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85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
    085假如生活欺骗了你

    太学是个好地方。

    不仅环境优雅,绿化到位,里面收藏的古籍善本也是一楼一楼的,真正的那个啥啥出汗了的牛都拉不动。

    “那叫汗牛充栋,主子。”

    贴身婢女金弄玉化身贴身小书童,掩嘴一笑,很贴心地替不学无术的某侯爷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牛出汗了,还往屋子里塞,口味真重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充分暴露了自己的无知之后,又对金弄玉的做派指指点点:“记住了,你现在是书童,别动不动娘们唧唧的,人家还以为我有啥不良嗜好呢?”

    “啥叫不良嗜好?”纯洁如一张白纸的金弄玉,瞪着她那迷茫而又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贵仆真水灵啊,还没有开张吧?”一个银荡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再看那声音的主人,嗯,果然是相由心生、声如其人。

    他的言辞是猥琐的,身形是微缩的。人品,呃,暂时不予评价。

    一个五短身材、留着一缕鼠须的中青年男子,笑眯眯地拱手说道:“这位公子请了,未请教台甫?”

    赵大锤:“……”

    金弄玉:“问你叫啥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有些不自然地说道:“在下,在下赵得助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自己低调起来,赵大锤特意办了个假学籍,取了个艺名叫赵得助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艺名来,那可是大有来头,取自于孟子的“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”一语,非常高深的说。

    一般人,都想不到这么高雅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位猥琐男也没想到,居然有如此惊艳的人名,砸吧了一下嘴,喃喃说道:“本以为我的名字就够风骚的了,却不料想阁下的名字更让人叹为观止。佩服,佩服啊!”

    “哦,我也未请教阁下的台甫,想必也是非同一般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般一般,在下赵不试,与阁下同姓,也是缘分啊!”

    姓赵的人多了去了,这个缘分属实一般得很,没什么基情。

    那位经常不参加考试的兄弟,却是个自来熟的性子,很不见外地一搂赵大锤的肩膀:“兄台,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被一脸褶子的人喊兄台,赵大锤真不觉得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儿,但本着低调的原则,还是很客气地问道:“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”

    “呃,兄台果然快人快语。直说了吧,我看上你的书童了,多少钱?”

    啥玩意儿就看上了,难道不应该深入地了解一下,看看两个人的兴趣爱好是不是一致,八字星座是不是相合吗?

    你这一见钟情的死样子,感觉很不靠谱啊!

    “了解那个做甚?不过是端茶倒水、铺床叠被的货色,谁管他的爱好兴趣?”

    “那,你应该找个丫鬟啊,找书童干嘛?”

    “兄台年纪尚轻,不识其中真趣呀!”

    赵不试一脸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,不住摇头叹息:“岂不闻,三扁不如一圆乎?书童,怎么能只用来红袖添香夜读书呢?”

    赵大锤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兄台意下如何?成不成的,您也给句痛快话呀!”赵不试急了,“我不白要你的,要钱或者是对换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一句,骂你但是又不会被屏蔽的词儿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“看我的嘴型,滚犊子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没有完成交易,不试兄很是有点生气,恨恨地一甩大袖,在两个书童的服侍下,踮啊踮地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侯……少爷,谢谢你呀!我听说这些人可坏了,都不把下人当人看。轻则打骂,重则杖毙,还经常干一些恶心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金弄玉很感谢自己没有被兑换出去,对赵大锤是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“高兴个啥,我是不喜欢那个调调,暂时也没有祸害你的心思。要不然,嘿嘿!”

    “对了少爷,那家伙说的三扁什么什么的,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锤鬼头鬼脑地四处打量了一下,还是觉得在太学里不适合谈论这个问题。好歹是个做学问的地方,这种高级的知识,咱还是留到日后再探讨比较妥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丘之貉,狼狈为奸之徒!”路人甲发出吐槽。

    “你丫谁啊,啥都不知道,就敢瞎比比了?”

    “在下陈东!”

    乖乖,这是大神啊!赶紧膜拜!

    “您认识土豆吗?”

    “恁说啥?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不是同一个类型的大神,那您知道耳根子软吗?”

    “我辈圣人子弟,焉能惧内?”陈东轻蔑一笑,“你是刚报到的新生吧?还不快入班听课!”

    我听不听课,关你毛事,你是老师吗?

    那家伙又冷笑一声:“我是导员,你说关不关我的事儿?”

    【锤锤摊上事儿了,摊上大事儿了!】

    【导员算个屁,副校长他都没放在眼里。】

    【不懂了吧,县官不如现管,导员才是最可怕的存在。】

    【他能咋地?开除锤锤?】

    【扣锤锤的生活费,让锤锤天天值日,参加各种兴趣小组……】

    【你确定说的是太学?这不是小学吗?】

    【不好意思,说错了,是参加各种社团,进行社会实践。】

    【这是惩罚?这特么明明是红果果的奖励,好不好?】

    【如果这样也算是惩罚,我只想说,再来点好不好?】

    【会不会扣毕业证,在档案里面抹黑?】

    【兄嘚,你上的是蓝翔吧?】

    【胡说,蓝翔的导员也没本事扣毕业证吧?他一定是新东方的!】

    按太学的规矩,低级导员往往是由那些即将毕业的学长兼职,其实比大家高明不了多少。也就是成绩好一点,评价好一些,起码是个B以上吧。

    其他的,和普通学员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半只脚踏进官场的学弟,导员们一般也不会太过分。以后都是同僚,说不定人家还会成为你的上司,到时候多尴尬!

    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嘛!

    但陈东不打算对赵大锤这样,我这新任导员第一天,就被一个毛孩子给制住了,以后还怎么管理班级?

    “你,那个谁?”

    陈东哗哗一翻点名册:“你叫赵得助是吧?我不管你是靠谁的关系进来的,在这里我说了算!只有我,才能罩得住!”

    “我没靠关系!”

    赵大锤不乐意了,你特么看不起谁呢?副校长求着我毕业我都没答应,你说我是靠关系考上大学,呃不,太学的?

    “没靠关系能当内舍生,那你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了。现场吟诵一首诗吧,让同学们开开眼界!”

    最讨厌背诗了,搞得人家一点成就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都变成锤丝们的诗词背诵大会了,对着提词器,想爽都找不着爽点啊!

    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就看见有个叫神犬小七的锤丝,居然在一大堆的古风诗词里发出了一手好湿,现代诗,燕京方言版的。

    用词清新脱俗,立意高远别致,实在是好湿,好湿啊!

    果断吟来!

    “假如生活

    糊弄了你

    甭言语

    甭黏声

    甭咋呼儿

    甭嘟囔

    甭嘟噜个脸蛋子

    你就旮旯那怼谷着

    也甭起来

    一直往前故球

    像毛毛虫一样

    故球~故球~

    一直故球

    总有一天

    你会变成

    有翅膀的

    大扑棱蛾子

    到时候一抖喽翅膀,乐意咋飞就咋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