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07 人不贩我,我不贩人(中)
    107人不贩我,我不贩人(中)

    本以为接下来就是送进某个黑屋子,饿上两天,再给个地址以便让这些“英雄好汉们”去谈价格,赎回人质。

    不成想,居然沿着一个下水道进入地下,搞起了地下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尽管有金钟罩护身,看着越来越晦暗的环境,赵大锤还是不免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有什么事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吗,干嘛还要潜入阴森森的地下了呢?

    五哥哈哈大笑:“地下城,无忧洞,自然是要在地下才好!小公子无须担心,你我投缘,必保你个生路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生路?你们要害死我吗?”赵大锤满脸无辜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只是那么一说,我们只是为了求财,怎么会轻易的害人性命呢?”

    车夫变船夫的二黑,随口敷衍了一句,竹篙一点,那船却是行的飞快,在幽暗的水道中急速穿行。

    【这是哪儿?地下城与勇士吗?】

    【呵呵。勇士不一定,地下城却是绝对存在的了。】

    【古代的下水道这么发达吗?爱了爱了。】

    【汴梁的排水系统确实不错,宽敞、通风、交通便利,环境嘛,也可以忍受。】周老师说话了。

    【您被金老师盗号了吧?这不是他的口吻吗?】

    【啥就是我的口吻了?我也很正经的好吧?当时的汴梁下水道就是这么壕。】

    【有钱任性?】

    【所谓的城狐社鼠,大多是混迹在这样的地方吧?】

    【嘿嘿,他们可不是一般的混混,他们是有组织的,号称无忧洞,他们的老大更是自称地下之王。】

    地下之王终究不是地上的王,属于见不得光的角色。

    就眼前这位来说,单看长相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。

    大鹰钩鼻子,招风耳朵,配合着两根獠牙,妥妥的兽面兽心的物件。

    兽王坐在宝座上,手里啃着一只白嫩的小孩胳膊,咔嚓咔嚓的非常瘆人。

    见赵大锤进来了,兽王很客气地把小孩胳膊递过来:“你也要吃一口吗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赵大锤身经百战,见惯了江湖恩怨,对这样的重口味也是接受不能。待仔细看了,才发现就是一条涂了糖稀的莲藕而已。

    你大爷的,一个零食至于这么吓人吗?在下的小裤裤都差一点湿润了啊!

    “大王,您不要吃我啊?我的胳膊不好吃,我……”

    被“吓得”语无伦次的赵大锤,满脸慌张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不要担心,我是好人哟!”兽王也是很无奈的模样,“试问没有我,得有多少的孤儿寡母没办法生活下去,乱葬岗又会平添多少孤魂野鬼?”

    赵大锤还真不知道,这个兽王居然还是个慈善家——如果坑蒙拐骗、杀人放火、强迫妇女、拐卖绑票也算是做慈善的话,这位还真算是个了不得的慈善家。

    也许是仇富,也许是小人物的心理作祟,赵大锤一直都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待那些慈善家的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说捐就捐了,难道不心疼吗?

    如果他们真的有这么高尚和伟大,他们死了之后,都应该上天堂啊!

    至于眼前的这位“好人”,赵大锤觉得现在就送他上天堂比较合适,一分钟都不能等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哇,蜀黍原来是个好人呀!果然是人不可貌相,长成你这样的居然也有好人?”赵大锤继续恶意卖萌。

    兽王尴尬地一咧嘴:“呵呵,我确实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说了,有好东西一定要和别人分享。蜀黍你是好人,更应该和你分享好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一转身,赵大锤拿出了一个小口袋,像幼儿园分苹果似的,挨个地分香瓜:“这是我家的特产,市面上根本就看不见也买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蜀黍,你也是好人吧?哦,是好人就拿着,不值什么钱,就是个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姐姐,哦,是哥哥呀。无所谓,不用说你肯定也是好人,拿着拿着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洞口的两位大哥,也进来拿着呀!见者有份嘛!”

    那个小小的口袋,就像个百宝囊一样,似乎有无数的“特产”可拿。

    等人手一个的时候,赵大锤才满意地点点头,把口袋直接送给了兽王:“您是大王,自然要得大头,剩下的都是您的了。”

    兽王很满意赵大锤的知情识趣,开心地点点头:“你这小娃娃还真会来事儿,我都有点不舍得放你走了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也很开心:“我也舍不得走呀,这个地方这么有意思。如果我走了,我会想死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兽王毕竟是个糙汉子,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煽情桥段不是很适应,闲扯淡了几句,就果断地转移了话题:“你这个特产,确实很奇怪啊!有什么用处吗?”

    赵大锤随手拿出了一颗香瓜,笑嘻嘻地说道:“大王您看,这上面有个压簧,只要一压一拔,就会有奇迹发生,非常有趣哟!”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奇迹?”

    “飘飘欲仙,如上天堂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形容,兽王和那些喽啰就明白了。说不定这是大户人家用的催情的药物,只不过外包装不太一样,用法也不一样罢了。

    看这个路数,可能是熏香之类的高级货色,真难为这个小屁孩带在身上这么多。不用说,这个小屁孩别看年纪小,但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,同道中人啊!

    一时间,大家竟有些惺惺惜惺惺的感觉。

    既然都是自己人,何不现在就表演一下,以免下次需要用到的时候,不知道用法、用量而耽误了正事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赵大锤对某位提出正确建议的喽啰竖起了大拇指,“多亏这位大哥提醒。听说,要两颗一起用效果才更好。

    来来来,这东西很珍贵,我只演示一次,都凑近了看吧!”

    赵大锤左右开弓,一手一个,拔掉压簧,轻轻地放在地上,一圈人都像看西洋景似的围着,等待奇迹的发生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什么稀奇啊?连个烟都不…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轰!

    首先爆炸的两颗香瓜,把一堆人全部轰上了天,又引起了殉爆,把那些有幸分得“特产”的“好人”们给炸得肢体横飞、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被重点照顾的兽王,更是因为非法拥有过多的“特产”而被直接炸得尸骨无存,真正地变成了人渣,也算是对得起他的人品了。

    看着全部被消灭的“英雄好汉”,赵大锤仰天大笑:“就你们这些渣渣,也敢打劳资的主意?你也不打听打听,劳资坑人的时候……我擦,谁用石头丢我?”

    赵大锤抬头一看,号称可以使用百年而且已经使用了百年的下水道,因为建造之初没有进行防爆处理,已经开始了大面积的坍塌。

    “太阳你妹啊!”

    赵大锤只来得及哀嚎一声,就被掉落的砖石给淹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