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65 天雷再滚滚
    065天雷再滚滚

    好在血子仇不是吃软饭的,手里还是有两把刷子,呃不,是有两把短枪。

    听风辩位扭头躲过屠老大必杀的一刀,还不忘拿枪往前一刺,逼退屠老大。

    但仅靠听力,很难躲得过偷袭。

    就在牛二、马六的刀将将砍到血子仇的腿的时候,高手的第六感让他快速滑步往后一退。虽然没被砍伤,下摆却已经被切掉了一角。

    尘土散尽,血子仇面若冰霜,屠老大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血子仇说:“无耻之尤!”

    屠老大说:“赢了就是赢了,哪来这么多的废话?”

    牛二说:“战场上拼的就是生死,哪来的狗屁规矩?”

    马六说:“说得对!”

    玩嘴炮,冷面杀手血子仇不是这些老油子的对手,也不和他们多说,只对赵大锤拱手说道:“侯爷!末将请命,当场击杀此等鼠辈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心眼儿真小。输了就是输了,还想着再来一发?”

    “末将没输!”

    “如果刚才撒的不是灰尘而是石灰,你的眼睛差不多已经瞎了。如果你背后再藏一个人,什么都不用干,只拿把刀对着你,你就自己串上去了。

    打输了不要紧,不敢承认就有点丢人了。小仇,你还太嫩啊!”

    终于逮着机会教训血子仇,赵大锤心里那个爽。

    屠老大三个人也听得眼睛放光。

    对啊!

    咱们怎么没想到撒石灰,没想到多安排两个人呢?

    怪不得人家能当侯爷,咱只能当小兵呢?这就是差距啊!

    既然侯爷已经承认血子仇输了,小命估计是保住了。

    三人齐齐躬身行礼:“多谢侯爷不杀之恩。”

    千不该万不该,屠老大又臭屁了一句:“就这种小白脸,真打起仗来活不了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垃圾!全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“你个小白……呃,是侯爷您骂的呀。骂得真好,啥意思?”

    屠老大的脸皮厚度,又挑战极限的水平。

    赵大锤并不接话,只是掏出两颗香瓜,想了想,又放回去了一颗,把剩下的那颗随手扔了出去,并淡淡地说了句:“趴下。”

    二宝、金弄玉都是听话的好孩子,主子说让趴下立刻就趴下,一点点的磕绊都没有。连傲娇凤凰男血子仇,都很乖巧地趴下了。

    这地方也没个假山啥的掩体,站在那里无异于找死。与小命相比,风度算个屁?

    屠老大等人服从命令惯了,虽然不明白侯爷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嗜好,倒也没什么违抗的意思。

    说不定,侯爷是想亲自踹几脚,挽回一点颜面呢。

    这富贵人家就是会玩。你也不想想,就你那轻轻的几脚,能给咱们这些糙汉子造成什么伤害?

    一个院子里的人,基本上都趴下完了,只有赵大锤,呃,还有自恃身份的种师中不愿意趴下。

    啥我就趴下了,多丢人!

    “侯爷何意?”

    这可得问清楚了,不然还没见着一点危险呢,就像条狗似的趴在地上,抢翔吃呢?

    “你有能量罩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甚?”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。”赵大锤想了一下,又问,“你的盔甲还算高级吧?你有医保吧?”

    “百炼钢铸就,刀枪不…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熟悉的配方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二宝还抽了抽鼻子,品评了一下:“嗯,就是这个味儿!还是那么的好闻。”

    跟在赵大锤身边的人,早已经熟悉了侯爷动不动就天雷滚滚的路数。早就学精灵了,趴下的动作很规范,还都知道张开嘴避免声浪对耳膜的冲击。

    屠老大几人没见过什么世面,都把屁屁撅得高高的,像个鸵鸟似的。听见爆炸声,更下意识地把腚撅得比天还高。

    枪打出头鸟,炮炸撅起腚。

    几块砖瓦碎尸袭来,给那几个高耸的半球形物体划出了几道血槽。

    炸得次数多了,赵大锤也有经验了。卡着时间等能量罩消失,再用扇子扇去那些恼人的灰尘、枯叶,真实说不出的儒雅飘逸。

    尘埃落定,赵大锤微微一笑:“你们都还好吧?”

