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06 人不贩我,我不贩人(上)
    106人不贩我,我不贩人(上)

    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,更是由胜利者里面的大人物书写的。

    赵大锤算不上什么大人物,他是一个谦逊的人,一个暂时还不够资格参与低级趣味的人,对于这些坑蒙拐骗的游戏一概不知道,不参与。

    人家现在正在举行送行仪式,送翁德馨上路,啊呸,上任。

    翁德馨很潇洒地一拱手:“愚兄预祝各位早登龙门,东华门外唱名!只盼各位得了官位之后,能想着黎民百姓,能想着慈幼局的孩子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肃然,齐齐还礼:“必不敢忘本,必不让学长专美于前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有何专美之说?愚兄驽钝,唯教授两三顽童而已。各位保重!”翁德馨再次行礼之后,转身而去,说不尽的洒脱。

    翁德馨走了,只留下一大堆蝇营狗苟的势力小人面面相觑,大眼瞪小眼。不管怎么安慰自己,给自己找一万个理由,仍然不能洗脱自己是个庸俗之徒的事实。

    大家的情绪都很低落,被古人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的赵大锤更是无精打采的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事儿啊?一个堂堂的穿越者,被一个古人榨出皮袍下隐藏的小来了,丢人啊!说不得,咱要修身养性,提高一下思想觉悟,免得再被某个品德高洁的家伙给教训了。

    因此,赵大锤决定上街散心,并且是没有护卫和婢女的果奔式散心——呃,也可以理解为逃学。

    “小公子,你喜欢吃糖人吗?”

    迷迷瞪瞪的赵大锤刚出了太学不远,就听见了这个熟悉的招呼。抬眼看去,一个面目和善的老太太,正举着一个糖人对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“老奶奶,您是在跟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哟,真是个乖孩子啊!”老太太露出缺了门牙的嘴,很高兴地说道,“你的模样和年龄跟我夭折的小孙子都差不多。我小孙子以前最喜欢吃糖人,老婆子今天就买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啥叫夭折?”

    “呃,就是没长大就死了。老婆子正发愁没人吃呢,就看见小公子你了,真是老天有眼啊!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!我妈说了,不让随便吃人家的东西。”赵大锤仰起人畜无害的脸,充分展示了他的无知和纯洁。

    看着赵大锤满身的金珠、玉佩,老太太咽了一下口水,尽量掩饰眼中的贪婪,呵呵一笑:“小公子真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,讲究啊!外面的吃食不干净,你喝水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递过来一个竹筒,继续引诱道:“这里面是甘蔗汁,很甜的哟!”

    赵大锤咽了一口唾沫,仍然摇头:“不行啊!我妈说了,不能随便喝别人的水,容易拉肚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妈哪来那么多的话,她还说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妈还说,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老奶奶,您是坏人吗?”

    老太太似乎脸红了一下,又转口说道:“你妈说得对,外面的坏人是不少。可老婆子不是坏人,我是个可怜人啊!”

    “你孙子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有孙子,那就应该有儿子吧?儿子也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呃,是,儿子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丈夫吗?丈夫也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死了,都死了,全家都死光光了。小公子,你能不能别问了?”

    赵大锤点点头,满脸同情:“你真可怜!问题是你全家都死光光了,你为什么不死呢?”

    老太太有点恼羞成怒了,一把抱住赵大锤恶狠狠地说道:“老婆子不能死啊!我要是死了,谁来稀罕稀罕你呢?”

    【卧槽,这个老太太不是好人啊!】

    【还用你说?我早就看出来了。】

    【震惊!锤锤即将被拐卖了吗?】

    【你相信吗?锤锤那个心眼儿,沾上毛就是个猴儿,会被别人给卖了?】

    【你们难道没发现,锤锤的嘴挺损的吗?】

    【锤锤哪天不损了?这都是日常操作好不好?】

    【不知咋的,我挺同情那个老太太的。惹谁不好,偏要去骗锤锤,作死也不能这么个作法啊!】

    【都怪锤锤,自己长得像个肉包子,就别怪狗惦记。】

    【知道了,你就别惦记我了,跪安吧!】

    被抱住的赵大锤,开始了玩命反抗。过往的行人很惊奇于这个孩子的哭喊,但那个老太太一直说“孩子太皮了,带回家教训教训”。

    路人一听,哦,原来是教训自己家的小孙子呀,那就没什么事儿了,散了吧!

    老太太的腿脚也是真好,抱着个几十斤的孩子还能健步如飞,根本不像是个上了年纪的人。

    东拐西拐,七绕八绕的,就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巷子里。

    巷子里正停着一辆蒙得严严实实的马车,车夫笑眯眯对老太太说道:“五哥,今儿个又得手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把扯掉穿戴的老妪的发饰和衣物,简单地一拢头发,分明是个精瘦的汉子,得意地对那车夫一笑:“我啥时候落空过?这孩子是个有钱人家的,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把赵大锤塞进了马车,五哥拿过一个黑色的头套就要给赵大锤戴上。

    “能不戴头套吗?我保证不说话,也不哭闹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时候,赵大锤大概也看明白了。这些人都是惯犯,而且还不是简单地贩卖人口,很有可能兼营绑票业务。

    “我会不会有危险?”赵大锤心里有点虚,赶紧问温柔美丽善良的系统小姐姐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只要你不想死,这个位面没有人能伤害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打我呢?我也会很疼的吧?”

    “鉴于你最近表现良好,业绩优秀,特赠送你高级会员福利,把你所受到的伤害转移到你想转移的任何人或物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找个替死鬼,或者说是找个替挨揍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系统在手,天下我有啊!

    得了系统加持的赵大锤,恨不得高喊一声“还有谁”,或者是“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”。揍我啊!赶紧玩命地揍我啊!

    只要我受到一点点的伤害,第一个就要转移到那个五哥身上,一定要让他受尽折磨而死!

    所有的人贩子,都应该下地狱!

    套用一句普大帝的名言,原谅他们是上帝的事,我的职责就是送他们去见上帝!

    五哥很惊奇赵大锤这个小孩子的镇定,露出了饿狼一般的微笑:“大户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,有眼力见。只要你听话,很快就可以见到你的家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算是绑票吗?”赵大锤继续扮可爱,“我家里很有钱的,你想要多少都行啊!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,不是我说了算。要看老大的意思,还有你在你家里人心里值多少钱了。”五哥笑得越发的灿烂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懂事又长得漂亮的孩子,直接放回去了,是不是有点太可惜了呢?

    如果能把赎金骗到手,再把这孩子好生养几年,说不定能继承咱们的事业,或者是高价卖到南风馆里,都是不错的选择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