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58 这个女人归我了
    058这个女人归我了

    幸亏李师师是个极其正派的人,一句话就把赵大锤的幻想给滋灭了:“锤锤,我想和你比试诗文。”

    哦,比背诗啊!

    没劲!嫌弃!不喜欢!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斗地主吧?谁输了就脱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锤及时捂住了嘴,没敢往下说。

    斗地主可能还无所谓,大不了自己画一副扑克牌,再说一下斗地主的规则。咱可以用剩的不多的人品保证,绝不会偷牌换牌,更不会在打牌过程中临时加规则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惩罚结果,有那么一点点的涩情,有点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亲戚,万一哪个输得光溜溜了,多不合适?

    “嗯,是不太合适。”赵佶点点头,“地主士绅也常有乐善好施之人,不能一言以蔽之。”

    李师师笑道:“十一郎有些迂腐了。锤锤说的只是一个游戏吧,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锤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刚顺着喊了一声,就看见赵大锤眼一瞪,吓得他又赶紧改口:“叔公最爱玩耍,想来就是个游戏。要不,咱们试试?”

    试试就试试,反正咱也不怕输。

    找些厚纸,剪出五十四张,写上K、Q、J、10……,简单一说规则,史上第一次三人斗地主就盛大开幕了。

    “叫地主!”

    “不抢。”

    “不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顺子。哈哈哈,我赢了,你们俩快脱衣服!”

    顺利把地主李师师打败的赵大锤,立刻就要求兑现赌注。

    “不对吧,我明明记得刚才我出过三个7,师师手里还有一个,你这个7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师师手里有个7?说,你们俩是不是对牌了?”

    李师师多会说话呀,矢口否认:“没有,我手里没有7,十一郎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【无耻啊!主播真无耻!】

    【对,我看见他偷牌了!】

    【斗地主不偷牌,还是斗地主吗?】

    【说这话,你就不怕被人家打死?】

    【顺着网线来砍我啊?】

    【你们不关注重点吗?】

    【嗯嗯,我在关注师师的点。】

    【期待中……】

    【是C还是D呢?】

    【大胆点,EFG?】

    【可当个人吧,还有小盆友呢!】

    【谁小?】

    【主播小啊!】

    【你确定他是个小人吗?】

    人小心不小的赵大锤,还真不是涩魔。逼迫侄子的女人脱光光,还是当着侄子的面,那就是个禽兽啊!

    天气还不太冷,大家穿得都不是很多。据赵大锤仔细观察,就李师师的装扮,最多也就是经得起五次输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是五次,嘿嘿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!

    “要不,咱们还是吟诗作赋吧?”

    说起玩,赵佶可是样样精通。对那些坑人的手段,赵佶也是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牌是赵大锤做的,规则是赵大锤定的,你和裁判和发明者比赛,怎么输死的都不知道。赵佶果断决定,以己之长攻敌所短。

    别看赵大锤在刚进宫的时候,来了几句口气比葱加蒜都大的歪诗,赵佶还真不怵他。

    诗词,讲究的是心有所感、情有所发,一个小孩即便再妖孽,还能写出多高级的诗词来不成?

    李师师也不愿意显得太过轻佻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就脱衣服,很不合适的好不好?大家又不是很熟。

    既然两个人反对,赵大锤也只能长叹一声,把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扑克牌给收起来。原本还想着,利用自己高超的技术,骗点小钱钱来花。

    别了,我的小钱钱!

    别了,我的大美人……

    不对,李师师这个大美人是赵佶的,不是咱的,口误,纯属口误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作弊,咱就堂堂正正地赢你一回,让你知道咱对着课本背书的能耐!

    吹牛归吹牛,赵大锤知道自己就是个小墨斗鱼,肚子里根本没几滴墨水,还是在群里紧急求援:“各位老铁,赶紧帮忙背诗吧,我马上就要现原形了啊!”

    【照妖镜何在,给主播照一下!】

    【不用照了,这就是个锤子成精了!】

    【锤精?】

    【噫,真恶心。】

    【啥玩意就恶心了?】

    【他想锤那啥,还不够恶心的?】

    【你们能说点人话吗?主播要被人逼疯了啊!】

    【不关注,不喜欢,我是特意来看笑话的。】一个署名王校长的大V说话了。

    【滚!】

    【滚!】

    【找你的脑残粉生猴子去吧!】

    【粉丝的质量,可以看出主播的水平。你们这些垃圾!】

    【滚!后面跟上,注意队形!】

    【滚!后面跟上,注意队形!】

    很快,王校长被群嘲,被一片整齐的队形,淹没了。

    还有无数的文艺青年、文艺中年、文艺老年,发出自己的诗词作品,希望有幸能被赵大锤看上,能和文艺皇帝赵佶来个隔空battle,较量一下。

    感觉水平稍差的,没敢献丑,只能搜肠刮肚地想一些名篇,刷一波存在感。

    看着眨眼就盖了上万楼,赵大锤慌了:“各位老铁,我看得有点晕,咱们能等试卷出来了以后再答题吗?”

