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82 完全停不下来的畅快
    082完全停不下来的畅快

    眼睛一闭一睁,一天过去了。眼睛一闭不睁,一辈子过去了。

    对于那把纹满了龙的椅子的渴望,让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磐这两位堂兄弟,都恨不得对方能够一睡不醒,早登极乐。

    天不遂人愿,这哥俩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,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归西的希望。

    李邦彦费尽心思地到处扇阴风、点鬼火,满心期待地第二天就能看见战火连天、兄弟阋墙的场面。

    结果,屁事都没有发生!燕京城里平静得和往常一样,甚至比往常还要平静。

    计谋被识破了?

    应该没有。

    李邦彦自认为演技高超,临场发挥的也好,尤其是那几个完颜的区别对待,很是费了一番心思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们哥几个都是大仁大义的英雄好汉,不屑于为了小小的皇位打打杀杀,准备通过禅让产生新的皇帝?

    蛮夷之辈,也懂得仁义礼智信了?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李邦彦斩钉截铁地对血无相说道:“他们都是久经战阵的宿将,一定是在调兵遣将,准备毕其功于一役,一举歼灭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李相!”血无相满脸崇拜,“就李相这个见识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,实至名归啊!”

    “您可别笑话我了,那不是形势所迫,吹两句牛嘛!您说,接下来咱们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你的活儿已经干完了,剩下的事儿就交给时间吧!”

    对于血无相的话,李邦彦是一个字都不相信,就像血无相的性别一样,这家伙的路数摸不准啊!

    燕京街头。

    一个小贩,正在拼命地躲闪净街司的追捕。

    罪名并不严重,妨碍交通秩序,没有按规定的地方和时间段摆摊。处罚的结果其实也不严重,罚没非法所得和作案工具——一个炊饼摊。

    眼看那小贩和他娇滴滴的小娘子慌不择路,跑进了死胡同,净街司的几位差人嘿嘿一笑,围堵了上去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简单而老套,无外乎小贩苦苦哀求,差人秉公执法。

    也许是某位领头的人,起了恻隐之心,提出要与那位小娘子共赴花前月下,免得在街头风吹日晒的显得憔悴了。

    那位炊饼哥恰当地表示了反对,小娘子似乎也不是太情愿,然后在拉拉扯扯的过程中,几位差人的胸前就莫名其妙地多了几个血洞。

    那血滋滋地往外飙,眼看是不能活了。

    镜头再转,燕京东门。

    似乎是一队迎亲的队伍,几个吹鼓手正乌拉乌拉地吹奏着唢呐,欢庆新郎把新娘子成功地骗到手。

    看那穿戴和行头,不过是寻常人家。

    新郎骑着头瘸腿的小毛驴,虽然帽插宫花、身穿红袍,但怎么看都像是借来的。接新娘的轿子也有些破旧,漆皮都掉了。

    里面有新娘子吧?

    这小门小户的小娘子,也不知道成色如何,能不能入各位军爷的法眼呢?

    军爷们都是不拘小节的汉子,其实不怎么在乎成色问题。是个女人就行,还挑三拣四的干嘛?

    尤其是这些人还穿着汉服,一看就知道是没什么社会地位的低贱的汉人,抢他娘的!

    迎亲的傧相照例要付过路费,带头的军爷执意不收。人家不要钱,人家执意要检查一下新娘子的轿子里是否藏有刺客。

    轿子里当然没有刺客,只有同样娇滴滴的新娘子一枚,似乎还受到了一点点的惊吓,脸色发白,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那军爷顿时起了怜香惜玉之心,恶狠狠地扑上去,想要把小娘子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。

    只见轿子抖动了几个,不动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军爷的身体不是很好,时间也太短了。

    另一位自认为身体很棒的军爷,满脸淫笑地掀开轿帘,想要助人为乐一把,迎面而来的一柄短刀,让他一下子就爽到了极点,爽死了!

    “杀人啦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哪位眼尖的,厉声高喊起来。

    那些抬嫁妆的、抬轿的,一哄而散,趁着城门口人潮混乱不堪的时候,如同鱼入大海,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等大批人马赶来的时候,地面上空余十来个被踩踏得好像破口袋一样的军爷,在无言地控诉着他们所遭受到的非人待遇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小场面,京西大营发生的故事,那才叫一个大场面、大制作。

    一群身穿辽国军服的汉子,骑着快马嗷嗷叫着直冲大营,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角楼上站岗的兵士呜呜吹响了号角,大声吆喝着“敌袭”,值守的军士也开始严阵以待,等着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送上门。

    那些辽人并不真的直扑军营,策马回身,远远地射出大批箭只,射死了数十个倒霉蛋,呼啸一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等军营里整装备马,杀出大营时,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领头的偏将高声叫骂了几声,一支箭已经呼啸而来,直奔他面门。

    那偏将侧身闪过第一支,却避不开三箭连珠的第二和第三箭,胸腹间连中两箭,只发出一声怒吼“是射雕者”,就倒地不起了。

    【等等,这转场有点快,哦晕!】

    【这算是锤锤计划的一部分吗?】

    【锤锤有这个本事,我直播倒立拉稀!】

    【那就现在就可以多喝点冷水了,还真是锤锤自己想出来的辙。】

    【锤锤那坏心眼可多了,掏出来能绕地球一圈。】

    【你确定是坏心眼,而不是别的?】

    【啥破路都能开起来,阁下车神吧?】

    【不过那几个妹纸还真不错,就是手段忒黑了点。】

    【你确定是妹纸,而不是弟弟吗?】

    【嘶,牙疼!】

    【我能问一句吗,射雕者到底是干哈的?】

    【你是不是雕?】

    【胡咧咧啥?那是一个姓射的人,名叫雕者……】

    一天时间里,这样的案件发生了二十多起,看似纷乱复杂,但只要细细地分析一下死者,就大概看出来名堂了。

    死的都是完颜宗磐和完颜宗望的人,其他势力的人,是一个都没死。要说这里面没鬼,鬼都不信啊!

    再加上有射雕者的出现,让大家伙更是感觉到这里面的水深,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射雕者是啥,那是战略武器一般的存在,平时只射大雕和大人物。京西的那位偏将,能死在射雕者的箭下,不能不说是一份荣幸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谁手里有射雕者,谁又能指使得动射雕者去杀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。当然,射雕者的目标也未必是那个倒霉的偏将,完颜宗弼就在西大营呀!

    如果,完颜宗弼一时冲动,率先冲出大营……

    细思极恐啊!

    先帝吴乞买手里就有不少的射雕者,被完颜宗磐暂时接手,他也是最有可能想着弄死完颜宗弼的人。

    杀掉完颜宗望可能没那么容易,先剪掉他最得力的臂膀完颜宗弼,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完颜宗望也不再大胆假设、小心求证了。既然早晚都要弄死他,还要啥证据?

    干就完了!

    完颜宗磐那边,还没有弄清楚状况,就接到了完颜宗望厉兵秣马、准备开干的消息。

    好啊!你杀了我这么多的差役兵丁,我还没找你算账,你反倒准备先下手为强了。汝以为我的大刀不利否?

    在狼烟四起中,李邦彦一行离开了燕京。

    看着恋恋不舍的血无相,李邦彦打趣道:“燕京苦寒,居大不易啊!无相兄,似乎还有些留恋?可是有了意中人?”

    “杀顺了手了,舍不得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