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55 太急?太极!
    055太急?太极!

    曾几何时,菊花还是一种非常美丽,非常纯洁,非常非常的花,是东晋时候一个姓陶的最爱。

   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菊花就变得不忍直视了。

    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

    为了表示对“日下”和“不古”的不屑,赵大锤做出了强有力的回击:“我不喜欢菊花,不管是什么样的菊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菊花……”

    李秋水还想再挽救一下,证明自己的菊花宝典还是很有吸引力的,被赵大锤无情地打断:“不要再说了!我对菊花没兴趣,既不想看别人的菊花,更不喜欢别人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张三丰对小师弟没有“大义灭亲”的做法,还是比较赞赏的:“师弟,算你明白事理。以后,就跟着师兄混吧。不是我吹,三山五岳的好汉,只要报我的名字,哪个敢不给我面子?”

    这是世外高人,还是特么的社会大佬?

    “屁个世外,屁个高人,就是练功练得缺心眼的废物。”

    张三丰还不忘举出实证,一指李秋水:“喏,像这个东西,就把自己练得是男是女都搞不清楚了。这不是神经病是啥?”

    打不过人家,骂也不是对手,李秋水一伙人只能对张三丰瞪两眼,企图用眼神杀死他。

    张三丰焉能惧怕小小的眼神杀,大袖一挥,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,把众人熏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再配合张三丰的一声怒喝:“还不走,等老子管饭呢?”

    李秋水及其弟子们不敌体臭加口臭的双重打击,仓惶败退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李秋水还不忘最后再争取一次:“希望侯爷有机会,一定要来看我的菊……”

    赵大锤怒吼一声:“滚!再敢说那个词,我和师兄一起灭了你们!”

    李秋水无奈,只能一边慢慢离开,一边不住惋惜:“多好的菊花宝典呀,皇叔为什么就不懂得欣赏呢?”

    【主播,咱们能换个梗吗?】

    【对啊,再这样下去,菊花都被你玩坏了啊!】

    【确实是没什么稀奇的,换个吧?】

    【换啥?要不换荷花?】

    衣食父母的意见,还是要听的,赵大锤一口保证:“拒绝黄,拒绝赌,拒绝菊花。从今以后,我要做一个高雅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正在大打包票,就见一个小太监前来宣赵佶的口谕:“请三丰道长和皇叔同去御花园赏菊!”

    苍天啊,这是要玩死我吗?

    “滚啊!再不滚,老子就要被人笑话死了!”

    “启禀皇叔,官家说他的菊花富丽堂皇,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稀有品种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不走,我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哦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地轰走了小太监,赵大锤可怜巴巴地在直播间解释:“如果我说,这一切都是巧合,你们相信吗?”

    【不信!】

    【不信!】

    【不信!】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也不信!”张三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啊!我需要你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不对啊,张三丰能看见直播间的评论?见鬼了!

    “那李秋水的师门很诡异,修炼的功法亦正亦邪,狠辣无比。真要达到极致,我的纯阳神功都不一定弄得过她。我就不相信,你会不动心?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说练舞的事儿呀,吓死宝宝了。

    但为了练就绝世武功,愤而割掉了小JJ,真的合适吗?

    那不是励志片,那是恐怖片!

    小姐姐不香吗,大姐姐不香吗,为什么非要追求所谓的天下第一呢?任你神功盖世,一炮下去,照样轰成渣渣辉!

    “切,火炮我又不是没玩过?”

