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94 德艺双馨的人生才圆满
    094德艺双馨的人生才圆满

    又是一个第二天,侥幸逃过了“在雨中漫步”劫数的同学们,忽然发现了多了一门课——算学,而且是分为大中小三个等级。

    小班对应外舍生,中班对应内舍生,大班就是上舍生学生专属了。

    据某些上舍生介绍,那算学题目,诘屈聱牙、晦涩不明,非常人所能度之也。虽然他们啃起来也很辛苦,但那一脸的臭屁样,实在是让人想抽他个丫挺的!

    装什么装?

    我们内舍生的题目也很难的好不好,也不是外舍那些辣鸡可以掌握的。

    鄙视链底层的外舍生,强忍着内心的悲痛,很不情愿地翻开算学书。

    0123,+-*/,这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还有那个分子、分母,您二位又是哪一家的母子?

    用哀嚎一片、哀鸿遍野都不足以形容,此时太学生们内心的感触。

    好在,赵大锤还是比较贴心的,没有直接拿出题库,反而提供了一本神书《几何原理》,附赠阿拉伯数字书写和计算方法。

    良心价,放心价,一套一百文。

    嫌那薄薄的几张纸太贵?

    没问题,我们都是自愿购买,绝不强迫。但您要知道,每卖出一份资料,您就为慈幼局的孩子们捐献一件棉衣。

    想一想,那些可怜的孩子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的情形,您还能忍心把这区区一百文花了,去买一份可有可无的肉食吗?

    太学生也不全是锦衣玉食的富家子,有的也是刚解决了温饱问题,平常也过得苦哈哈的。但既然为了学业,为了可怜的孩子,从牙缝里挤出一百文来,也是必须要完成的了。

    忍一忍吧,大不了今年不穿新衣服,也不能在算学得个C以下啊!

    于是,太学生们见面讨论的话题就变成了这样式的:

    李兄,三位数乘以两位数的方法,您记住了吗?

    哈哈,是郭兄呀,愚弟不才,已经了然于胸了。

    哦哦,快快讲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外舍生讨论的问题,高雅的内舍生们已经在探讨平面直角坐标系了。

    上舍生是不屑于参加这种活动的,他们已经攻克了“百鸡问题”——在龙雏的指导下,并积极展开了勇攀“四色问题”高峰的活动。

    据说,数学家都有点不正常,介于疯子和神经病之间存在。

    他们疏于人际交往,基本上也没有生活自理能力,但在数学的世界里,他们肆无忌惮地玩弄数字和理论,提出各种各样疯狂的假说和猜想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正确,是不是有研究价值,关我屁事?

    千秋功罪,且与后人评说!

    数学这东西是可以让人上瘾的,如果你的脑子真够用的话。

    那一个一个的公理和定理,是那么的充满魅力,是那么的让人沉迷于其间不能自拔,是那么的……

    眼看一个个天资聪颖的学子,变得邋里邋遢、神神叨叨,祭酒杨时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我造了什么孽啊,老天爷要派下来一个赵大锤来折磨我?

    如果可以,请把所有的惩罚都加到我的头上,让我一个人去钻研算学吧!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龙雏对杨时自私的想法大加抨击:“你想一个人研究?你有那个本事吗?二程的弟子,居然是个心胸狭窄、容不得他人超过的小人吗?”

    “呃,龙兄说话未免过于刻薄了,我不是心疼那些孩子吗?至于虚名,老夫还真没看到眼里。”

    杨时有点生气了,说起话来也带点火气。

    你个老龙,原本就不大正常,现在学了点算学,更是一句人话都不会说了。我那是嫉妒吗?

    你那枯燥冰冷的数字,哪有蕴含着美妙意境的诗词有趣?

    “你个无知的老朽,真是夏虫不可以语冰,朽木不可雕也!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个老混球!”

