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49 皇家没好人
    049皇家没好人

    据赵大锤猜测,抄家这事,它上瘾。

    没钱了,逮一个倒霉蛋抄一下,国库充实,自己的荷包更充实,还能博个铁面无私、为名做主的美名。

    妙啊!

    奈何六贼之中的蔡京和梁师成、李彦已经狗带,剩下的都不那么出名,估计也没多少油水。

    也就童贯还招摇一些,赵大锤就想着把童贯也送上西天。奈何赵佶一再说情,童贯也确实没什么大的劣迹,反而鞍前马后地为赵佶干了不少的脏活累活。

    考虑到以后可能还需要人背锅,暂且留童贯一条狗命吧。

    这不,清查龙卫蛀虫、清缴马匹的重任不就推出去了吗?

    狗,还是有用的嘛!

    六贼之中,能杀的,“硕果仅存”的也就王黼和朱勔了。

    朱勔好办。

    本就是靠着蔡京的权势爬上来的小人,说杀也就杀了,保证不出一点点的乱子。

    虽然可能会断了赵佶喜爱的“花石纲”,但有赵大锤的面子,杀一个民怨极大的贪官,平息一下东南的局势,怎么算也不是个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在赵佶看来,维持好与皇叔的关系,才是大事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皇叔从不居功自傲,反而很会做人,查抄蔡府得来的好东西,往宫里也送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虽然赵佶也不稀罕那些丈把高的红珊瑚、和田玉山子啥的,但那也是皇叔的一片心意,朕心甚慰,朕心甚慰啊!

    既然皇叔说朱勔是个坏人,那就杀了吧。

    看着赵大锤和自己亲爱的父皇,轻描淡写地就决定了一个三品大员的命运,在延福宫伴驾的赵桓惊呆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,这个赵大锤在父皇的心里这么重要了?以至于达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,呃不,似乎还有些许的畏惧?

    都说父皇赵佶是个没主见的人,但赵桓知道,父皇就是懒而已,谁忠谁奸谁贤谁愚,他都一本子清帐。

    要不然,为何太后会力排众议,选中了不被看好的父皇当皇帝?难道只是因为长得好看?

    脑补了很多阴谋诡计的赵桓,再看赵大锤的时候,愈发觉得深不可测,真人不露相。

    可恨自己听信谗言,居然与皇叔,呃不,应该叫叔祖才对,起了冲突。所幸,叔祖不是小气的人,并没有趁机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凭他那动辄“五雷轰顶”的本事,只怕自己已经步了梁师成等人的后尘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活了下来,但如果赵大锤给父皇递几句小话,太子之位恐怕也悬了。要知道,亲爱的三弟赵楷、九弟赵构,可是很知道上进的人啊!

    见赵大锤提起了王黼,越想越怕的赵桓急忙表态:“王黼与梁师成乃一丘之貉也。他二人有宅邸相邻,常以便门来往,阴谋作乱。实在是罪大恶极,请尽诛之!”

    【赵桓是个狠人啊!】

    【什么仇什么怨,你要对我下此毒手?】

    【王黼就这么招人恨吗?他玩赵桓的女人了?】

    【不可能吧,王黼不是太监吗?】

    【无知,哪来那么多的太监,你以为写网络小说呢?】

    【王黼不是太监,是太宰,也就是左相,一把手,据说还是连升八级的千古第一人。】

    【我就听过连胜三级,八级?他咋不上天呢?】

    【快了啊,赵桓不就准备送他全家上西天吗?】

    赵桓是暴虐的,赵佶却是习惯当个老好人。

    千古第一软蛋赵佶劝说道:“桓儿,上次我一怒之下要族诛蔡京满门,多亏你皇祖母,哦,还有你叔祖劝阻,才没有落下个暴君的骂名。你以后是要继承大统的,当以仁义大度治天下,万不可妄动无名之火。”

    赵桓心里憋屈啊!

    怎么是无名火,明明是很有名的火,好不好?