    金弄玉一个女孩子,紧紧趴在地上挤压的某处不舒服,又被弄得灰头土脸的,不禁出言抱怨道:“侯爷您真坏!下次就不能早点说吗?”

    “有用吗?”

    晚点说要趴下,早点说也要趴下。反正都是要趴下,为什么还要在意那一秒半秒的呢?

    “有啊有啊,我可以站在侯爷身边呀!”

    金弄玉做为一个贴身婢女,似乎想在最危险的时刻,仍然贴在赵大锤的身边,以便近距离地“保护”侯爷。

    “系统小姐姐,我能多护住一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能量罩的原理和避雷针相似,防护范围是以你的身高为高的圆锥。”

    “圆锥是啥?”

    “建筑工地上的吊线锤,你应该很熟悉吧?”

    吊线锤啊,当然熟悉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,赵大锤在工地从事“长方体混凝土移动”工作的时候,经常见到。一头尖,一头圆,线条流畅,曲线婀娜……

    啊呸,一个上尖下圆的铁疙瘩,居然能想歪了,不应该啊,实在是不应该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讨论一下形状吧。这个圆锥形,好像不能多护住一个人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你下面能有多大?让那个妹纸抱住你的腿,不就行了嘛。”

    有道理!

    以后再有危险的时候,就让金弄玉抱住咱的大腿,可怜巴巴地望着咱,舒坦!

    “我也要!”

    二宝那个家伙,毫无自知之明,厚颜无耻地提出了他的非分之想。甚至连血子仇也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个娇滴滴的小美人抱大腿,那就温馨,那叫旖旎。一个死太监,一个臭男人都来抱老子的大腿,算哪门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本侯爷的爱好就这么广泛吗?

    “滚!老子就只有两条腿,还要留给素问小姐姐呢,哪顾得上你们?”

    事关生死,血子仇毫不犹豫地就把他亲亲的师妹给卖了:“末将以为,素问师妹被侯爷揽在怀里最为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小仇子有钱途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侯爷栽培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人狼狈为奸、相视一笑,就把白素问的后事,啊呸,后半辈子的事儿给安排好了,赵大锤的两条腿和胸口也被瓜分完毕。

    正在猩猩惜猩猩的时候,就听见几声哭喊:“相公,你可不能死啊!”

    咋啦,这是谁家的男人死了吗?怎么喊相公的也是男的?

    【谁特么说相公就是老公了?】

    【是啊是啊,我够糊涂半天了。为毛那几个瓜娃子都喊种师中相公?】

    【这还用说,他们之间是真爱。】

    【滚犊子,人家这是对高管的尊称。】

    【尊称就当老公叫啊?为了上进,不惜……】

    【标题党,滚粗!】

    【这特么的到底是谁死了?你们说个准话啊!】

    【种师中吧,他不是号称小种经略相公嘛。】

    【应该没死吧?】

    【悬!一般这样喊的,结果都挂了。】

    【主播摊上大事了?为泄私愤,怒杀朝廷大将?】

    【当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,赵大锤擅杀大臣,罪该问斩,来人啊,把他凌迟处死。】

    【你哪位?】

    【我,皇上啊!】

    【哦,是大侄子呀。乖,蜀黍不揍你哟!】

    别说种师中还有一口气没死,就是现在就挂了,赵大锤是皇叔,大家也拿他没招啊!

    种师中很幸运,购买的盔甲属于正品,不是高仿更不是九块九包邮,防御力那是杠杠的。除了被某一块飞起的砖头击中了胸口,断了两根肋骨,吐了几大口血,屁事没有。

    为了显示自己真的没有屁事,种师中还强自支撑:“侯爷果然厉害,末将领教了。今后,末将等人再不敢在侯爷面前夸耀勇武了。呕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大口血喷出

    既然人家已经怂了,赵大锤也稍稍谦虚了一下:“这不算什么,你们还没见过更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侯爷还有更厉害的手段?

    还能有什么武器,比这加强版的霹雳火球更厉害的吗?

    “哎。”赵大锤长叹一声,表情无比的落寞,“愚昧无知的世人呀,你们怎么能明白我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一个个的航母、核弹,赵大锤心里那个恨啊!

    那价格后面标注的无数个零,就是为了让消费者测试视力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