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64 骄兵悍将也得怂(下)
    064骄兵悍将也得怂(下)

    这话一出,屋里的温度一下子就下降了几十度,冷得赵大锤瑟瑟发抖,飞一般地躲到了血子仇的身后。

    【哈哈,主播这是怂了吧?】

    【换你你也怂。】

    【隔着屏幕,我都觉得冷。】

    【呸,你个戏精!】

    【都拔出刀来了,还能不冷?】

    【那叫害怕!简称怂。】

    【这些人真不一般,敢跟主播动刀动枪的,一颗香瓜轰成渣。】

    【真怀念香瓜的味道啊!】

    【主播,没病来两颗?】

    【这些人真敢动刀吗?应该不会吧?】

    【他们可不是只会花架子的上四军,人家可是见过血的。万一给主播来个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,嘿嘿……】

    这些家伙,何止是见过血,哪个手底下没有几十条人命,从尸山血海里面七进七出。特别是种师中,一身杀气如同实质,威压一散开,真的是生人勿近,神鬼辟易。

    只听种师中冷声问道:“侯爷真要赶尽杀绝?我西军,只有战死的将士,没有权贵肆意宰杀的狗。”

    自觉有了肉盾的赵大锤叫嚣着:“他们敢动我的人,就是在打我的脸。你也不打听打听,谁敢惹我?”

    “末将已准备重责他们了,侯爷还不满意吗?”

    只是打了一架,摸了两下,屠老大就要被打断腿,两个从犯就要被打烂屁屁。种师中的处罚不能说不公平——起码对受害人来说已经是超级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不够!”

    赵大锤决心把纨绔恶少的角色扮演到底:“我的狗只能我打,我的女人只能我摸。你这么干了,就是想取代我的位置,就是要取代官家的位置,想造反啊?”

    鼻青脸肿的二宝悄悄提醒:“皇叔,他们没摸我,我也不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说你是女人,你属于前面那个物种。”

    二宝都快哭了:“你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瞎比比!我这正当坏人呢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咳嗽了一下,对种师中说道:“咳咳,本侯爷也是个讲道理的人。向来讲究以德服人,直接杀了确实有点过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侯爷宽宏大量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锤摆摆手,制止种师中弯腰表示的感谢:“伸手砍手,伸脚剁脚。”

    腿断了,又长好的时候;胳膊断了,也有长好的时候;聪明的,你告诉我,都砍了还能再出来吗?

    种师中惨笑一声:“侯爷果然博学,连吕后的人彘手段都明了。接下来,是不是要把他们三个塞进瓮中,来个请君入瓮?

    难道在贵人的眼里,我们这些贱民就应该这么的被随意作践吗?”

    屠老大也知道人彘不是好当的,辩解道:“我没有动手动脚啊?我很无辜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无辜?我呸!”

    赵大锤啐了一口:“你们这几个货,把人家演员都给捏青了,还敢说自己无辜?四个手掌印,清晰可辨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怎么能捏出四个手掌印来的?

    还不是某个不要脸的家伙两只手一起上了!

    罪证确凿,屠老大三个没法辩解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有不甘,觉得这个处罚实在是太特么狠了,但他们也知道,事情大条了。就自己这几号人,根本不可能在对面那个小白脸手里捞着好。

    别看血子仇什么动作都没有,但行家不出手,就已经知道有没有了。更何况,外面影影绰绰的还不知道埋伏了多少人手。

    就算是能打得过,相公的前程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就这个魂淡侯爷的做派,分分钟是要把老种家给灭了呀!

    认命吧!

    只希望自己残废了以后,相公能看在多年的情分上,给口吃的,不至于饿死。

    看着引颈就戮的三个人,赵大锤也为难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,种家的人都是骄兵悍将,准备自立为王、听调不听宣,甚至想要和西夏共谋中原吗?

    看这情况,一点都不像呀!

    这都是哪个王八蛋造的谣?

    常言说得好,有困难要上,没有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。

    赵大锤仰天大笑三声:“哈哈哈,听闻西军的汉子都是光明磊落、战功卓著的好汉,今日一见,也就那么回事。我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,免得你们心里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他,”赵大锤一指血子仇,“是我手下最废的废物。你们三个并肩子上,三十招之内没死,你们就可以不用受罚了。”

    血子仇轻蔑一笑:“何须如许多的招式,最多十招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压低声音说道:“只许平手,还不能让得太明显。”

    血子仇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你要是敢赢,我今晚上就把金弄玉送你屋里去,让她好好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血子仇这货有点不听话,就让金弄玉好好给他洗洗脸、梳梳头。

    正所谓美女配英雄,妙啊!

    两害相权取其轻,与享受金弄玉的“伺候”相比,勉强和那几个货打成平手,显然更无害一点。

    血子仇一撩下摆,对屠老大三人勾勾手指:“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血子仇可以当成玩儿,屠老大等人只能是玩命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看着就不是个省油的灯,只能并肩子上,抽冷子放翻了他,好歹保住腿和手。

    多年形成的默契根本不用打招呼,三人对视一眼就确定了攻击部位。

    屠老大一刀劈向脑袋,牛二、马六分别攻向双腿,一上来就是要把血子仇分尸的节奏。

    血子仇毕竟不是久经沙场的战士,对这种一见面就痛下杀手的路数不是太熟悉。但他弄死的人,也不一定比那些老兵少,也算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。

    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,血子仇就抽出腰间长枪,啊呸,是背后的双枪。上面一挑,下面一撩,屠老大的刀就落空了,牛二和马六的刀直接磕飞了。

    血子仇正要顺势结果了他们,赵大锤适时地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血子仇只能砰砰两脚,把这两个专走下三路的“小人”给踢出去,安心收拾屠老大。

    屠老大晃了晃酸麻的手臂,哈哈大笑:“你这小娃娃还真不赖,有点西夏铁鹞子的意思。再来!”

    Duang,刀枪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虽然屠老大在西军里面也算是个人物,无奈实力差距太大,硬扛了血子仇势大力沉的一枪,只觉得胸口发闷,嘴角溢出血丝。

    血子仇戏谑地看着屠老大:“别硬撑着了,该吐还是吐出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屠老大不仅没吐,反而咕咚一口咽了下去,张嘴狂笑:“吐了多可惜,都是自己的血。”还用手指擦了擦那些溢在嘴角的血渍,放在嘴里吮吸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大锤这些菜鸟看得都快吐了,血子仇这朵奇葩反而很赞赏:“是条汉子。如果你今天不死,我可以考虑替你向侯爷求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我们西军,没有跪着的毛病。再来!”屠老大一摆刀,再次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血子仇也是一摆短枪,哈哈大笑:“来……卧槽,无耻!”

    却是牛二、马六两个魂淡,趁人不备各抓起一大把灰尘照着血子仇的眼睛撒了过来。一时之间,院子里尘土飞扬,跟黄鼠狼放了个屁一样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,他们俩又拾起了磕飞的刀,偷偷摸摸地往血子仇的腿上又砍了过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