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91 动起来,更精彩
    091动起来,更精彩

    “这是哪个魂淡出的馊主意?阿嚏!”

    在凉意彻骨的冬日细雨中,绕圈跑的赵不试一边咒骂,一边打喷嚏。

    “报告体育老师,赵不试骂你!”

    赵大锤不能说是自己的馊主意,果断举报这个肆意挥洒身上液体的渣男。

    新任体育老师,新军甲字营上士鱼拾遗把眼一瞪:“你,多跑十圈!”

    “凭啥?我没骂你!”

    “还敢顶嘴?跑二十圈!”

    “我要到学正,呃,好像没了,那就到司业那里去告你!告你点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给出了个主意:“告他体罚学生,侮辱斯文!”

    “这是安乐侯和祭酒大人共同商量的对策,已经报请官家批准了的。”

    鱼拾遗对赵大锤眨巴眨巴眼,继续说道:“皇叔说了,只要不把你们给练死,撒开了折腾。天大的事儿,都由他顶着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皇叔说了,那就忍着吧!

    当今天下,能光明正大地被人叫做皇叔的,除了赵大锤那个头顶长疮、脚底板流脓的家伙,还能有谁?

    “阿嚏!阿嚏!”

    据说被人骂就会打喷嚏,看来是有人在骂我?

    赵大锤抬眼望去,似乎一个班的同学都在骂,这也不好打击报复啊?

    “这位同学,你似乎是受凉了,赶紧去歇着,喝点热水吧。”鱼拾遗很贴心对“赵得助”同学说道。

    “凭啥?我也冻着了,你怎么让我多跑那么多?”

    赵不试不乐意了,你这不是偏心吗?我才是第一个打喷嚏的人,好不好?

    “他还是个孩子,不能冻着了。”

    年龄小的人不能冻着了,年龄大的人就应该在雨中漫步,任由冷冷的冰雨拍打在脸上吗?

    我也是个孩子啊!

    “呸!看看你那一脸的褶子,孙子都有十多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呸!我孙子和你一样大,长得也很像哟!”

    “去你大爷的!”

    几个同学互相笑闹了一阵,也不觉得在操场上跑步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了。

    有什么啊?

    不就是遛弯嘛,如果是按照跑的圈数定成绩,我能跑得上舍生们怀疑人生!

    “谁说不算成绩了?凡是体育成绩不过关的,不能达到A的,一律不能授官。”被请进了雅室喝了一杯热茶的赵大锤,悠悠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仍然在操场上疲于奔命的同学们,一股久违的幸福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幸福就是这么简单:当别人在跑步的时候,你可以坐着;当别人在淋雨的时候,你可以看着;当别人上厕所没纸的时候,你已经擦干屁屁走人了。

    幸福啊!

    “A,何意?”李侗很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咱们现在用的优良中差的等级划分差不多,A是最好的,也是最小的,啊呸,请忽略这一句。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等级如何划分?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是B、C、D了,大概就是咱们的良、中、差了。E级的少见,不解释!”

    “也是,如果连个差评都没有,这样的学生哪有资格进太学?”杨时呵呵一笑,指着那些学生问道,“侯爷以为,他们属于哪个层级?”

    “B,毫无疑问,他们都是B。”

    这个话,杨时不赞同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学生里面,也没几个惊才绝艳之辈,但他们的勤奋努力是有目共睹的。不仅熟读经史子集,对圣人的微言大义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。

    更难得的是,这些孩子都是身家清白,私德无亏的人。假以时日,个个都可以为人师表,教化民众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学生,你只给个“良”的评价——不是杨时不会说那个B,他只是感觉赵大锤说的时候似乎另有所指,一股子不正经的味道——是不是有点过于苛刻了呢?

    “他们偏科太严重了,不是看在你老杨的面子上,我最多给他们一个C。”

    一个只会背子曰诗云的人,你就是道德再高尚,还能靠背课文打败侵略者吗?

    敌人来了,你高呼着“吾善养浩然之气”、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,高高兴兴地被敌人剁成老干妈?

    更可气的,还是那种迂腐到极点的货。

    敌人来了,不是想着厉兵秣马、积极备战,反而磨磨唧唧、叽叽歪歪的浪费了许多时间。等敌人杀进城来,向天长叹一声“非战之罪”然后抹脖子了。

    你倒是一死了之,说不定还能被后世同样迂腐的家伙赞一声“真壮士也”,来个名垂千古了。

    老百姓咋办?陪着你一块儿抹脖子?

    这话太尖刻,杨时有点不习惯:“允文允武之才终究还是少的,有一技之长也就可以了吧?侯爷想把这些学生训练成文武全才,似乎有点难啊!”

    确实挺难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四肢不勤、五谷不分的书虫,还没跑几圈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。想跟训练新军似的,来个铁人三项是绝对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别到时候铁人没练成,再炼出一堆钢渣来。

    算了,一节课的时间也差不多了,可以收功了。

    鱼拾遗一溜小跑地过来请示:“侯爷,这么快就下课了?我还有好多技巧没教他们呢?”

    看他那个表情,估计是当老师当得没过瘾,还想再和同学们进行“亲切友好的”切磋、交流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万一冻着他们,祭酒大人该不高兴了。热水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鱼拾遗笑道:“还是侯爷心软,知道照顾这些读书人。我们训练的时候,不都是累得跟个死狗似的,连碗热汤都捞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一样!你们是要和敌人拼命的,要养成艰苦奋斗的好习惯。”赵大锤嘿嘿一笑,“再说了,这才只是开始,你着什么急呀!”

    鱼拾遗很有默契地一笑,转身领着那帮学生泡热水澡去了。

    以侯爷的性子,会让这帮子养尊处优的学生们好受?等着看好戏吧!

    也许是这话有点不太光明正大,杨时很是替他的学生的小命担心,赶紧开口问道:“侯爷难道还有别的手段?”

    多大仇多大怨,您就不能放过这些可怜的孩子吗?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我只是觉得,他们还需要学习更多的科目,很高雅、很实用的科目。”

    “例如?”

    “数学!只能是数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