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70 是岳飞呀
    070是岳飞呀

    结合锤丝们的介绍,赵大锤好歹算是知道了中兴四将是哪几个。

    韩世忠已经收服,不用考虑了。张俊、刘光世存在感太低,不认识,不关注。但大名鼎鼎的岳飞岳鹏举,试问国人又有哪个不知道的?

    是,咱是学渣,可学渣也是知道点历史的,知道岳爷爷“精忠报国”、“大破金兀术”的故事的。

    赵佶是懵逼的,因为他不理解深不可测的皇叔,为什么会知道淮阴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户子弟。

    哦,现在已经不是农户,据说已经是个小小的偏校了,还有个出身叫修武郎。

    “多少级来着?”

    赵佶哪记得那么多的官职,只能问精通各种典故的李纲。

    李纲前去安抚张觉,胜利完成任务,并平安地归来,再顺利地提拔了一下,当了个翰林学士、内宫行走,也就是赵佶的机要秘书。

    李纲微微一笑:“武勋共五十三阶,修武郎为四十四阶,已经不低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品官?”

    李纲想了一下答道:“这个,好像没品吧?”

    “你大爷的!”赵大锤拍案而起,指着大礼参拜的岳飞,“这么一个大才,你给个没品的官职,呸,连官职都不算,你还有脸说不低了?”

    一脸懵逼的岳飞,从接到圣旨就一直发懵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在乡里有点名气,但还没有大到惊动官家的地步吧!

    就算在军中立了一点点的功劳,斩杀了几个盗匪,但将官也给了赏赐的,没有什么大问题呀?

    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是的,岳飞猛然接到圣旨的时候,不是觉得喜从天降自己要发达了,而是在细细的思考人生,想一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被人举报了。

    直到上了金殿,见到了传说中的官家,岳飞的心,才有一点点的踏实。

    不是做梦,也不是要开刀问斩的架势。你个小老百姓要被砍头,还需要官家亲自接见、安抚一下吗?

    官家很忙的好不好!

    对这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,赵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听皇叔的意思大概是嫌官小,那就提拔一下吧。

    “岳飞,你作战勇敢,忠君爱国,特擢升你为步军指挥使,从六品。”

    “小了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很不满意,按照岳飞的能力,怎么着也得给个三军总司令干干吧?

    呃,现在好像没这个职位,那就当个殿前都指挥使。童贯那个废物该死哪儿死哪儿去,净是占着茅坑不拉屎的货色,怪不得打不过金人。

    童贯躺枪了。

    咱们俩最近关系还可以啊?在收拾龙卫、神卫的事情上,配合得很默契嘛,怎么突然又要收拾人家了呢?

    我不要!

    从一个不入流的低阶武官,骤然升到三衙的头号长官,纵然豪迈不拘小节的赵佶,也没有这么玩过。

    给那个谁谁连升八级,朕就被你们喷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岳飞这得升多少级,才能到从二品大员?

    “高抬他一下,按其为从九品陪戎副尉算,需要十八级。”李纲又解释了,还是笑眯眯的,“就是不知道这位岳偏校,到底有何过人之处,竟能得侯爷青眼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大吼一声:“岳飞,是时候展示你的实力了!”

    岳飞:“展示啥?”

    就自己那两下庄稼把式,适合在君前卖弄吗?

    “脱衣服!”

    岳飞:“这……这合适吗?”

    内心狂吐槽:城里人真会玩,咋动不动就让人脱衣服,人家还有点不好意思呢!

    赵佶:“这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内心也狂吐槽:虽然这位好汉相貌俊朗,身材壮硕,可是我不好这一口啊!皇叔今天是肿么啦?

    童贯啥话都不说,只是两眼放光,直勾勾地盯着岳飞,用眼神鼓励岳飞。

    脱啊,快脱啊,皇叔让你脱,你敢不脱?

    岳飞不知道皇叔是哪根葱,他只认赵佶。赵佶让他脱他就脱,让他不脱他就不脱。

    赵佶吧唧了一下嘴,见赵大锤只是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岳飞,只能在心里哀叹一下,挥挥手:“皇叔有命,谁敢不从?脱吧。”

    赵佶都说了,岳飞那个实诚人,刺啦一下子,就把上衣给扒下来了。

    赵大锤嫌弃地一摆手:“转过去,谁特么要看你满身的护心毛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【卧槽,我看见了什么?】

    【尽忠报国?!】

    【这是岳飞?!】

    【楼上的脑子和耳朵都坏了吗?刚才不是说了吗?】

    【童话里都是骗人的,这字儿不对呀?】

    【嗯嗯,不是说是精忠报国吗?错别字吗?】

    【你可拉倒吧,这两个字能一样吗?】

    【刻字的人真狠,繁体的尽字笔画多多啊!】

    【不疼吗?为什么非要刻字呢?】

    【这纹绣师的水平真差,深深浅浅的,一点都不圆润。】

    【字没错,不过是说书人的以讹传讹罢了。岳飞这时候只是新兵,不会有人冒充他。】

    【刚才那一转身,我似乎看到了岳爷爷的事业线。】

    【呸!那叫马甲线!】

    【呸!那叫人鱼线,你个白痴。】

    什么线都无所谓,反正赵大锤不好这一口。他要看的,他让赵佶他们看的,只是岳飞背上的字。

    岳飞的母亲毕竟不是专业的纹绣师,书法水平估计也一般,那字刺的,一言难尽啊!

    “真丑!”赵佶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太好。”童贯评价道。

    “意思到了就行,不看字。”李纲评价道。

    重伤没死反而很快复出的李秋水说道:“疤痕还没有掉,时间不长吧?莫不是接到官家的旨意后,新刻的?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,其实大家都有。

    尤其是浪子宰相李邦彦,他自己就是刺青艺术的爱好者和资深体验者,简称专业人士,或者是砖家?

    李邦彦好不容易有了显摆学识的机会,凑到岳飞背后指着那个尽字娓娓道来:“这个字,因为横笔太多,其实是很不好刺的,所以这里虚笔太多,字体略大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眼一瞪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“根据疤痕来看,时间应该在半个月了才是。虽然还有部分没脱落,想来是小岳将军急于赶路伤口迸裂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你就说,他这个纹身是在接到旨意之前还是之后,哔哔那么多干哈?”

    赵大锤最讨厌私自加戏的人,本导演还有没有点权威了。都像你这么干,以后的女演员就不好带了呀!

    李邦彦估算了一下时间,果断说道:“之前,绝对之前。”

    淮阴离汴梁不算远,骑快马一个来回也就十来天的事儿,李邦彦应该不会看错。

    赵大锤点点头:“嗯,可以了,你回家吧,改天我去你那儿坐坐。”

    很客气的一句话,居然把李邦彦吓得扑通就跪下了,冲着赵佶一阵作揖:“官家救命啊!皇叔这是要抄我的家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误会。我是个好人,怎么会不讲道理呢?真有好事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李邦彦实在是不敢相信,赵大锤居然有好事会想着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借一样东西,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臣下有的,侯爷尽管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本侯爷想借你人头一用,拿来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