    得,赵大锤的数学推广计划,首先拆散了一对怨侣,呃不,是一对老朋友。

    如果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,太学里面很快就会出现喜大普奔的场面——文理互相鄙视,甚至是互相敌对。

    那些“误入歧途”的学子们,说不定还要出现几个神经病,那就太不人道了,赶紧安排娱乐休闲节目吧!

    “不去!我还有几个算学题没做出来,回头算学沙龙的时候,多丢人!”

    “你玩个屁的沙龙呀,那帮孙子全都跑了!”

    “哦?是何种科目,竟有如此魅力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美女啊!”

    “我擦,那还啰嗦什么,赶紧跑啊!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些学生没有一个是真热爱学习的,一听说有美女,呼啦啦都跑完了。

    本以为是要在操场上来个集体汇演,就像结业的时候训话,没想到的是,美女居然在教室里,说是已经准备好给大家上课了。

    嗨,这倒是稀奇了,女夫子啊!亘古未有啊!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这位女夫子长得如何,啊呸,是传道受业解惑的水平如何,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惊喜呢?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是不是能够进行私下的交流探讨呢?

    到教室一看,分明是一个面白微须的白衣秀士!

    说好的美女呢?传说里都是骗人的吗?

    虽然那个秀士确实很秀,模样清雅、身材颀长,一缕微须修剪得但大家不好这一口啊!

    那秀士微微一笑,声音略微沙哑说道:“各位同学,我就是你们的新任艺术老师,我姓舒,你们就喊我舒老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美女呢?美女呢?”

    那些某种虫子上脑的家伙,根本不理这个所谓的舒老师,还在东张西望地寻找美女。有个奇葩,还趴到老师的讲桌下面瞅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美女呀!”

    那位舒老师忽然变了声音,娇滴滴的,让人酥到骨子里的酥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学过两天口技,就想骗过我等!”

    资深渣男赵不试,历数这个舒老师的各种属于男人的地方,什么胸太平了啊,臀太小了啊,喉结很明显啊,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让人不禁赞叹,真特么行行出状元啊!

    这位淫才,只是小瞥了那么一眼,就能观察的这么细致入微,佩服,佩服啊!

    “是吗?”舒老师吟吟一笑,信手撕掉了粘的胡须,摘下了假的喉结,“现在像了吗?”

    果然,没了那碍眼的胡须,舒老师的脸一下子就生动起来了,明艳照人起来了。

    同学们纷纷认可,唯有赵不试还在纠结:“你这胸前平平,还没有我的大,算哪门子的女人?一定是个男人!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舒老师坚决捍卫自己是个女人的事实,“束胸知道吗?为了迷惑你们,我特意勒紧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切!不信!有本事你就解开,让我们看看?”

    “解就解,老娘还会怕你们?”舒老师作势去解衣服,眉目一转又娇羞道,“你们这样睁大眼睛看着,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?”

    赵不试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,连声吆喝:“都给老子把头转过来!嘿嘿,说你呢,只转个脑袋也不怕把脖子扭断了?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,都赶紧转身,着啥急?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憋回去!”

    同学们叽叽咕咕了几句,就听见舒老师喊一声:“好了,可以转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满怀期待的禽兽们,在满怀的期待中,看见了舒老师衣服还是那个衣服,平还是那个平,反而在手上拿着一大堆的衣服和首饰。

    你这不是骗人吗?

    说好的解开那个啥,让大家鉴定一下你的性别,结果你就解开了个包袱,玩文字游戏呢?

    “当然要玩游戏,而且还是很带劲的那种哟!”

    “啥游戏?刺不刺激,有趣不有趣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趣了!”舒老师轻咳一声,“咳咳,鉴于赵不试同学对女人比较熟悉,就由他来扮演女人吧!”

    “凭啥?老子是纯爷们!别以为你是个老师,就可以随便乱来!老子是宗室,是皇亲国戚,谁敢让老子扮女人,老子弄死他!”

    “皇叔也不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