    张三丰无聊的时候,真的曾经玩过火炮。

    虽然他没办法硬接发出的弹丸,但他有自信在火炮发射之前杀光所有的炮手。即便已经发射了,他也能提前避开。

    区区实心的铁球,还真没放在他眼里。

    对这种盲目自信的家伙,赵大锤不予置评,轻描淡写地说出两个字:“太极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我太急了?也对,师父也经常教诲我,说我性如烈火,嫉恶如仇、急公好义……”

    无视张三丰的自吹自擂,赵大锤面无表情地对着直播间的评论,像播音员背稿子一样,缓缓说出两句话:“大道,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。又曰,易有太极,是生两仪,两仪生四象,四象生八卦。”

    还不忘在直播间发帖:“感谢老铁,感谢周老师、蔡老师,似乎还有金老师。请继续介绍这种两头堵的话,看我怎么把张三丰忽悠瘸了。”

    也许这些话很高深莫测,也许充满了玄奥的大道,但赵大锤是一个字都不懂。

    咱走的是亲民路线,不是玩玄幻的,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,不明白鸭!

    张三丰是玩玄幻的,对这一套倒是很熟悉:“师弟的记性不赖,还能背《庄子》和《易传》,比我强多了。问题是,你背书啥意思?我可不喜欢这个。当年,为了……不说了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估计张三丰以前就是个学渣,经常因为不会背课文而挨揍。

    身为更渣的学渣,赵大锤也不嘲笑他,继续看着提词器背诵:“上善若水,厚德载物。是以柔能克刚,弱能胜强,四两能拨千斤。阴阳交融,生生不息。”

    每一句话,都像是一把巨锤,敲打在张三丰无助、弱小、可怜的心房。

    得亏赵大锤不是修习什么文道法术的,要不然就凭这几句话,估计就得天显异象、天降莲花、天雷滚滚了。

    就这,已经把张三丰雷得心神荡漾,陷入沉思不能自拔了。

    良久,张三丰眼中精光闪现,大袖一甩把赵大锤轻轻地送到一边,口中喃喃自语:“两仪……四象……八卦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三丰内运阴阳二气,脚踩八卦方位,手上或推或挡、或打或带,端得是如行云流水、羚羊挂角,毫无停滞。

    随着脚步越来越快,手上的动作也更加流畅,居然在场地中间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旋风,地上的枯枝败叶都被吸了进去,在张三丰手里形成了一个大大的球。

    张三丰白发飞扬,越玩越嗨皮,那风力也越来越大,手上的球也越来越大,手上的球旋转得也越来越快,似乎要把周围的垃圾都吸过来。

    人力有穷时。

    张三丰终究不是超级吸尘器,也没有破碎虚空的本事。在他即将玩不转的时候,大喝一声:“开!”

    枯枝烂叶形成的球,瞬间分崩离析,四散而开,撒得赵大锤一脸一身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!”

    赵大锤吐掉嘴里的树叶子,指着张三丰的鼻子就骂:“你个老东西,练武就练武,弄得一地的垃圾是怎么回事啊?这会给洒扫的小太监增加多少工作,还有没有公德心了?”

    高人就是高人,哪里会在乎低人的感受,张三丰很潇洒地一挥手:“那不重要。师弟,你没发现,我突破了吗?我突破了啊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为我感到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就像一个考了一百分的孩子,在等着大人的夸奖,却迎来了一句“不关注”一样,张三丰的脸垮了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!这是师弟你的感悟,你早已熟知并熟练掌握了,所以你才这么冷静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好吧,摊牌了,我真不是绝世高人啊!

    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误解,脑补能力这么强呢?喝八个核桃了吗?

    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切磋,赵大锤只能说:“嗯嗯,略懂,略懂。”

    “师弟真是太谦逊了,跟本派的行事风格不符啊!”

    傻子才谦逊,我就见过路边的老头老太太打花样太极拳,哪里会这个“超级吸尘器”神功?

    还有,本派的行事风格是什么鬼?

    “本派以师父为开山祖师,历来讲究淡泊明志,宁静致远,以德服人。”

    以德服人?看起来不像啊!

    就刚才收服李秋水那些人,也没见你使用多么高尚的品德呀!

    “她打不过我,不就服了吗?用嘴说服是德,用拳头打服也是德。师弟,你太善良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