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27 蔡家逆子(上)
    027蔡家逆子(上)

    领了官家的旨意,到政事堂找值班的两位参知政事签了字、存了档,赵佶的旨意才算是正式生效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非常地公平合理,手续严谨,实际上也就那么回事儿吧!

    旧日的同事高升了,你会提出不同的意见吗?

    至于那很突然就冒出来的蔡太师乞骸骨的奏折,大家也是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利益交换而已,没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如果蔡京不隐退,朝中大权都被他们爷俩掌握了,咱们吃什么?别看他们父子关系紧张,但谁知道是不是为了避嫌,而故意为之呢?

    退了好,退了好啊!

    尽管大家都觉得是退了好,“被退休”的蔡京是一点都不觉得好,很不好!

    书接上文,蔡京正在家里教蔡绦如何面对波谲云诡的官场倾轧,忽然听见门房通传:“枢密使大人到!”

    原枢密使王黼倒是与蔡京有些交情,但这么高调地来访,是在力挺老夫吗?

    虽然有些不快,但蔡京还是吩咐道:“大开中门,迎接王大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蔡太师未免太客气了!”

    蔡攸满面红光,意气风发地走在第一位,呃,是第二位。第一位的是个小孩,赵大锤是也。

    蔡京刚想问“你怎么来了”,赵大锤就一摆手:“我只是来看看,你们继续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往旁边一退,让出C位,和三个宣旨的小太监站在了一起,准备吃瓜。

    赵大锤其实很不想来,在宫里愉快地玩耍不香吗,非得过来看看这一出家庭伦理狗血剧?

    奈何观众强烈要求,想看看蔡攸是如何逼退他老爹、整死他老弟,否则就要退票。

    唉!

    这都是肿么了?观众的口味为什么这么重了呢?究竟是道德的沦丧,还是人性的扭曲?

    正当赵大锤悲天悯人的时候,忽然看见某一个小太监很面熟。仔细一看,卧槽,这不是金弄玉吗?

    场外观众也震惊了。

    【金弄玉咋跑出来了?】

    【谁?很重要吗?】

    这是刚进直播间的,立刻就遭到了群嘲。

    【不知道了吧?疑似本剧第一女主哟!】

    【嗯嗯,吹箫的技艺精湛,颜值担当。】

    【这是要跟主播私奔的节奏吗?】

    【傻吧?你会跟一个小孩私奔?过两年还差不多。】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官家知道吗?”

    虽然对金弄玉的才艺表演有一点点的期待,但金弄玉好歹也是赵佶的女人,跟自己侄媳妇搞暧昧,是不是太有损本皇叔的光辉形象?

    金弄玉委屈地一撇嘴:“凶什么凶?我是征得官家同意了的,这才出来。你不知道,宫里的生活,多么无趣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太监说话了:“侯爷莫慌,我可以证明金淑仪句句属实。”

    仔细一看,嗨,又一个熟人,白素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皇宫里今天放假吗?集体出来旅游来了?

    “我义父安排的,你有意见吗?”

    既然是那个神神叨叨的李秋水安排的,估计是有正经工作要做,咱一个闲散侯爷,能说什么?

    白素问自觉占据了上风,展颜一笑:“官家自有深意,侯爷莫怪!”又努了努好看的嘴唇:“子仇哥哥也来了,为了保护侯爷。”

    红唇欲滴啊,烈焰红唇啊,让赵大锤垂涎欲滴啊!

    爱了爱了!

    旁边那个酷酷的太监很不合时宜地扭头一笑,可不正是血脂稠那家伙?

    “起开,你个死人妖!”

    你就是颜值超过了鹿姐姐,也休想把我这钢铁直男掰弯了?

    血子仇刚想反唇相讥,赵大锤轻轻嘘了一下:“看戏,看戏!”

    场子里,本集主演蔡攸已经展开了凌厉的攻势:“蔡太师,本官体念你年事已高,不堪案牍之劳形,特奏明官家,准你致仕荣养。接旨吧!”

    蔡京满脸不屑:“哦,老夫怎么不知道,什么时候上过请辞的折子?”

    “已经由本官代劳了!”

    “你有何资格替老夫请辞?”

    蔡攸冷冷一笑:“因为我是您的长子,您是我最敬爱的父亲啊!”

    蔡绦看不下去了,冲着蔡攸就骂:“蔡攸,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!丝毫不念父子之情,居然为了自己的官位,逼迫父亲下台。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“父亲?”蔡攸满脸悲怆,“谁的父亲?就因为我不是嫡出,蔡京从来都没有高看过我一眼。我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,借助过蔡京一丝一毫的力量吗?”

    那扭曲的表情,声嘶力竭地控诉,实在是让见者伤心、听者落泪。

    没心没肺的赵大锤不管这些,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哈密瓜,递给血子仇:“来,兄弟,借你的银剑用一下。切成四块,大家吃瓜呀!”

    【噗!这货真冷血!】

    【吃瓜群众是从这来的吗?】

    【可能吧?】

    【蔡攸是怎么回事,对他老子怨念很大啊!】

    【小妾生的?或者是丫鬟生的?】

    【这个逆子,气死为爹了!】

    【早知道这样,当年就该把他发射到墙上!】

    【咳咳,素质。】

    【蔡太师,这个儿子废了,考虑一下二胎吧!】

    【啥玩意儿就二胎了,老蔡恐怕不行了吧?】

    蔡绦是个忠厚人,还想着挽回根本就不存在的父子情、兄弟情,苦苦劝道:“大哥,不管怎么说,父亲对你有生育之恩。你能高升,父亲和我都替你高兴。

    你只要提前和父亲说一下,父亲一定会主动请辞。何苦让大家都下不来台,徒惹旁人耻笑呢?”

    说着,还对那几个真的在吃瓜的吃瓜群众狠狠瞪了两眼。

    “啪,啪啪!”

    “装!你接着装!”蔡攸像疯子一样,给了蔡攸几记耳光,“你以为我不知道,蔡京那个老贼一向宠爱你。有什么好的,都想要给你留着。是不是,老贼的爵位都准备世袭给你了?”

    “大哥,我可以不要那个爵位,只求咱们一家人能和和睦睦……”

    蔡攸冷冷地打断蔡绦的表演:“晚了,你也不用再装了。官家已经明言,他对你代理蔡京处理朝政很不满意。特赐御酒一壶,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官家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杀伐果决了?

    说好的与士大夫共天下呢?说好的刑不上大夫呢?

    “矫诏!你这是矫诏!”

    蔡京怒不可遏,咆哮着冲了上去:“我不会放过你这个逆子的!我一定要让官家知道,你是何等的残忍、冷酷、无情!”

    哈密瓜味道很好,吃得白素问差一点忘了正事儿。

    听蔡京提到官家,白素问赶紧用袖子擦擦嘴,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,递给蔡绦:“喏,这就是官家赐的御酒。你尝尝,看看口感如何。如果不好,我下次改进一下。”

    蔡绦哪里敢接,更别说提意见了,吓得连连后退,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:“不要,不要啊!”

    蔡京更是不敢相信:“你到底是谁?敢配合这个逆子,谋害朝廷命官?”

    白素问很没义气地一指赵大锤:“我是谁不重要,小皇叔您总该认识吧?”

    赵大锤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关我啥事?

    我就是来吃个瓜,顺便直播一下,混两个小钱钱。

    我很无辜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