    【放心,有我们几个专攻元明清文学的老家伙在,保证不会丢人。】一个署名王果味的大V发话了。

    “欧了!干他!”

    有这么一大群人支持,赵大锤信心爆棚,大喊一声:“出题!”

    赵佶哈哈一笑:“时近中秋,当然要以中秋为题了。虽然苏子瞻的《水调歌头》被誉为绝响,但皇叔不是说江山代有才人出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锤一摆手:“少比比,现在就有一首了。

    听着:快上西楼,怕天放、浮云遮月。但唤取、玉纤横笛,一声吹裂。谁做冰壶浮世界,最怜玉斧修时节。

    问嫦娥、孤冷有愁无,应华发。

    玉液满,琼杯滑。长袖起,清歌咽。叹十常八九,欲磨还缺。若得长圆如此夜,人情未必看承别。

    把从前、离恨总成欢,归时说。”

    赵佶砸吧了一下嘴:“真快!能想到与嫦娥团聚,皇叔真是大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瘪说话,还有:

    桂花浮玉,正月满天街,夜凉如洗。风泛须眉并骨寒,人在水晶宫里。龙偃蹇,观阙嵯峨,缥缈笙歌沸。霜华满地,欲跨彩云飞起。

    记得去年今夕,酾酒溪亭,淡月云来去。千里江山昨梦非,转眼秋光如许。青雀西来,嫦娥报我,道佳期近矣。寄言俦侣,莫负广寒沈醉。”

    赵佶不敢评价了。

    人家曹子建好歹也需要走两步,才能写出一首《七步诗》,你这跟喝多了似的往外吐,真的合适吗?

    李师师看不得爱郎难堪,鸡蛋里挑了一下骨头:“都用嫦娥比作圆月,意境上有些俗套了。

    不如十一郎的这一首:罗绮生香娇上春。金莲开陆海,艳都城。宝舆回望翠峰青。东风鼓,吹下半天星。

    万井贺升平。行歌花满路,月随人。龙楼一点玉灯明。萧韶远,高宴在蓬瀛。”

    赵佶还是要点脸的,赶紧谦虚一下:“皇叔诗才远胜于我,师师不必为我转圜。更何况,我的那首词还是吟咏春景的,虽然写尽了我大宋的胜景,但时节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十一郎何必自谦,你的《聒龙谣》也是佳作啊!妾身拿来吟唱时,大家都说只有大富贵的人,才能写出那样的诗词来呢。”

    不服气是吧?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只抄即将出世的辛弃疾和陆游的诗词,就能把你赵佶听得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什么?这两个都是糙老爷们,不够浪?

    还有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的诗词啊!

    “老铁们,不用筛选了,把这几个家伙的诗词都放出来!我今天要让赵佶知道知道,有电脑的人都是文豪!”

    接下来,被誉为史上最不要脸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赵大锤的嘴,就像是借来的着急还一样,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诗词。

    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……

    九日春阴一日晴,回塘闲院惬幽情……

    龙锺一老寄荒村,鼎食山栖久已分……

    山林久衰病,生世几清明?未作松根卧,犹寻溪上行……

    哦,只抄陆游的,怕辛弃疾有意见,那就换辛弃疾的。

    明月别枝惊鹊,清风半夜鸣蝉……

    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……

    樽俎风流有几人……

    饱饭闲游绕小溪,却将往事细寻思……

    吐多了,就容易口渴。

    赵大锤一口气吐了上百首诗词,嗓子已经快冒烟了,抓起茶壶吨吨吨一饮而尽,哑着喉咙说:“还有谁!”

    沉浸在巨大打击中的赵佶,还在喃喃自语:“世上竟有如此惊艳的大才吗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是不是心态崩了?早就告诉过你,诗词都是小玩意儿,没什么用处。偏不听,你偏不听!该!”

    赵佶无奈地点点头:“侄儿知错了。从今天起,我就开始封笔,安心国事。时日不早了,兴致已尽,咱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别啊!”

    我这嗓子都劈了,你就一个兴致已尽就把我打发了?

    “皇叔想要什么,尽管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她!”赵大锤一指李师师,“帮我做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。师师跟着我多年,总是感觉亏欠了她。让她伺候皇叔,好歹也有个出身。”

    “十一郎,我还想跟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一挥手,尽显渣男风范:“朕意已决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