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38 大家一起扯犊子(下)
    038大家一起扯犊子(下)

    赵大锤引以为傲的脸皮厚度,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    为了保持自己“皮厚第一人”的美誉,一定要弄死蔡攸!

    蔡攸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嫉恨上了,看着几乎被气死的蔡京得意地冷笑不止:“老贼,身体不行,就不要祸害那么多的女人了。我替你照顾他们,很辛苦滴!”

    蔡京一口老血喷出:“孽障,老夫与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蔡京实力不济,眼看要被KO了,赵大锤紧急叫暂停。

    正方辩手身体出现了状况,很不利于辩论的继续开展。

    裁判赵大锤急忙吩咐:“大宝,给太师倒茶;二宝,给太师扇风;三毛,给太师揉胸捶背。白素问,给太师净面……算了,不便宜他了,我自己来吧!我们一定要保证,双方在公平公正的前提下进行比赛。”

    蔡攸冷笑一声:“安乐侯的做法,是不是有失公允?厚此薄彼,也不能太明显了吧?”

    “胡说,本侯爷向来公正无私!你利用双方身体的差距,进行人身攻击,属于犯规行为。如果再出现这种行为,直接判负。”

    【主播做得对,主持人的威严还是要保持的。】

    【对对,别跟川建国同志似的,老是插嘴。】

    【要文明,要河蟹,要守规矩。】

    【蔡攸有不守规矩吗?】

    【主播说他有就有,你哪边的?】

    【他就是犯规了,他说蔡京身体不行!】

    【这是实话实说吧?】

    【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?】

    一顿手舞足蹈之后,蔡京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。

    赵大锤很贴心地问:“你还能再战吗?”

    蔡京端起茶盏一饮而尽,一抹嘴边的水渍,哈哈大笑:“侯爷放心,这逆贼不死,老夫是绝不会倒下的!”

    那豪迈的姿态,真有几分,呃,几分风那啥,寒那啥。

    血子仇接道:“侯爷是不是想说,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?”

    闲言少叙,第三回合开战。

    重整旗鼓的蔡京继续提问:“你的道德之败坏,人品之低贱,我们暂且不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乐侯,蔡京这算不算人身攻击?”蔡攸感觉自己找着了反击点。

    “人家不是说了嘛,暂且不说。你为什么又要提出来?难道是想让人家接着说?”

    黑哨啊!

    不是我们足球队的实力不行,而是裁判不公平啊!

    看蔡攸吃瘪,蔡京得意一笑,继续控诉:“那厮毫无人性可言,老夫也不再多说。我只想问的是,蔡绦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何要毒杀了他?你还有人性吗?”

    老蔡京最耿耿于怀的,就是蔡绦之死。

    多可爱懂事的一个孩子啊!

    就那样活生生地被蔡攸逼死了,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对这件事,蔡攸更觉得理直气壮:“那个事情,我其实也有一点点的遗憾的。奈何圣命难违,我也只能舍小节而全大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赵大锤怒吼。

    好你个蔡攸,居然敢让可爱的小佶佶替你背锅,想死啊?不知道小佶佶是本侯爷专用的背锅侠吗?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蔡京同时怒吼。

    同时发声,自然要有个主次。

    蔡京谦让道:“侯爷,您先请?”

    赵大锤也谦让:“不不不,你先放,你先放。”

    【噗!】

    【这么直接吗?】

    【这叫谦让,属于主播不多的美德之一。】

    【要不,你先放一下?】

    【滚!】

    【这个谦虚,可以借鉴一下。】

    【嗯嗯,比如,你先死?】

    蔡京也知道是该他表现的时候了,也是太表忠心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蔡京一脸的不屑,义正辞严地指着蔡攸开骂:“官家对臣子向来关爱,绝不可能下这么狠毒的旨意。一定是你假冒官家旨意,残害同僚,陷官家于不义。实在是罪不容诛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昨天毒杀蔡绦,赵大锤和白素问、血子仇都是在场的。那包药还是白素问提供的,后续的验尸也是白素问操刀的。

    蔡京看起来不像是老年痴呆啊,这么快就忘了吗?

    蔡攸也想到了这一点,还很直接地说了出来:“你老糊涂了,还是瞎了?没有旨意,宫里会派人跟着我吗?还有这个安乐侯,你以为他是好人?”

    咋啦?关我什么事?

    赵大锤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昨天俺一直在安静地当个美男子,吃的瓜还是俺自己带的,啥坏事也没干好不好?

    蔡京是绝对不相信,一口咬定:“一派胡言!本朝自太祖太宗起,从未有毒杀大臣之先例。当今官家,更是出了名的爱民如子。你如此诋毁官家,到底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看蔡京在睁着眼说瞎话,蔡攸更是狂笑起来:“可怜啊,权倾一时的蔡京也有今天?赵家的人都是英明仁慈的?这话你自己信吗?

    太祖的江山是怎么来的,难道是柴家孤儿寡母拱手相让的吗?太宗又是怎么夺了太祖一脉的帝位的,斧声烛影没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与当今官家何干?”蔡京仍然坚信他的主子是好人,“今上英明睿智,贤明仁爱,为千古少有之明君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蔡攸觉得蔡京拍马屁的功夫太差,坚决制止了他:“当今官家是明君?你到坊间问问去,可有一个百姓这么看的?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官家是昏君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了,又怎么样?说起官家,人人都说诗词风流,多才多艺,是李后主转世。李后主是谁,那可是亡国之君。当今官家的做派还真像李后主,这就是要亡国的征兆啊!”

    说实话,蔡攸能说出这一番话来,还算是有点见识,弄得赵大锤都有点不舍得杀他了。

    当今大宋,明白人可不多啊!

    赵大锤不舍得,不代表别人不舍得。

    砰,脸色铁青的赵佶一脚踹开了书房的门,大踏步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【这是什么情况?】

    【主播惨被玩弄?】

    【不是主播设计的吗?】

    【应该不是,锤锤很震惊的样子呀!】

    【蔡京?】

    【应该是吧?】

    【乖乖,这就是老奸贼的底蕴和套路吗?】

    【心疼主播一秒钟。】

    赵佶怒视蔡攸:“你很希望朕亡国吗?说,金国给了你什么好处,能让你当王,或者是称帝?”

    蔡攸秒怂:“臣,臣绝无此意……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赵大锤立刻补刀:“他就是那个意思,他就是那个意思!”

    早有默契的蔡京更乐意补刀:“蔡攸包藏祸心,诅咒我大宋国运,实在是罪该万死!如此恶贼,非大辟之刑不足以平民愤。”

    “打屁屁,这么轻吗?”

    慎京尴尬一笑:“咳咳,大辟是古称,本朝是指砍头。受此刑罚者,身首异处,死无全尸。”

    赵佶一摆手:“虽然蔡攸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但好歹也是朝廷重臣,不可受此奇耻大辱。”

    蔡攸叩头不止:“谢主隆恩!”

    “绞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