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59 李师师的新职业
    059李师师的新职业

    【主播疯了!】

    【咋的了!】

    【放着江山不要,爱美人了?】

    【老美人吧?】

    【还是抢自己侄子的老美人?】

    【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死?】

    【不是我已老吗?】

    【等锤锤能玩锤子的时候,估计李师师已经死了吧。】

    【口味真重!】

    “你们真龌龊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在直播间里竖了一下中指,又对眼前的赵佶说:“我没那么龌龊。我找师师有正经事,有大用!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用?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找回自我的赵佶,又开始执行他“多情”的人设,质疑起赵大锤的想法,假惺惺地关注李师师的死活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,关你屁事!”

    见李师师一脸的不忍心,赵大锤只得解释了一下:“这不是最近抄了几家嘛,还有许多的女眷没安排。我让师师代我管理一下,给她们找点营生。你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这都什么人啊,以为我是那种猥猥琐琐的银?

    告诉你们,你们猜对了!但是,现在的条件不允许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是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这次是真的无话,因为赵大锤为了避免被闷死,坚决拒绝了金弄玉的“同床共枕”的非分之想,老老实实地睡了个安稳觉。

    不怕被闷死的睡眠,舒坦!

    这边刚起床没多大会儿,再次坚决拒绝了金弄玉薅头发、擦西瓜的非分之想。

    每天睁眼上一次刑,这个爱好可不能养成,咱还是继续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吧!

    那边刚吃过早饭,李师师就来了。

    一改昨日的低调奢华有内涵,今天的李师师,改走简约而不简单的小清新路线了。

    一身月白色的交襦长裙,除了在袖口处略微绣了些花纹,和一般的富户家的女眷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头上什么首饰都没戴,只用一根素素的银簪绾住秀发。脸上也是粉黛未施,一派素人形象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玩哪一套呢?”

    “妾身既已听命于侯爷,远离了那十丈软红,自当洗尽铅华,返璞归真。还别说,如此这般装束,倒也颇有‘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’之感也。”

    古人说话就是麻烦,动不动就引经据典,也不怕别人听不懂?

    大概的意思是知道的,无外乎是说,她李师师已经从良了,那些花里胡哨的演出服就不用穿了。从今以后,她就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,不再留恋、不再怀念逝去的青春。

    “换回去!”

    心里就没点数吗?

    让你管理的都是从蔡家、王家,好像还有其他什么家的女眷,都是多才多艺、擅长宫斗的矫情女人。

    你穿得跟个要饭花子似的,气势上就震不住她们,以后还怎么管理?

    “有侯爷的虎威在,她们应该不敢造次吧?”

    昨天赵佶虽然没有明说,但李师师已经和他睡了十几年,一个表情一个眼神就能知道赵佶的想法。

    除了感叹一下“最是无情帝王家”,倒也不觉得有多伤感。

    十几年了,连个封号都不给,就放在青楼里养着,傻子也明白赵佶只是和她玩玩而已了。

    多亏皇叔不弃,看上了自己,李师师如何能不紧紧抱住这条大腿,做一条攀沿大树的凌霄花?

    是以,李师师并没有以赵佶的女人自居,学那些内侍和妃嫔称呼赵大锤为“皇叔”,只以侯爷相称。

    她倒不认为,赵大锤对她有什么不良企图。

    差了将近三十岁呢,如果是乡野村妇,只怕孙子都和赵大锤差不多大了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师师掩嘴一笑:“孙……侯爷,妾身这就去换盛装。只是,妾身以前的装束多半是为娱人而制,不是太合适呢。”

    对头!

    那些衣服,往往都是花花绿绿、露皮露肉的演出服,当职业装肯定不合适。

    赵大锤想了一下说道:“你跟我一起去见官家,我好给你讨个官职,再弄身官服穿穿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出身微贱,如何能见官家,又怎么能厕身于朝堂?”

    李师师连连摆手,似乎从来都没见过“伟大”的官家赵佶。

    【女人能当官吗?】

    【为什么不能?】

    【女人能顶半边天,不知道吗?】

    【她就是把天全顶了,我也没意见呀!】

    【老婆,我不想再努力了。】

    【这是古代!女人不能当官的。】

    【古代的女人就不是人了吗?你祖奶奶是不是女人?】

    【别骂人啊!】

    【武则天和上官婉儿都是女人啊!都很牛的啊!】

    【那是特例,李师师能当女皇吗?】

    直播间里,为古代的女人能不能当官争论不休。特意起个大早,去垂拱殿理政的赵佶,也对这个说法做出了强烈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!皇叔,您想要别的什么都行,哪怕是再抄几个大臣的家玩玩都可以。”赵佶一指少宰李邦彦,“他家里也比较富庶,你去抄他吧?”

    李邦彦吓得头一缩,哭诉起来:“臣家徒四壁,实在是没什么可抄的啊!太宰白大人向来出手阔绰,想必是个大贪官,抄他!抄他的!”

    白时中反唇相讥:“你个李浪子,每天浪迹花街柳巷,挥金如土,你才是最大的贪官。我要弹劾你!”

    李邦彦一脸不屑:“来啊来啊!怕你我就姓白!”

    眼看着一件很正经的事,又要在插科打诨中被糊弄过去,赵大锤不干了:“再吵吵,把你们俩的家一起抄了。官家,你说,到底是行还是不行?”

    赵佶很为难地说道:“女子为官,除武曌时期千古未有也。此例不可开,此风不可长啊!”

    “都按以前的规矩来,咱们还都光着屁屁吃草呢!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可以变通嘛。”赵大锤准备以理服人,以德服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道理和品德都不能说服他们,赵大锤是不介意使用些手段的。给脸不要脸,反了他们了?

    李邦彦给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:“要不,仿照宫中女官,给李师师一个尚仪的职位?”

    【尚仪是啥官?】

    【彼时,宫中女官约分五等,曰尚宫、尚仪、尚服、尚食、尚寝、尚工,分管宫里各种事务。】

    【其身份,大概可以理解为秘书,有的是生活秘书,有的是工作秘书。】

    【有事秘书干,没事那啥秘书?】

    【大概是吧?】

    【咱能高雅点吗?怎么感觉这么俗气?】

    【怕啥?皇帝能干,咱们连说都不能说了吗?】

    【那不还是个宫女吗?这也不是官吧?】

    【确实不算,根本上来说,还是皇帝的女婢,而且不能随意出宫。】

    看到这里的赵大锤,哪里还能忍:“不行!必须给个正经的官职,老子辛辛苦苦地挖人,不是给你找个使唤丫头!”

    李邦彦:“尚仪是正六品,有官身和袍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李邦彦秒怂。

    看李邦彦吃瘪,白时中微微一笑:“宫中诸女官之首,莫如司宫令,这可是正四品的高位,等闲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滚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赵佶为难了:“皇叔,你到底想闹哪样?”

    司宫令再往上,就是有封号的妃嫔和娘娘了,总不能把一介娼妓提拔为某宫的妃嫔吧?

    “花木兰知道吗?我要让李师师当木兰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