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31 有人托我给您带句话
    031有人托我给您带句话

    “金弄玉,还不速速退下!”

    这是哪个英雄好汉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吗?

    就在赵大锤以为自己的贞洁即将不保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声严厉的斥责。

    那声音是如此的威严,充满了力度和正义的力量,如同法海的“大威天龙”一般,立刻就把跃跃欲试的金弄玉给驯服了。

    妖孽毕竟是妖孽,哪里甘心就此失败?

    金弄玉嘴一撇:“安德浩,怎么伺候人,你能比我在行吗?”

    那位英雄正是安德浩。

    只见他丝毫不受干扰,轻蔑一笑:“咱家十岁进宫,学的就是伺候主子的手艺。至今已二十年有余,岂会不如你个未经人事的黄毛丫头?退下,让我来!”

    【卧槽!】

    【这是放开那个男孩的节奏吗?】

    【主播真可怜!】

    【嗯嗯,妹纸没吃成,还要被死太监揩油。】

    【没有什么油水吧?】

    【啥也看不见啊!】

    【系统,您收了神通吧。】

    “你们俩都给我出去。老子又不是没手没脚,洗个澡难道还不会吗?”

    小魔女换成死太监,还不如不换呢。

    安德浩一点自觉都没有,还不如金弄玉有眼力劲。人家好歹还知道试试水温,撒点花瓣,来个香薰SPA,你会做什么?

    跪舔吗?

    安德浩神秘一笑:“这浴桶较高,侯爷入浴出浴多有不便,还是有人在一旁伺候为好。再者说,奴婢还有要务与侯爷商议,闲杂人等不宜在旁呀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闲杂人等?”

    金弄玉一手掐腰,一只手指着安德浩做茶壶状:“你才是闲杂人等,你全家都是闲杂人等!我是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金弄玉本想说自己是赵佶的前妻,感觉又不太合适,只得临时变成了:“我是侯爷的内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安德浩好像是被夺走了爱人一样,怒发冲冠:“你一介废妃,有何资格当侯爷的夫人?最多最多,以后也就是个通房丫头。”

    金弄玉没想到,自己的前途这么不敞亮,抓住赵大锤的胳膊就扭呀扭:“我不嘛,我以后不当丫头。我给你当小妾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安德浩得理不饶人:“小妾也算是个名分,侯爷如何给你?如果给了你名分,让官家如何自处,侯爷如何面对官家和天下悠悠众口?”

    “小安子可以啊,这大道理一套一套的,家里是卖瓦盆的吧?”

    看金弄玉要被训哭了,赵大锤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何必呢?伺候本侯爷洗个澡而已,没必要争来抢去的,伤了和气。

    爷自己洗,还不行吗?

    赵大锤干脆利落地脱光了,上半截,只留下一条薄薄的裤子,爬到浴桶边上。

    古代人真特么愚昧,就不知道把桶做矮一点,关爱一下少年儿童?

    “瞅啥呢?”挂在半空的赵大锤不乐意了,“就不知道把我往里送一下?”

    两个人着急忙慌地过来,一人抓住一条腿,做出涮串的姿势,准备把赵大锤给塞到桶里。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这是准备把老子淹死,还是怎么着?什么仇,什么怨?

    赵大锤自己翻过桶沿,小心翼翼地滑到桶底。

    好家伙,洗个澡搞得比炸死梁师成和高俅还费劲。按照这两个货伺候人的套路,本侯爷估计是活不到寿终正寝那一天了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的金弄玉忽然发现,侯爷好像穿着裤子就下水了,不合适吧?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!我喜欢穿着裤子洗澡,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一想到,除了眼前的二位,还有一大堆的观众饿狼般的等着看自己的小屁屁,赵大锤就觉得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远方更多的苟且吗?

    【强烈要求,主播脱裤子。】

    【对!洗澡穿裤子,是不人道的,是浪费水源的表现。】

    【震惊!主播已豪横到穿裤子洗澡!】

    【强烈谴责主播拍戏偷工减料。】

    【对,真的猛士敢于脱光光洗澡。】

    【对,我就是猛士。】

    【你现在要脱还是要死啊?】

    不止观众不满意,现场的两位配角也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金弄玉劝道:“奴婢知错了,但请侯爷以身体为重,还是宽衣吧。”

    安德浩也劝:“秋夜已凉,湿的衣物对身体不好。侯爷,脱了吧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衡量了一下水的深浅,估计没有什么走光的危险,三两下脱掉裤子,扔出了浴桶。

    嗨,还真是清爽了很多。

    舒坦!

    再加上金弄玉找到了正确的对待主人的方法,无师自通地给赵大锤搓背、擦脸,把赵大锤舒服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擦脸的手法,还有待提高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当第N遍被擦,赵大锤受不了了:“你这是把我当西瓜擦呢?你几号,下回还想不想做生意了?”

    金弄玉弯着腰伺候人本就费劲,又被热气一哈,那小脸越发的看着红彤彤的。两只白藕一般的胳膊,也是那么的诱人……

    那也不行!

    本侯爷是个正经人,岂能被小小的美色所诱惑?

    趁金弄玉还在犯糊涂的时候,赵大锤轻咳一声:“那个,我再泡一会儿,弄玉你先休息一下。等会儿过来,伺候我更衣吧。”

    金弄玉欢天喜地地走了,终于轮到安德浩上前了:“有人托奴婢,给侯爷带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友人?你还有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侯爷说笑了,奴婢哪里配和人家交朋友。只是别人知道侯爷体恤下人,想送些薄礼给侯爷,就找到了奴婢。”

    “薄礼?有多薄?”

    安德浩嘻嘻一笑:“不多,不多。”

    薄礼果然很薄,只有区区几张纸。

    “真没诚意!”

    没见过还没听说过嘛?

    别人送礼都是大箱大箱的金银财宝,大把大把的美女,你这送来几张纸,给老子烧纸呢?

    “这是礼单,真正的礼物都在别处好生保管着呢。”

    土鳖了!

    礼物太多,怕收礼的人不好点数,人家很贴心地给列出了个单子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。不值钱的东西就不要报了,不够丢人的。”

    安德浩清了清嗓子,开始宣读:“王黼王大人送五进宅子一座,太湖石五方,金银珠玉若干。李邦彦李大人送酒楼一座,勾栏一间,婢女若干。白时中白大人送吴道子画卷两轴,端砚若干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个礼单,赵大锤感觉有点问题:“王黼,我好像没见过吧?他好像也已经退休了,需要给我送这么大的礼吗?”

    白时中和李邦彦是现任执政,也算是照过面,给点东西以后常来往,还算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退了休的,没必要吧?

    安德浩慢慢靠近,压低了声音说:“侯爷关于六贼的论述,已经传到王大人的耳朵里了。人家这是在花钱保命呀!”

    “是你小子把敌人引到这儿来的?”

    “有钱能使鬼推磨。”安德浩冷笑一声,“任官家再如何提防,总有不怕死的货色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收了这些东西,你会不会通风报信?”

    “会!”

    【宰了吧,这个二五仔。】

    【我能说一句干得漂亮吗?】

    【为毛?】

    【这就是皇帝的忠实走狗啊,炖了吧!】

    【狗肉火锅走起!】

    【主播的小钱钱要没了吗?好开心啊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