    上次,赵桓的嫡子赵谌出生,为大宋开国以来第一次当朝皇帝得嫡孙之大喜事。徽宗甚喜,授意蔡京请命皇太孙为检校太保、常德军节度使,封崇国公。

    多好的一件事,生生被王黼这个魂淡给搅和黄了。

    说什么蔡京是个佞臣,把太子当皇帝看了。还找了个枪手,替太子上书辞去皇太孙的官位,堂堂皇太孙最后只落了个高州防御使的职位。

    丢人不?

    丢人还无所谓,小孩子总有长大的时候,官职慢慢升就是了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他还和三弟赵楷往来频繁,觊觎本宫的太子之位,离间手足之情。如此居心叵测之徒,留着他有何用?

    这些,赵大锤不知道,观众不知道,昏君赵佶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见赵桓执意要杀王黼全家,虽然有些不解,但赵佶也不好拼命阻拦,又把皮球踢给了发起话题的赵大锤:“太子年幼无知,行事鲁莽,还请皇叔协同处理,若确有取死之道,诛首恶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赵佶真不愧是蹴鞠的高手,踢皮球玩得很溜啊!

    赵大锤却不愿意接这个烫手山芋:“太子愿意去,就让他去吧。二十多岁的人了,也该自立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赵桓怎么想的,赵佶还没说话,他先表态了:“有叔祖在,孩儿更觉得放心。”又朝赵大锤行了个大礼:“孙儿无知,有冲撞叔祖之处,还请叔祖见谅。”

    好吧,你都承认你无知了,我能说啥,只好舍命陪孙子,去王黼家走一趟了。

    到了王家,酒足饭饱之后正准备大干一番事业的王黼,一脸懵逼地大开中门迎接太子和皇叔的驾临。

    这都天黑了吧,太子突然光临,有何贵干?

    还有那个“擅长”抄家灭门的赵大锤,又有何贵干?

    别人怕赵大锤,王黼却是不怎么害怕。

    俗话说,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他和赵大锤有一座大宅子的交情在呢,怕啥?

    如果是嫌不够,也不要紧,派个小厮来说个数就行。交朋友嘛,就得大方。

    不是他老王自吹,他对钱从来都没感过兴趣,也不关心交往的人有没有钱,反正都没他有钱,无所谓!

    既不诚惶也不诚恐地王黼,请二位贵客进了大厅,请到上座,再奉上极品香茶。

    茶美,器美,嗯,端茶的侍女更美,就是穿得有点少。

    老王不是人啊,大冷的天,就只给了件红色的肚兜,哦,外面还有一件透亮的薄纱,保暖与遮光效果极差。

    差评!

    受过日本、欧美多国老师教育的赵大锤,如老僧入定,面不改色心不跳。笑话,咱是什么人,岂能因为区区透视装而显露猪哥相?

    再说了,就赵大锤目前这具身体,想猪哥也猪哥不起来啊!

    当然,人家的重点照顾对象也不在赵大锤身上。也许几年后,可以和这个小皇叔亲近亲近。现在嘛,还是勾搭太子更重要。

    赵桓这个无知骚年,猪哥相尽显无疑。面对数个莺莺燕燕根本没有招架之力,也许他根本就没想招架,很快就沦陷在脂粉堆里了。

    这个捶腿,那个揉肩,这个嘴对嘴渡颗葡萄,那个来个“皮杯儿”。

    听着赵大锤的讲解,把直播间的观众刺激得嗷嗷乱叫。

    【禽兽啊!】

    【真是禽兽不如啊!】

    【这么冷的天,也不知道给件衣服,王黼真是禽兽!】

    【戏精,死去!】

    【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当禽兽。】

    【嗯嗯,我也想。】

    【问一句哈,古人刷牙吗?】

    【呕……】

    【再问一句,这些女人是只跟赵桓玩皮杯儿,还是跟每一个客人都……】

    【住口!你个禽兽!】

    【期待看更禽兽的场面!】

    【主播加油,赵桓加油。】

    【我的打赏与卫生纸都准备好了,加油!】

    系统提示:“休息时间到了,直播间即将关闭,请自行脑补接下来的场景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