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103 咱们都是朋友啊
    103咱们都是朋友啊

    奶奶?

    谁的奶奶?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抢我自己的祖母?

    不一样的人生三问,萦绕在完颜宗弼的心头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也不是很能听懂,皇叔大概的意思是说,完颜宗弼抢了他的某一个女人?

    还有人敢来抢皇叔的东西,呃不,是女人,他不想活了吗?

    各个聪明的脑袋瓜,纷纷思索起来,皇叔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女人,是不是真的有被蛮夷挖走的可能。

    最后,大家一致得出结论,皇叔只是在搞事情,只是为了打压蛮夷的嚣张气焰而采取的手段而已,绝无此事!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绝无此事!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也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伤害,对这种莫须有的指控感到不公平。

    大家是第一次见面吧,一点都不熟的好不好?一张嘴就开这种伦理的玩笑,真的合适吗?

    你要说在北国的时候,继承来自爷爷的、爹爹的女人和财产,那是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,算不得什么丢人的事儿。

    但宋国这边的女人,他还真没有招惹过。

    不是完颜宗弼的取向忽然转变了,更不是他一下子就脱离低级趣味了,实在是没那个心情啊!

    完颜宗磐和完颜宗峻已经打了好几架了,各自伤亡惨重,却都不愿意求和。完颜宗弼自然是要帮二哥完颜宗峻的,亲自下场打了一架,居然也没捞着好处。

    眼看已是寒冬腊月,吃喝都成了问题,完颜宗弼就把主意打到了宋国身上。

    兄弟之邦,自当守望相助也!

    我没吃的穿的了,你难道不应该支援一下下,来个送温暖活动吗?

    完颜宗弼来之前都说了此行的目的,也是有半正式的国书递过来的。之所以说是半正式的,是因为上面盖的公章是伪造的,或者说是仿造的。

    吴乞买挂了之后,完颜宗磐那个瘪犊子就背信弃义,不知廉耻地自立为王,号称金国大皇帝。公章,也被他占为己有了。

    完颜宗峻没法子,只得自己刻了一个,也号称是金国大皇帝。虽然不是原版的,但好歹也算是挂牌营业了。

    综上所述,完颜宗弼这次来宋国,其实不是那么的理直气壮。你个没有官方认证的野生政权,有什么资格来敲竹杠、打秋风?

    按赵佶的想法,没有直接把入寇大宋的罪魁祸首之一的金兀术给剁碎了喂狗,已经是他个人道德修养水平极高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想要钱要吃的,我是阿骨打吗?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没有知会皇叔一声,这么低级的小事还需要劳烦他老人家吗?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赵大锤勉强接受了赵佶的解释,考虑到实际操作的层面了。

    “虽两国交兵,亦不斩来使,先暂时留他一条狗命。等他回到金国境内,再伺机刺杀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问道:“给钱吗?人家大老远的来了,多少给点吧?”

    赵佶的本意是一分钱都不给,找几个嘴炮把金兀术给喷个半死,然后再把金兀术驱逐出境,以泄他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看皇叔的意思,这么做好像有点不合适?

    “当然不合适了。你要记住,大宋和金国是朋友,以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,一直都是。朋友有通财之谊,就别计较那仨瓜俩枣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个皇叔,完颜宗弼不能代表金国吧?”

    赵佶好不容易才自己做主了一回,觉得自己考虑得已经很周全了,怎么还是不能得到皇叔的赞赏呢?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他不是有咱们发的贺电,呃不,是祝贺完颜宗峻登基的圣旨吗?有,他就是正统,没有就是个野生的。”

    据赵佶所知,目前至少发出去三份类似的圣旨,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,或者是即将发出去的贺电,就全看皇叔的意愿了。

    估计,不老少!

    “你们先聊着,我回去睡觉了。这大周末的,我这个可怜的打工人,唉,苦啊!”

