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61 大家一起当好人
    061大家一起当好人

    尽管被无数观众骂成“史上最黑心的经纪人”,但演员们不知道啊!

    还以为赵大锤是个天大的好人,对赵大锤赞不绝口,对“英明仁慈”的官家也是感恩戴德。

    员工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了,公司的发展就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那些侍妾、歌姬本来就是专业人士,还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,唱个小曲儿、跳个舞蹈还不是张飞吃豆芽——小菜一碟。

    几场演出下来,大宋皇家娱乐公司的旗号迅速打响,挤掉了数家老牌勾栏瓦肆,独占汴梁娱乐市场的鳌头。

    看着钱如流水一般进来,不少人都在猜测,赵大锤是不是会兑现诺言,真的按二八的比例发放工钱。

    “钱财如粪土,留着不花的都是二百五。”

    好人安乐侯赵大锤,让人传出了这么一句话,并定下了每七天结算一次的规矩,果断发钱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那些领着朝廷俸禄的人眼红,赵大锤还很贴心地给了奖金,按品级给的。

    娱乐公司除了赵大锤这个超品的侯爷,也就李师师的级别最高,奖金当然也是最高。

    虽然加上朝廷的薪俸,也赶不上她红火时候的收入,但那份被人尊重的感觉,却是用钱买不来的。

    不论是同行还是行外人,见了李师师都要规规矩矩地喊一声“李大人”。即便是其他品级不低于她的官员,也要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这些人,或是有求于她,或是敬畏她那身官服,也有人是惧怕她背后的男人。

    怕的不是赵佶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李师师已经在赵佶那里失宠了。就算当年没失宠的时候,也没几个高官把李师师当回事儿。

    一个**而已,还能进宫当娘娘咋滴?

    怕的是赵大锤。

    这位爷,嗯,是个好人啊!

    咱们这细胳膊细腿的俗人,没事的时候就别给他小人家添乱了。万一哪一天,惹怒了他小人家,来一个天雷滚滚或者是满门抄斩啥的,多不好啊!

    为了表示感谢,李师师和其他同事特意把收入的一半换成交子,给赵大锤送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规矩,老大就应该得大头嘛!

    看着将近厚厚一摞的交子,赵大锤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:“赶紧拿走!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我不喜欢钱!

    都以公司的名义捐到慈幼局,而且要敲锣打鼓地从每个三品以上官员的门口经过。官位越高,在他门口停的时间越长。”

    安乐侯收拾慈幼局的光辉事迹,在京里早已经传开了。把这些微不足道的小钱捐出去做慈善,很符合侯爷的光辉形象,没毛病!

    敲锣打鼓,又为哪般?

    侯爷义薄云天,视钱财如粪土,应该不会在意这些虚名吧?

    “知道我这么伟大,你还拿这些粪土恶心我?”

    赵大锤看了一眼那些“粪土”,又心疼地闭上眼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堆不是很多,但以后每个星期都会有这么一堆,而且很有可能是越来越大的一堆,那得多少钱啊!

    【主播有病吧?为什么不要?】

    【百思不得其姐。】

    【这都是正当收入呀,为什么不要呢?】

    【主播是个高尚的人,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?】

    【呸,他就是!】

    【估计是有精神洁癖吧?不喜欢那些苦女人挣的钱?】

    【多发点奖金就是了,不至于吧?】

    【估计是思想品德满分的好孩子吧!】

    【嗯嗯,主播很高尚!】

    如果不顾及自己的形象,赵大锤很想高喊一声:“我不高尚,一点都不高尚。我想低俗,我想很低俗啊!”

    没办法,系统小姐姐说了。

    咱们是“名垂青史”系统,一定要充满正能量。没事的时候要多做好事,少做,呃不,是不做坏事。争取死了之后,能够在某个青色的史书上留个好名声。

    吧啦吧啦一大堆,搞得跟小魔仙似的。

    归根结底一句话,那些钱没用!

    虽然说那些钱不能和后世货币兑换,似乎可以用来赵大锤目前的状态,已经算是天下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赵佶不想吃的,不想玩的,不想用的,全都塞给了太后和赵大锤,自己去卧薪尝胆、励精图治了。

    都过成这样了,还要啥自行车?

