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57 美人不迟暮
    057美人不迟暮

    从要杀要剐变成了保护天祚帝,张三丰的心里充满了疑惑。只留下一句“师弟的心眼儿真多”,就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赵佶也不是很理解,想问又不敢问,因为赵大锤说过“不解释”,再去东问西问的,是不是有点不识趣呢?

    再说了,他还有更重要的大事和赵大锤商量。

    屏退了众人,赵佶搓了半天的手,都快搓秃噜皮了,才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皇叔,我……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借钱没有!我也不买商铺不办卡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借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借点别的?比如我的贴身婢女?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赵佶嫌弃地一撇嘴,就那匹动不动尥蹶子的胭脂马,还是皇叔您自己留着玩吧!我的命没那么硬,玩不了这个。

    我还是喜欢琴棋书画皆通、能歌善舞、身段婀娜多姿、温柔可人的软妹纸。

    “世间竟有如此惊艳的女子?快带我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赵佶大惊。

    这个小皇叔,真的是与众不同啊!

    小小年纪就展现了这么大的性趣,长大了还得了?朕的后宫,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数呢?

    “我能干嘛?你这一天天的脑子里都想的是啥?”

    赵大锤觉得自己很冤枉。

    我连把玩自己的那啥器的性趣都没有,会对你的女人感性趣?这都是纯粹的学术交流,我是去欣赏才艺的,明白吗?

    “嗯嗯,师师的才艺确实是一绝,有多少王公贵族渴欲一见而不能得。我何其有幸啊!”

    师师?

    怎么听着这么耳熟?

    “哦!”赵佶惊讶了,“师师的名气,连皇叔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别说那些有的没的,你的师师到底叫啥名?总不能姓师吧?老师?”

    “师师姓李,李师师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耳熟能详的名字,直播间里的糙汉子们鸡冻了。

    【五千年一遇的美女?】

    【跟燕青没跑吗?】

    【水浒传都是骗人的!】

    【对对对,你会放着赵佶这个大金主不要,跟个流氓浪迹天涯吗?】

    【燕青不是流氓,是英雄,是天巧星转世。】

    【哦,是个明星啊!】

    【太阳,啥玩意儿就明星了?人家是神仙。】

    【有钱吗?会玩吗?】

    【浪子嘛,一定很会浪!】

    赵大锤一直认为,什么几千年一遇的美女,都是吹出来的,或者是P出来的。真脱光,啊呸,是在没化妆没精修的情况下,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就像眼前这个闯出偌大名声的李师师,堪称千古第一名妓,看着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最多最多,让人想起两个词,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夸她,更不是想要进行什么不能描述的动作,而是在阐述一个残酷的事实,李师师老了!

    也许是已经洗白上岸了,也许是已经没了以色娱人的本钱,李师师居然穿得很保守。

    一袭绣金的外袍,随意地披在肩上。内穿一件长裙,胸前绣了一朵大大的荷花,很是好看!

    什么唐朝的那啥装,根本就没有!

    童话里都是骗人的!

    至于荷花后面的大大的“荷花池”,没敢细看。惊鸿一瞥之下就知道规模不小,而且还是真材实料。

    这年头又没有海绵,肯定是真的啊!

    这么一想,李师师眼角的鱼尾纹,略微松弛的,呃,嘴角,似乎都可以接受了。

    看见朝思暮想的十一郎来了,李师师欣喜地奔了过来,就要扑到赵佶的怀里亲近一下。

    赵佶咳嗽了一声,侧身闪过:“有长辈在,改日,嗯嗯,改日。”

    所谓群赌单嫖,赵佶来找李师师的时候,从来都是一个人来的。众乐乐不如独乐乐,这种好事,是不可能和其他人分享的。

    虽然赵佶这个渣男从来没有真正表明身份,但聪慧如李师师者,早就看穿了赵佶的真实身份——赵佶也并没有刻意隐藏过,只以排行十一郎自称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霸气的男人,怎么可能在上青楼的时候,邀请一个长辈?和长辈一起搞这种事情,是不是也不太合适?

    也许是某个王爷,想来这里附庸风雅吧?

    看了一圈,没看见预想中老态龙钟的老王爷,李师师开口嗔怪道:“十一郎,你又在戏耍奴家!人家不依!”

    那叫一个甜腻,含糖量最起码五个加,一下子就把赵佶迷得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抵抗住巨大的诱惑,赵佶一指赵大锤,勉强说道:“乖,别闹!这,就是我的叔父,你叫他……呃,叫什么好呢?”

    不怪赵佶犹豫。

    赵大锤一个小屁孩,既没有字号,也没有雅号。叫名字肯定不行,临时给赵大锤起个字号也不合适——哪有侄子给叔叔起名字的?

    赵大锤不在乎这个,很随意地一摆手:“师师姑娘,你叫我大锤就行。你也不用管我,我随便看看就行。”

    确实只是随便看看,赵大锤是抱着科学研究的态度才来的。纯学术研究,很纯洁的!

    做为大宋第一青楼,它的管理是怎么样的,员工的素质是不是够好,服务态度、硬件设施都是很重要的考察项目。

    需要仔细地研究,慢慢地考察,最好能住上十天半个月的。只可惜,还有许多的正事需要处理,日理万机,很忙啊!

    不过,这里的苏式糕点是真得很不错,多吃几个!

    那边,看赵大锤这个皇叔已经陷入“舌尖上的中国”,李师师掩嘴一笑,开始抱怨赵佶:“十一郎最近是少来了许多,莫非有了新人忘了旧人?”

    “哪有?我也想每旬来一次的。”赵佶也是一脸的委屈,“只是最近忙于政事,实在是没时间啊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李师师惊奇了。

    闲散皇帝赵佶,居然也知道勤于政事了?很奇怪的说!

    虽然对市面上接连不断的抄家活动有所耳闻,但李师师还真不相信是赵佶的手笔。

    都睡了十几年了,谁还不知道谁啊?

    你让赵佶玩,那绝对能玩一百年不重样,以雷霆万钧之力惩治贪腐,就不是他能胜任的了。

    赵佶苦笑了一下,悄悄指了指正在大快朵颐的赵大锤,趴到李师师的耳边说道:“都是因为他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个小孩,能胁迫十一郎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胁迫,不是胁迫。”

    赵佶连连摆手,否认这个说法,还很好心地提醒枕边人:“可不敢对他不敬!他是我所知道的,最接近神的人!”

    “区区妖道,竟敢威胁官家?待妾身揭穿他!”

    一听赵大锤敢威胁赵佶,李师师也不再隐藏,直接点明了赵佶的身份,还要替赵佶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啊!”

    赵佶慌了,你主动挑衅,万一惹怒了皇叔,后果不堪设想,随时都有可能天雷滚滚啊!还有他那个无君无父、视世俗礼节如无物的师兄,都不是什么好人啊!

    李师师轻笑道:“我是女人呀,他总不好意思下重手吧?”

    女人?

    皇叔与张三丰的门派,好像没有不打女人这一条的规矩吧?

    不待赵佶多言,李师师已经发出挑战:“锤锤,咱们玩个游戏吧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出,赵大锤差一点没被嘴里的糕点给呛死:“咱们仨?不合适吧?我还是个孩子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