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33 大宋的良心(上)
    033大宋的良心(上)

    安德浩好说歹说,终于让赵大锤明白了,失恋阵线联盟的老大不是二郎神杨戬,只不过是宫里一个过气的老太监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二郎神从李冰父子变成了太监杨戬,天知道!

    如果这个杨戬真是二郎神,赵大锤估计是干不过他,不能见;不是二郎神的话,一个老太监而已,没必要见他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不见!

    安德浩原本打算借此机会介绍二人相识,给卑贱者联盟找个强援。见赵大锤莫名其妙地退缩了,不禁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却又不甘心就此失败,眼珠一转,又提出了一个“合理”的建议:“礼物都在大相国寺那边的宅子放着,要不咱们明天去看看?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很好,看小钱钱和小美人,总比看那个“二郎神”强多了!

    走你!

    哦,忘了,现在是晚上,还有一群夜猫子在等着看笑话。

    “系统小姐姐,睡了吗?”

    “嘛呢,你看我像这么早就睡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这都超过九点了,早睡早起身体好啊!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,有屁就放!”

    “人家还是个宝宝,熬夜很不利于成长的哟!我早睡晚起,995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美事呢?最多997!”

    “没有节假日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火的一栏节目,还要啥假期?最多,也就是在晚上九点以后,白天九点之前,还有就是上厕所和洗澡的时候暂停直播。”

    行吧,只要没那么多的偷窥狂在旁边偷看,爱谁谁吧?

    哎哟,不对呀!这两天没提这一茬,不会被人家看光了吧?

    “谁稀得看你,都是闹着玩呢。退了啊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赵大锤就找到赵佶请假,说今天有事外出,请官家准许一天的假。

    这个整天大动作不断的小皇叔,把赵佶折腾的一惊一乍的,巴不得他能出去玩一天。不,最好是多玩几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天闹的,再让他玩下去,朝中的大臣都快死光了,官不聊生啊!

    顺利地请到了假的赵大锤,就像一匹欢脱的野马,带领着几个爪牙兴高采烈地出了宫。

    大相国寺离皇宫不远,抬抬脚就到了。

    就这,贴心的安德浩还怕累着娇贵的小侯爷,特意喊了几个小太监,抬了一架滑竿。

    到了大相国寺,安德浩拿出几张房契、地契,指着某处大宅子说这是侯爷的,宅子里的大小美人也是侯爷的。

    走到了马行街上,又指着某处酒楼说,这也是侯爷的。

    走到了朱雀门,指着某处勾栏说,这还是侯爷的,里面的大小美人也是,呃,是大家的。

    走啊走啊走啊走,走出了南熏门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出了外城了,安德浩才终于让那几个小太监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滑竿那东西不像轿子,没遮没挡的根本就挡不住视线。

    赵大锤早就发现不对劲了,老子的产业再多,也不能把产业安到城外的农家小院吧?你当是玩农家乐呢?

    但仗着有系统护身,不远处还有血子高、血子仇哥俩领着人在暗中保护,赵大锤还真不怕安德浩玩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【安德浩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。】

    【有问题就问啊!】

    【你个傻缺!】

    【傻缺有问题就问啊!】

    【这是要拐卖了主播吗?】

    【应该不是吧?他敢吗?】

    【有啥不敢的?三成的钱再多,也没有十成多不是?】

    【好像有点道理,主播要小心了。】

    【主播的香瓜呢,来两颗他就老实了。】

    “到地方了吗?”

    赵大锤装作刚睡醒的样子,打了个哈欠:“这也不是什么旅游景点呀,小安子你把我带到这儿干嘛?”

    安德浩扑通往地上一跪:“求侯爷给穷苦人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“哟呵,你这是要讹人呀!你鬼鬼祟祟地把我骗到这荒郊野外,难道不是存心不良,想谋害我吗?”

    “奴婢哪敢有那样的想法,侯爷真是冤枉我了。”安德浩一指不远处的一个土墙围成的院子,“那就是慈幼局。具体的情形,嗨,侯爷一看便知。”

    【好像听说过这个机构,干哈的?】

    【似乎是个保育机构,专门收养孤儿和被遗弃的孩子的。】

    【元人郑元祐的《山樵杂录》记载:盖以贫家子多,辄厌而不育,乃许其抱至局,书生年月日时,局设乳媪鞠育之。他人家或无子女,许来局中取去为后。故遇岁侵,贫家子女多入慈幼局。】大儒周如昌解释说。

    【不明白。】

    【你个垃圾,我也不明白。】

    【求解释。】

    【简单来说,就是宋朝的孤儿院。】

    【据说,是蔡京首倡的。】

    【那老东西还能干这好事儿?】

    赵大锤也不相信,这么好的福利,会是蔡京那个老贼发的?

    “是不是善政,不能只看嘴上说的,还得看具体是怎么做的。”安德浩冷笑一声,对蔡京的政绩是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赵大锤一竖大拇指:“你这两句话可以,比大多数的官员都强。可惜你没把儿,要不然我倒是可以保你个官做做。”

    安德浩也不认为赵大锤是笑话他,不置可否地一笑,率先踏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毕竟是在郊区,十八线城市的房价,院子倒也很是宽敞。就是设计的不太合理,房子挨着房子,连个绿化带都没有。

    功能区也划分得很不合理。

    四处乱放的杂物,到处可见的鸡鸭粪便,乱搭乱建的竹竿架子上,晾晒着几件破破烂烂的衣服。

    一阵秋风吹来,裹起漫天的灰尘和干草,再混合着粪便的飞沫,那个味儿,真是让人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赵大锤几个衣着光鲜的家伙,刚一进门,什么都没干,就被弄了个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“呸呸,这特么是人住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赵大锤吐掉嘴角上沾着的一根干草,连声骂晦气。谁知道是鸡粪还是猪粪里面的干草,就是牛粪里面的,它也不行啊!

    安德浩微微一笑:“这不算什么。对于那些失孤的孩子来说,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安德浩这家伙一定在心里骂,骂咱是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,没见过农家的艰辛。

    咱也是苦孩子出身的,好不好?

    小时候,也不是顿顿都能吃肉的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招来一圈人的耻笑。

    正在拿着丝巾给赵大锤擦脸的金弄玉,也放下了本职工作,讥讽起老板来了:“呵呵,何不食肉糜乎?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说人话就说人话!”金弄玉恨恨地把丝巾一扔,“你不能顿顿吃肉,就觉得很苦了是吗?你问问他们,在进宫之前,吃过几顿肉?就算是进了宫,也不过是混刨了肚子,谁又能天天吃肉?”

    大宝几个浓眉大眼的家伙也叛变了,不住的点头附和金弄玉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这么穷吗?”赵大锤是一万个不相信。

    不是说宋朝是最富足的朝代吗?

    【宋朝的富足,只是相对其他封建朝代而言。哪里比得上我们今天的生活水平?】

    【让你不读书,被群嘲了吧?】

    【吃肉?猪肉多贵啊!】

    【咱还是吃烤鸭吧。】

    安德浩指着疑似厨房的窝棚说:“现在也差不多到饭点了,咱们看看慈幼局的伙食再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