    赵大锤不止一次安慰自己:可以了,已经够可以了,就安安心心地当个好人吧!

    每到这时,总有一个长着尾巴的蓝精灵跳出来说:“屁!凭啥就让你一个人当好人,你要让所有人都当好人!”

    曾经有一个很伟大的人说过,一个人做好人不难,难的是所有人都做好人!

    赵大锤现在就想试一下,让所有人——特指三品以上的官员——都当好人。

    于是,那些位高权重的朝廷大员就倒了大霉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哪一个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家伙,只是捐助了区区一千贯,就敲锣打鼓地满城吆喝。

    吆喝就算了,你特么不去商贾云集的西市吆喝,专跑到达官贵人聚居的东市和大相国寺附近吵闹,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某家的少爷还没骂出口,就被他娘老子劈头盖脸一顿猛抽。

    抽完了,某尚书还很客气地对那些下九流的乐妓、吹鼓手拱拱手:“各位辛苦了,是否要到寒舍用些茶水?”

    二品大员的茶水,这些低贱的差役们还真没喝过。

    但人贵有自知之明,不能人家随便客气一下,你就蹬鼻子上脸真颠颠地跑去喝茶了。

    一个带头的杂役笑道:“小的们本不敢惊扰大官人。奈何侯爷有命,要让各位高临都知道大宋皇家娱乐公司的善举。

    故此,小的们在此聒噪了一番,惹大官人生气了。万死,万死。”

    某尚书也是号称宰相的,属于肩膀上能跑马,肚子里能撑船的主儿,焉能和这些人物计较?

    听见这话,也不动怒,反而很惭愧地说道:“一直听说安乐侯义薄云天,是大慈大悲的活菩萨,今日一见,果然不假。老朽惭愧得紧啊!”

    稍顿,某尚书又问:“却不知,那个娱乐公司捐助了几何?”

    “不多不多。”那杂役伸出一根手指,摇晃了一下,“只有一千贯而已。”

    尚书大人估量了一下身份地位,觉得自己“捐助”个五百贯,应该是比较合适的数字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算是略有积蓄,多拿点也无所谓。但你捐款的金额比皇叔都多,你想闹哪样?

    就你能是吧?

    尚书大人呵呵一笑:“老朽不善经济之道,省吃俭用才攒下了五百贯。老朽虽不才,也愿附安乐侯骥尾,今日都一并捐了,共襄盛举吧。”

    杂役竖起了大拇指:“大官人果然豪爽!全不似马行街的归大人,扣扣索索地只捐了三百贯,还跟死了娘老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那位归大人,尚书大人还是认识的,一向抠门惯了的,能拿出三百贯,只怕已经心疼得吐血了。

    听说一个闲散的侍郎,都被敲了三百贯的竹杠,尚书大人的心里一下子就舒坦多了。

    侯爷还是很公道的嘛!

    “侯爷当然是公道的!”

    骨灰粉杂役对赵大锤的崇拜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:“侯爷还说了,为了不让他,也就是娱乐公司独享美名,也为了财务透明,所有人的捐助金额都将张榜公布。届时,官家都要亲临,给前三名的颁发慈善荣誉勋章哩!”

    能在全天下人,好吧,这么说有点夸张了,但能在全汴梁人面前,得到官家亲赐的那个什么“慈善荣誉勋章”,好像是极好的呀!

    尚书大人羞涩一笑:“老朽问问,只是随便问问哈,这个,老朽现在的排名如何?”

    那杂役哗哗一翻账本:“目前第四,以后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第一名咱不敢想,第二名可能是政事堂某位相公的,这个第三,恐怕还是要整一下的。

    我都第四了呀,眼看就是第三了啊!

    “敢情足下,是否方便透露一下第三名的是谁,捐了多少吗?”

    杂役也为难了:“大官人,名字,小的是着实不能说,要挨板子的啊!但钱数还是可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多少?”

    杂役弯曲了三指,只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,迅速一晃就收回,随即抬眼望天,一副我什么都没做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百贯,也想压到我的头上?”

    尚书大人一声冷笑:“管家,速去取一百五十贯交子,不,两百,交于这位差人。我要让大家都知道,做好事,我马某从来都不甘人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