    赵大锤打了个哈欠,扭头就走了,远远地传过来一句话:“告诉金兀术,中午的时候,我请他吃饭。”

    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

    如果完颜宗弼知道这首诗的话,他一定会吟咏出来,以形容他所遇到景致和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任务已经宣告失败了,什么都要不着,即将一无所获、两手空空地回去,没想到居然收到了来自皇叔的邀请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,帝国勇猛的将士们,只能靠坚定的意志和信念的力量抵抗凛冽的寒风,他的心里就充满了悲伤。

    往年这个时候,大家准备好充足的牛羊草料之后,就美美地窝在帐篷里,喝点小酒、来个烤全羊,再来段歌舞,找一个壮实的牧羊女滚个草垛,多好!

    都怪可恨的完颜宗磐,不仅不顺应天命民心,乖乖地让出皇帝的宝座,还在某些人的煽动下,发起了所谓的冬季攻势,妄图一下子就把完颜宗峻给消灭了。

    他那蠢猪一样的脑子就不想想,即便我们这边会受冷受冻,你的兵马难道就是铜浇铁铸的,不怕冷也不需要吃穿吗?

    打吧!

    看谁耗得过谁,看谁熬得过谁!

    不打不知道,一打吓一跳。完颜宗磐的军队居然装备了许多的棉服,粮草也很充足,把毫无防备的完颜宗峻打得哇哇大叫,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据细作刺探的消息称,宗磐之所以有这么多的装备,一是因为吴乞买以前留下的遗产,二是得到了强有力的外援,有大批的宋国商人卖了无数的粮草给养给他。

    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我们才是大宋承认的皇帝好不好,你们怎么能私自支持叛逆呢?

    严惩!

    必须让宋廷对那些不法商人予以严惩!罚没他们的非法收入,查抄他们的资产和货物。最好,能够把那些货物能白送给我们,以弥补我们的损失和精神创伤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多少?”

    刚进了一处雅室,完颜宗弼就听见赵大锤劈头盖脸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他迟疑地问道:“我想要多少都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。我们是朋友,互相帮助是应该的,不是吗?”赵大锤满面笑容,绝口不提刚刚认孙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幸福来的如此突然,让完颜宗弼一时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米粮一千石,草料一万斤,箭矢嘛……”完颜宗弼试探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点点的东西,够你吃用几天的?”赵大锤摆出一副土豪不差钱的模样,很不在意地挥挥手,“大胆点说,谁叫咱们是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那,那多不好意思啊!”完颜宗弼很憨厚地搓搓手,“那就米粮一万石,草料十万斤,箭矢五万支?”

    “还是有些小家子气了。”赵大锤很无奈地摇摇头,似乎对完颜宗弼的消费观很有点不屑,“加倍吧!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是彻底震惊了,这特么是真的壕无人性啊!

    这么多的东西,说送就送出去了,大宋得多有钱啊!

    “你想啥美事儿呢?谁说要送你了?”赵大锤一脸惊奇,“你得拿钱买,真金白银或者是毛皮、牲畜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还要钱呢?不是说咱们是朋友,东西都是白送的吗?

    “朋友咋啦?朋友就可以不花钱了吗?你呀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,不养儿不知道报娘恩。百姓们生产这些东西都很辛苦的,不能白白地糟蹋了啊!”

    完颜宗弼想骂娘,骂赵大锤的娘。

    你特么口口声声朋友朋友,敢情就为了卖点东西给我,那我何必买你的呢?我去买别人的,再抢点宋人的东西,足够我花销就是了。

    赵大锤一拍桌子:“你敢!你动一下试试?只要我国的商人出现被劫掠的事情,我大宋就立刻发兵攻打你!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别人抢的呢?”完颜宗弼留了个后手。

    比如善良的宋人被一些野蛮的“强盗”给抢了,我们有心无力,也很不希望发生的呀!

    “那样我也打你!你连合法商人的利益都不能保证,你这个政权还有存在的必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