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04 一壶浊酒喜相逢
    104一壶浊酒喜相逢

    完颜宗弼很想吟诗一首,柳永的名诗,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。”

    都说南人羸弱好欺,都是骗人的呀!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皇叔,分明就是凶残的狼,狡猾的狐狸,贪婪的野狗,还有吸血鬼集于一身的怪物。

    跟这样的人打交道,我们能活得下去吗?

    算了,不要了,什么都不要了,回去之后直接投降完颜宗磐算了,好歹给大金留点元气,免得被人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“幼稚!完颜宗磐会相信你们投降吗?完颜宗峻甘心当俘虏吗?”赵大锤冷笑一声,“这些东西,你今天是要也得要,不要也得要!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!你杀了我吧?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准备耍光棍,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。

    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您要是看我这条烂命还值俩钱儿,您就随便给点东西。如果看我不值一文,您要么把我给宰了,要么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杀你呢,咱们是朋友啊!”

    赵大锤满脸写满了实在——直播间被系统直接在脸上P上了“实在”两个字——确确实实的实在人。

    “子曾经曰过,买卖不成仁义在,我仍然会好好招待你。只不过,那些东西也不能砸在手里,说不得要便宜一点卖给完颜宗磐了。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睚眦欲裂:“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你是说给完颜宗磐折扣吗?他是老客户了,可以优惠的哟!”

    “不是!你为什么要几方下注,既支持我们又支持完颜宗磐?”

    “哎!”赵大锤长叹一声,“手心手背都是肉,呃不,是大家都是朋友,我也不好偏向哪个啊!再者说,我们生产了这么多的东西,总得找个销路不是?”

    【乖乖,原来你是这样的锤锤!】

    【咋啦?锤锤很可爱啊!】

    【嗯嗯,奸商的嘴脸很到位,军火贩子的丑态尽显无遗。】

    【他没卖兵器吧?】

    【卖了,不是有箭矢嘛!】

    【他这个朋友真心交不起啊,齁贵!】

    【人家最多要钱,他这是要命啊!】

    【瞎说啥大实话,就讨厌你们这些圣母。锤锤做的对,我要给他生猴子。】

    【对,我就喜欢这种坏坏的男人,可耐!】

    完颜宗弼一点都不觉得赵大锤可爱,如果可以,他现在就想把赵大锤弄死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始终觉得自己处在危险之中,只要略微一起杀意,就感觉有大恐怖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除了明面上的赵大锤身边的那个俊俏的护卫,一定有绝世高人在场,让他轻易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赵大锤也知道自己不是那么受人欢迎,和完颜宗弼“和平友好地洽谈了业务”之后,就事了拂衣去,深藏功与名了。

    留下完颜宗弼一个人,尽情地享受美酒佳肴。

    刚喝了几杯闷酒,一个打扮的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,端着一个崭新锃亮的银酒壶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那男子笑眯眯地说道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对这没话找话的人无感,翻了翻白眼,继续喝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大王的戒心很重啊!”

    那男子取出一盏小小的银杯,很吝惜地倒了一杯,浅浅地舔了一口,吧唧了一下嘴,又很遗憾地放下:“此等美酒,未知北国可有否?未知此生可有再尝的机会否?”

    酒香很重,很浓,远超一般的酒水,便是喝惯了烈性酒的完颜宗弼,也觉得酒香扑鼻,不是寻常的酒类可比的。

    但要说北国无好酒,完颜宗弼却是一百个不同意。

    广阔的草原上,孕育了性格豪迈的男儿,也酿造出甘冽清爽的马奶酒。宋人无知,总以为他们的东西都是最好的,真是可笑至极!

    就像眼前的这个宋人,一个小小的酒杯都不能一饮而尽,还在那里惺惺作态,实在是面目可憎,跟那个可恶的皇叔一路货色。

    酒劲上头的完颜宗弼一把推开那个虚伪的宋人,端起那个银杯将残酒倒入口中,还不忘讥讽那人几句:“区区一点水酒……呃……呕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先是惊愕不已,似乎没见过这么不知羞的人,连别人喝剩下的酒他都要。

    再又扼腕叹息不已,似乎是吃了天大的亏一样:“那是我的酒啊!那是我今天的量啊!你怎么都给喝了呢?”

    待看见完颜宗弼面红耳赤,被呛得说不出话来,那人又哈哈大笑起来:“该!让你抢我的酒吃?呛着了吧?

    老夫也自诩酒国英雄,也只能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,你个蛮夷,不知道其中的厉害,真是死不足惜!”

    感受着胸腹间如同火烧的感觉,听着那个卑鄙无耻的宋人的嘲讽,完颜宗弼双眼大睁,好像两个铜铃,又好似两只牛蛋,实在是标致极了。

    良久,完颜宗弼长出了一口气,大喝一声:“过瘾!如此美酒,才是男子汉应该喝的酒。再来一杯!”

    那人急忙把酒壶往怀里一搂:“你想得美?我一个月就这么一壶的配给,都被你喝了,我喝西北风去啊?”

    “你的上司也忒小气了,就不能多给点吗?”完颜宗弼上下打量了一下那人,“看你的打扮,也不像是什么高官吧?”

    那人敛衣行礼道:“下官鸿胪寺丞秦桧,见过大王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负责接待的鸿胪寺小官啊!出现在这里,也是理所应当的了。但一个五六品的小官,焉能有如此佳酿?

    “这也算不上什么佳酿,不过是多蒸几次罢了。只因需要耗费许多的粮食,太子怕被人诟病,故此未曾大量酿造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太子的人?”完颜宗弼很快就发现了这句话里的漏洞。

    “太子有仁君之相,很多臣民都是拥戴他的。下官,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员罢了。何足道哉?”

    秦桧面露一丝丝的惊慌,试图用言辞掩饰过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无妨!”完颜宗弼也不细问,转口说道,“听说太子和皇叔的关系不是很好?似乎有小小的龃龉?”

    酷爱八卦的汴梁人,早就把太子吓尿的故事传的满天飞。两人之间的关系不是很融洽,也算不上什么秘闻,属于略一扫听就听见无数个版本的老梗。

    秦桧也不打算骗人,因为这个事没什么隐瞒的必要:“是又如何?不是又如何?吹皱一池春水,干卿何事?”

    既然秦桧是太子的人,太子和皇叔是仇人。根据仇人的仇人是朋友的等量代换原则,完颜宗弼再看秦桧的时候,俨然就是朋友的潜在人选了。

    受完颜宗弼的热情感染,秦桧也难得大方了一回,把那壶珍贵的美酒拿出来共享了一把,一人一杯。

    不是秦桧小气,而是“福不可一次都享光了”,需要留下慢慢品尝才是。

    分离的时候,两个人俨然已经成了很亲热很亲热的好朋友了。

    完颜宗弼许诺,若秦桧北上,必盛情招待;秦桧应允,若时机合适必然会把大王引荐给太子,共同应对某些人的嚣张跋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