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88 坏人的用处
    088坏人的用处

    坏人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答案就是,让他们去收拾别的坏人。

    只有坏人,才能真正了解坏人的想法,并想出应对的办法。你要是派个好人去,指定被那帮坏人糊弄的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要想收拾坏人,只能派个精通套路的更坏的人去。

    那么,第二个问题来了,哪个地方的坏人最多最坏,需要请动秦桧这样的“人才”前去呢?

    辽金地区,只有乱成一锅粥的辽金地区才配得上秦桧的能力。

    李邦彦那个蠢货,倒腾点丝绸、挑拨个内斗都累个半死,指望着他继续为辽金人民的“福祉”操劳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那家伙的年龄也大了,老是在外面漂着随时都可能挂了,让他回京养老吧!

    秦桧不一样,年轻,有能力,有野心。只要给他个比这个狗屁学正稍微高一点的职位,他一定会铁了心地让金国乱一些,再乱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,秦桧就很荣幸地第一次有了君前奏对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秦爱卿,朕知你忠君爱国,有经天纬地之才,却一直沉寂于下僚,是朕疏忽了啊!”

    “臣惶恐!臣不过是略有才干,与朝中诸公相比,还是有所不及也。”

    “既有皇叔举荐,爱卿自然是不会差的,无需太过自谦。近日,金主吴乞买被杀,金国陷入乱局,爱卿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千古大奸臣也不是白给的,既不会说出趴窗户上看的二话,也没有痛心疾首、哀叹一下金国老百姓的生活很不幸福了。

    秦桧只问了一句:“有多乱?”

    赵佶心里一咯噔,皇叔这都是找的什么玩意儿?怎么让人有一种被毒蛇盯上了的感觉呢?

    赵佶不答反问: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吴乞买在位时间太短,必不能真正统合金国各部分的势力,阿骨打和他的子嗣必然会对谁继任皇位产生分歧。若只是口角之争,我大宋可静观其变。若是已经动手了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一位合格的帝王往往都要追问一句,表示自己已经被对方折服了,准备虚心求教了。

    赵佶也很配合地问道:“哦,计将安出?”

    “若是彼辈已经开战,则我大宋先坐山观虎斗,待其一方疲惫无力之时,果断帮助显颓势的一方,让他们鼓起勇气再战。”

    这话好像有点耳熟,和赵大锤说的话几乎是如出一辙,都是一股子阴谋家的陈腐味儿。赵佶现在有点明白,赵大锤为什么会力荐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秦桧了。

    英雄惜英雄,坏人重坏人。黄鼠狼拉油条,都是一路货色。

    朕这样的好人,难道已经过时了,即将被淘汰了吗?

    也许是感觉自己的角色不是那么光彩,秦桧想把自己的人设往回拉一下:“彼辈蛮夷,畏威而不怀德,若是一味的怀柔,反而被他们轻看。

    唯有一手刀枪,一手文教,方能使他们真正仰慕我天朝国威,沐浴在官家天恩之下。前期小小的苦难,何足道哉?”

    藏在屏风后面的赵大锤不由得一阵牙酸,感觉自己似乎有点不如秦桧了。

    被各种厚黑熏陶了这么多年的现代人,脸皮都比不过古人,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呢?可为什么这么不要脸的话,在秦桧嘴里就显得那么义正辞严、光明正大了呢?

    赵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秦桧了。

    说他卑鄙无耻吧,有含沙射影骂皇叔的嫌疑。更何况,秦桧想要祸害的都是歪果仁,于大宋来说属于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当年许多的子都曾经曰过,歪果仁都是蛮夷,率兽食人、不知纲常礼法为何物,正需要我中华文明好好熏陶一下,让他们能够进步一些,文明一些。

    可要让赵佶狠狠地夸秦桧一顿,再来个连升十八级,赵佶实在是干不出来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赵佶给出了结论:“爱卿果然大才,朕一时还不能完全领会。且请爱卿回去稍待,等朕和皇叔商议之后再行定夺。”

    皇叔很厉害,秦桧还是知道的。但皇叔同样很神秘,根本不是他这个级别的人能接触到的。

    当然,暂时没接触到皇叔也不是什么多遗憾的事儿。据秦桧所知,那些接触到皇叔的人,下场好像都不怎么美妙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素未谋面的皇叔会举荐自己呢?

    自己虽然确实很有才华,比政事堂的那些废物要高明很多,但一直还没有机会表现出来。难道那位皇叔真如坊间传言,有未卜先知之能?

    秦桧一头雾水地来了,又一头雾水地走了,挥一挥衣袖,连一个痛快话都没捞着。

    那边秦桧刚走,赵佶就忍不住埋怨起来:“皇叔,您这推荐的都是啥人?就这个秦桧,我感觉比蔡家父子都要坏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感觉挺准的嘛,他确实很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那,您还要我提拔他?”赵佶实在是理解不能,“如此奸佞,不是应该早点除掉为好吗?万一将来他成了气候,尾大不掉,想收拾就难了呀!”

    “有啥难的?他能比吴乞买难杀吗?”

    想起岳飞那天外飞仙似的一枪,赵佶又对人生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管他是何方妖孽呢,有皇叔在,有尽忠报国的岳飞在,难言之痛,一枪了之。

    “岳飞真的可靠吗?会不会对我也来那么一下?”

    赵佶又一次担忧起来,怀疑起岳飞的忠心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天天的都在瞎琢磨啥?岳飞的那把枪,除了训练和作战的时候,都被我收起来了。这下,你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帝王心,海底针啊!

    “哦,放心了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在怀疑我吧?”

    “侄儿绝无此意,如果皇叔想坐这个位子,我随时可以禅位给皇叔!”

    赵佶赶紧矢口否认,在心里似乎有那么一瞬一闪而过的想法。

    皇叔是什么人,那是神仙一般的人物,岂会在意这小小的尘世繁华?

    一定是朕想的太多了,实在是不应该啊!

    “以皇叔的意思,秦桧当授予何种官职,何时动身北上为宜?”

    “随便弄个安抚使之类的差遣官就行,高了他容易飘,低了镇不住场子。至于时间嘛,现在就让他滚,我还要去上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您怎么还要去太学呢?那里也没什么大事需要处理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!”赵大锤满脸忧伤,“上大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,因为听说,大学生活很好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