥人?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是他啥人,你就告诉他,如果他敢不给我这个小叔叔面子,老子一锤子锤死他!”

    这时候的白时中,根本不需要别人锤死他,他自己就感觉命不久矣了。

    费劲巴拉的挖了半天,挖出了无数的砖石,巨量的垃圾,还有部分疑似人形的物件,可就是没看见赵大锤的一根毛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赵大锤可能也被炸碎了的屁话,历次事件证明,那家伙的命很硬,非常硬。跟他在一起的人,基本上都被轰成了渣,只要他依然坚挺,啊呸,是坚强地活着。

    但再坚强的人,能不能在巨石挤压下安然无恙,实在是个极考验人信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反正据白时中观察,亲临救援现场的赵佶,信心逐渐在丧失,耐心也逐渐在消退。暴跳如雷的赵佶,一改往日的平和,已经当场斩杀了好几个出工不出力的家伙。

    白时中担心的是,如果最后有不好的消息传来,他的乌纱和顶乌纱的脑袋能不能保得住,都是巨大的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正烦躁到极点的时候,白时中忽然看见自己的管家和某个仆人在那里叽叽咕咕,勾勾搭搭。

    “白福,你不赶紧帮忙救援,还敢在这里扰乱秩序,想死吗?”

    管家白福赶紧凑过来,低声解释:“咱们的书店,去了个狂徒,想霸占咱们的店铺,还,还出言不逊,辱骂老爷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骂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人不过是个不到十岁的顽童,就敢自称是老爷的叔叔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!”

    “他说,您要是不识相,他就一锤子锤死你!”

    “好啊!这就有人敢欺负上门了吗?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刚要说大话的白时中,忽然福至心灵,喃喃自语道:“不到十岁?孩童?还要一锤子?锤子?锤子!”

    “哈!”白时中兴奋地一拍手,“是了,就是他老人家了!我能喊他一声叔叔,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!待我禀明官家,这就去看望我亲亲的小叔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