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72 苟是不可能苟起来的(下)
    072苟是不可能苟起来的(下)

    既然赵大锤想证明自己,李纲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装吧,看你还能怎么装下去?

    你就是口吐莲花,说破大天去,我也不会在史书上改动一个字,定然要让后世子孙知道你丑恶的嘴脸,让你遗臭万年!

    岳飞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我这还光着膀子呢,秋风萧瑟啊,各位大佬就不能让我这个闲杂人等先穿上衣服吗?

    要不,我就这样出去?

    “赶紧穿上,看你那一身腱子肉我不舒服!

    你也别想跑。下面的戏就指着你唱呢,你要是跑了,我到那儿找这么合适的炮灰去?”

    赵大锤也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心急喝不了热奶,战神也不是一天就能炼成的。

    没有经过无数次战场实践的岳飞,也就是个武艺超群、打起仗来不要命的莽夫,跟一方统帅、中流砥柱差得远呀!

    现在,考验岳飞的时候到了!

    “炮灰?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总感觉不像是个好词儿呀!

    “那不重要!你先等会儿,马上就说到你了。”赵大锤摆摆手,再指指李纲,“我要先把这个记黑账的家伙给说服了!”

    【呸!主播口味真重!】

    【哈?我咋一脸蒙圈呢?】

    【睡服啊?听不懂咋地?】

    【这话搞笑吗?说服,不是很正常的吗?】

    【切!没劲!】

    【字幕和语音的距离,就好像你在五环,我也在五环。】

    【我也觉得主播刚才挺苟的,不像个爷们儿。】

    【暂时弄不过人家,先苟起来也很正常吧?】

    【主播是那样的人吗?】

    【就是!锤锤不是那样的人!】

    【锤锤肯定有仇眼前就报了,还等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咋地?】

    【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!】

    【啥意思?】

    【等不及了,现在就弄死他!】

    现在就把那帮奥斯卡小金人给弄死,赵大锤也想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,过几年那帮孙子就要举起他们的屠刀,嘁哩喀嚓一顿削,赵大锤就觉得很不爽。

    奈何条件不允许,硬件不够硬,软件足够软,真打不过人家呀!

    但是眼下,有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,只要操作得好,准保让小金人们喝一壶的。

    “皇叔,既然现在没了外人,是否能阐述一下您的宏图大志?我不是很明白。”

    赵佶知道,皇叔之所以会给金人送礼物,一定是有深远的考量。

    比如,疲兵之计?或者是骄兵之计?

    赵大锤点头赞许道:“小佶佶,你可以啊!竟然能看出我的计策来,比李纲那个老糊涂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李纲冷哼一声,又拿出小本本记账:赵大锤者,宗室也。粗鄙无文,每以凌虐君上为乐,狼子野心昭然若揭……

    赵佶赧然一笑:“皇叔智谋如海,我跟着学了那么一点点,近朱者赤嘛!只是我还是有些不理解,如何骄兵又如何疲兵?”

    骄兵好理解。

    灭了辽国的小金人,现在正嘚瑟地不要不要的。再看见富得流油的宋朝,主动送来大量的财货,骄傲值一定max了。

    疲兵是个啥?

    你也没有大半夜的唱K不让人家睡觉,也没有声东击西、声南击北让人家疲于奔命,你这算哪门子的疲兵?

    李纲再记:赵大锤又常好夸夸其谈,虚言夸功……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疲兵就只能是打仗了?无知!愚昧!”

    李纲被骂怒了,小本本一收,义正辞严地驳斥赵大锤的歪理邪说:“疲兵?你不打仗,不调动敌方的军队,怎么使他们疲惫?欺老夫不懂兵法乎?”

    李纲也许真知道点兵法,但他绝对不懂经济侵略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其实赵大锤也不懂,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公会大了也就什么人才都不缺了。区区一个营销手段,还用多高的才学咋地?

    “何为……那个,营销?”

    赵佶又觉得自己不懂了,但没关系啊,跟智谋如海的皇叔比起来,不懂是正常的嘛!问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也只是略懂、略懂啊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确实是略懂,但没吃过猪肉,还没见过猪跑咋地。

    每每想起,“今年过节不收礼”、“我们不生产水”还有那个“他好我也好”,赵大锤就觉得自己脑子里被安利了一万吨的翔,想吐!

    “营销呀,就是把自己用不着的东西,高价卖给别人,比如丝绸。”

    在赵大锤看来,丝绸这玩意儿实在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冬天穿上哇凉哇凉的,夏天穿着又捂得慌。做外衣怕皱还不好洗,做内裤,呃,摩擦起电了解一下。

    为什么那些穿绸裤的纨绔子弟,都像是得了帕金森一样抖啊抖的?

    当一股股微弱的电流,从你娇嫩的某处经过的时候,你也得抖啊!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杠精李纲,再一次杠起来:“有服章之美谓之华,有礼仪之大谓之夏。我华夏何以与蛮夷区分,正在这服饰、文华、礼乐。弃华服而不着,汝意欲追腥逐膻、茹毛饮血乎?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!”赵大锤掏了掏耳朵,“不拽文你就不会说话了咋地?”

    “你不穿汉服,难道要穿牛皮、羊皮吗?”

    李纲总算是说了句普通话,比较好理解,就是观点不太正确。

    牛皮确实不能穿,那玩意儿没毛不暖和。做成皮夹克什么的,就和儿子一样都是给外人看的,屁用不顶。

    羊皮可以试试,软和,暖和,再弄个带角的羊皮帽子往头上一戴,就可以开始演唱“喜羊羊、美羊羊……”,感觉自己萌萌哒了。

    如果有貂皮那就更好了,走在街上的时候都可以宣称“我买了个貂”,很牛掰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李纲是彻底无语了。

    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,三观不正的货,还是直接埋了为好。

    看李纲败退,赵大锤正将剩勇追穷寇,继续“睡服”他:“你也别跟我说什么大道理,我就问你,丝绸既然不能当饭吃,又不能保暖。除了装逼,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苦哈哈出身的岳飞附和道:“就是。俺们村就没人穿丝绸,太贵!”

    赵大锤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先消停一会儿,等会才到你的词儿。”

    岳飞:“哦。”

    李纲想了一下,觉得赵大锤说的很有道理,他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圣人有云,金珠玉石,渴不能饮,饥不能食,于民生实则没有半点益处。赵大锤虽然言语粗俗,人品卑劣,相貌丑陋,却也能得圣人之言真意。

    哎,此即所谓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吧?

    “你才是愚者,你全家都是愚者!”

    赵大锤觉得自己很聪明——公会的兄弟们更聪明——怎么就成了愚者了呢?

    “纵然你能把这些丝帛卖个高价,也不过是从李邦彦手里搜刮了一些财物而已,有何高明之处?”

    “老李啊,你就是太单纯了。你以为,李邦彦会自己掏腰包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