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48 亡马补牢
    048亡马补牢

    中原无马。

    所得之马匹,特别是战马,几乎都要外购,即后世所谓“进口纯种马”。那价钱是老鼻子贵了,每匹都价值千贯,放在后世也就是一两百万的样子。

    挽马便宜点,百贯就行。

    毕竟只是用来当脚力,和骡子的价钱差不多,滇马、川马就能凑合着用,国内出产的,贵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但只是这么大致一算,赎回这些马匹,就需要千万贯。千万再乘以一千……

    这么一算,赵大锤笑了。

    嘿嘿,一两百亿软妹币,三天之内拿出来,那帮孙子只怕要倾家荡产了吧?

    赵佶原本是不愿意轻易放过那些蛀虫和废物的,听赵大锤这么一算,才很不厚道地说道:“算是便宜他们了!”

    童贯也想显示一下存在感,进谗言道:“臣觉得还可以再算一笔账,这些年空耗的钱粮、草料,应该都记在他们头上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老童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侯爷过奖了!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追缴、清点的活儿就交给童大人了吧?官家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赵佶就怕赵大锤动不动来个你说呢,我说啥,话都让你说完了。我能说什么,我敢说什么?

    万一,哪一句不合你的心意,你像对付太子一样,给我也来个身临其境的“史前猛兽大电影”,我可受不了那个罪。

    而且事关重大,童贯也不是个特别贪的,干这个得罪人的活儿倒是非常合适。

    童贯也不愿意平白得罪了一大堆的勋贵。

    断人财路,如杀人父母。你现在不只是要断人家的财路,还要追缴,如果追缴不成,就要抄家杀头。

    这不是杀人父母了,这是连人家的祖坟都要挖了啊?

    “宗颖,本国公委托你全权处理此事,务必在限定时间内完成,你可有什么困难?”

    官场老鸟童贯,果断甩锅给下属。

    宗颖倒是不怕困难,慨然应允:“请太尉放心,定不会有一个漏网之鱼。只是,若有拒不配合者,该怎生处置?”

    “一刀杀了便是,有何值得多言?”赵佶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谨遵官家旨意!”

    这个宗颖是个愣头青啊!

    主官不想干的活儿,你上杆子去干。还怕得罪的人少了,居然还要请命杀人。

    缺心眼儿吧?

    宗颖傲然一笑:“家父常以不识趣自矜,小子不才,心甚向往之。”

    哦,这就对了,遗传病,不好治啊!

    赵佶觉得这样的二杆子很适合当枪使,很是和颜悦色地问道:“令尊是谁,可有功名?”

    “家父宗泽,宣和元年隐退,曾任登州通判。”

    一个芝麻大的五品小官,赵佶实在没有精力记住,只是点点头说:“方是国家用人之际,令尊既然能教出你这样的子弟,必然是不错的。宣,宗泽即日进京,着吏部铨选。”

    【卧槽,这是宗泽的儿子!】

    【宗泽是谁,很厉害吗?】

    【知道宋朝中兴四将吗?】

    【呵呵,不知道。】

    【知道岳飞吗?】

    【我没那么无知!】

    【宗泽就是岳飞的伯乐啊!】

    【不只是伯乐,宗泽本身就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,在岳飞、韩世忠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,他就是抗金的旗帜和中流砥柱啊!】

    【这么牛叉叉吗?】

    【我酸了,主播的运气太逆天了。随随便便跑个马,都能挖掘到这样的大神。】

    赵大锤很得瑟地回了一句:“貌美心善,运气不会差滴!等着啊,我给宗泽弄个好一点的位置,好及早布局啊!”

    赵大锤对着赵佶眨巴眨巴眼,伸出小拇指摇了摇。

    赵佶秒懂,这是嫌给的官太小了呀!

    “咳咳,朕想了一下,吏部程序繁琐,还是直接任命为宜。”略一沉吟,赵佶就给出了官位,“宗泽既然姓宗,那就先去宗正寺任少卿吧!日后,再行擢升。”

    临了,赵佶又补充一句:“皇叔以为妥否?”

    人家姓宗就去管宗正寺,那要是姓祖,你难道让他管祖坟啊?

    赵大锤无力吐槽,只能说:“官家做主就好。”

    宗颖万万没想到,只是说了几句话,就为沉沦下僚多年,一直郁郁不得志的老父谋得了天大的前程。当即感动得五体投地,行参拜大礼:“吾皇圣明!”

    赵佶惨笑一声,摆了摆手:“朕,何曾圣明过。不过是祖宗保佑,有贤臣辅佐,只求能保住我大宋江山,死后有颜面见列祖列宗罢了。”

    童贯以为说的贤臣是他,急忙跪地谦虚:“奴婢出身微贱,不敢当贤臣二字啊!”

    赵大锤翻了翻白眼,真不要脸。赵佶说的贤臣是你吗?那明明是说老子好不好?

    赵佶点点头:“童爱卿也不错,也算是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敷衍了一下童贯,赵佶对重新回到身边的血子仇仔细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还别说,血子仇经过一番鏖战,居然还是那么的一尘不染,飘然出尘,盔甲上也没有沾染一丝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在揍人的时候,也尽量避免别人的血喷到自己身上,肯定有洁癖。

    因为活动开了,面色反而显得更加的红润,越发诱人了。

    赵大锤决定,以后一定要让自己的女人远离这个鲜肉,否则的话,只怕离草原不远了。

    赵佶也很喜欢,赞叹道:“真乃英雄也!若我大宋儿郎,尽皆如爱卿之英武,何惧番邦蛮夷?但你的名字,朕不是很喜欢,不如改为单名一个酬字,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何解?”

    “为国浴血奋战,岂能不重酬之?”

    被官家赐名,是无上的荣光,血子仇这个冷面杀手却一点都不激动:“义父为我取名,有让我不忘血海深仇之意,臣不敢忘本。”

    好吧,不改就不改了。要不然以后叫血酬了,赵大锤心里还有点肝颤呢。

    赵佶也无所谓,反而赞叹不已:“真义士也!皇叔,似血子仇这般的壮士,我大宋有多少?”

    不用说,赵佶肯定在YY,给我三千血子仇荡平金国的好事儿。

    赵大锤撇撇嘴说道:“也不少吧,有没有十来个?”

    这都是李秋水那个老妖精的职权,你问我,我问谁去?

    但再怎么说,像血子仇这样的高手肯定不会太多。要不然,也不至于保不住两个皇帝的小命。

    赵佶失望地叹了一口气,又从装备上动了心思:“我知道皇叔有通天彻地之能,可有大批的宝马名驹当战马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别摸我(BMW)是我这样的吊丝能摸的吗?还大批的,模型你要不要?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赵佶又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据说,西方有汗血宝马,奴婢愿为官家取来!”童贯急于表现,把汉武帝的旧事拿出来糊弄赵佶。

    “汗血宝马算个屁,童贯你有本事再往西走,可以见到一种重达两千斤的河顿马,那才叫一个威风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世间竟有如此庞大的马匹?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再往南去点,你还能见到数千斤的河马,一口就可以把人给吞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叔,您在逗我玩儿!”

    赵佶快哭了,咱们是说正事儿,您仗着见识多欺负人就不好了吧?

    “是你在逗我玩儿,一天天不想正事,净想些有的没的。打仗,靠的是真刀真枪,玩不得半点儿虚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叔教训的是!从今往后,取消宫中一切宴会与鼓乐,朕要卧薪尝胆,励精图治,重整河山!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,用不着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呢,你把好吃的都撤了,我吃什么?你把美女都轰走了,我看谁去?你去卧薪尝胆吧,我还想多享受几天呢!

    赵佶愣住了。

    凡有道明君,不都是从自己节衣缩食开始吗?

    “那是不氪金的玩法,咱们是土豪,不玩这一套。真要是没钱了,抄一个大臣的家,不就什么都有了吗?比如,童贯?”

    童贯吓得头一缩:“官家救我,我没钱啊!”

    “切,你个穷鬼!要不,咱们把王黼的家抄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