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26 两瓶口服液的事儿(下)
    026两瓶口服液的事儿(下)

    蔡攸胆战心惊地刚进了宫,就看见向来和蔼可亲的官家还是那么的和蔼可亲,旁边还有一个笑得好像刚偷吃了鸡的小狐狸一般的小孩。

    那贱兮兮的笑容,不是赵大锤,还能是谁?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这小孩的厉害,一只脚已经跨进顶级官员行列的蔡攸如何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两天,这小子可是跳得真欢实啊!

    干掉了几个大佬,连自己死鬼老爹的交椅都给抢走了,是个人物!回头打听一下,看看这位小皇叔喜欢什么,投其所好一番,就不信他不为我所用?

    蔡攸一拱手,问赵佶:“不知官家召唤微臣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赵佶也不知道有什么吩咐,转过头问赵大锤:“皇叔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为有什么吩咐,这不是官家看蔡大人劳苦功高,准备给蔡大人升官吗?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是,是朕让蔡爱卿来的。”

    赵佶轻咳一声,正色说道:“蔡爱卿平身,赐座。”

    蔡攸忙连声推辞:“不敢,不敢!”

    站一会儿不要紧,也不算丢人。可要是刚坐上去,屁屁还没暖热就被人轰起来了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赵佶也就随口一说,见蔡攸“不愿意”坐,也不勉强,略一思索就给出了说辞:“爱卿主持海上盟约,联金灭辽,劳苦功高,功不可没啊!朕意欲晋封爱卿为,为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也不知道封个什么官合适,眼巴巴地看了看赵大锤。

    赵大锤笑道:“封个太子好不好?”

    【噗!】

    【主播真顽皮!】

    【太子那玩意儿是封的吗,那是生的。】

    【其实没毛病吧?】

    【不合适吧?徽宗没儿子吗?】

    【有啊,好几十个呢!】

    【嗯嗯,身体真好!】

    【这头牛真厉害!】

    【蔡攸有六十了吧?太子比父皇都大,不合适吧?】

    蔡攸其实不介意当太子,哪怕年龄不合适,哪怕姓氏不相符。只要能当上太子,那都是浮云!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忘宗弃祖是大忌。不管他对自己的老爹有多大的怨恨,在外面,都得显示出一副父慈子孝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这绝对是那个熊孩子在拿自己开涮,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诚意。

    蔡攸面色一冷:“请安乐侯慎言!”

    “好你个菜籽油,敢咒老子得肾炎?你才肾炎,你全家都是肾炎!”赵大锤一拍桌子,就要和蔡攸理论一下,看看谁的肾有炎症。

    “皇叔……”

    赵佶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这金銮殿内,咱能好好说话吗?这不是在讲救国救民的大事嘛,扯那些犊子干哈?

    赵大锤狠狠地指了指蔡攸:“今天官家在这儿,我给官家面子。要不然,我非让你好看!”

    蔡攸很傲娇地一扭头:“哼!”

    “咳咳,咱们还是说正事吧!”赵佶拼命地把话题引回正途,“蔡爱卿不要误会,朕猜测皇叔的意思是,要封蔡爱卿为太子少保。皇叔,是吧?”

    赵大锤无可无不可地耸耸肩:“你的官最大,你说是就是喽!给蔡攸个骚包的官职也行,你看他那个骚包样儿!”

    【少保是啥官?】

    【知道满清第一猛男鳌少保吗?】

    【鳌拜?】

    【这货差一点篡位成功,官职很大吧?】

    【每个朝代有不同的职权,但总的来说,太子少保这个职位属于虚衔。】

    【啥意思?】

    【就是只拿钱不干活。】

    【羡慕!世上竟有如此惊艳的工作吗?】

    【给我来一百个!】

    虽然看似是个极其轻松的工作,但有理想、有抱负的蔡攸,岂能满足当一个米虫?

    蔡攸肃容再拜:“敢问官家,微臣有何差遣?”

    【拆迁?】

    【应该不是吧?思想这么前卫了吗?】

    【知道这个工作不错?】

    【瞎逼逼啥?人家是要实际的好处呢。】

    【主动找活干,蔡攸的思想觉悟挺高啊!】

    【屁!没有具体负责的工作,那就成了闲人一个了,谁会理你?】

    【按照历史进程,蔡攸这时候差不多当该当枢密使了。】

    【枢密使是个啥玩意儿?】

    【嘿嘿,花旗国参谋联席会议主席。】

    【乖乖!这么大!】

    赵佶不想给蔡攸具体的工作,或者说是不想给他什么职权。

    开开心心地干一份薪水高、福利好、没风险的工作,不香吗?为什么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才,就不能像朕一样安安静静地做一个美男子呢?

    人生难得一只鸡,啊呸,是一知己!

    赵大锤又豪爽了一把:“给他!给他个枢密使干干!”

    赵佶犹豫了一下,觉得这个位置很关键,不适合给即将被收拾的蔡攸。

    嘿嘿,别看小皇叔没有明说,但聪敏睿智如朕,焉能不知小皇叔的如意算盘?小皇叔分明是打定主意,要把那些权臣阉宦一网打尽,整肃朝纲,收天下人之心。

    为此,皇叔甘冒奇险,两次挨炸,头发都快烧焦了。

    皇叔是个大忠臣啊!

    皇叔的话,一定要听!

    “蔡爱卿,既然皇叔举荐你,王黼大人又已辞官,你且领了他的差遣吧!”

    天上掉的馅饼太大,一下子就把蔡攸给砸的晕晕乎乎。

    枢密使啊!

    实打实的正二品高官啊!

    如果再加上那个骚包的虚衔,这几乎就是人臣所能做到的极致了,比那个偏心的老不死的职位还要来得实在。

    哼!让你只疼爱蔡绦那个蠢货!

    这下子,你知道了吧?究竟是谁才能继承你的衣钵,究竟是谁才能把我们蔡家发扬光大?

    一念及此,蔡攸激动得语无伦次:“臣,臣,无言以对,臣,高兴啊!”

    还能说话,就表示不够激动。

    也许是看蔡攸还不够惊喜,赵大锤又加了一味猛料:“既然蔡大人如此公忠体国,臣愿再次举荐蔡大人,享受开府仪同三司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【这是个啥?】

    【看名词是个大官?】

    【不是吧?枢密使再往上就没有什么官职了吧?】

    【有倒是有,但那是文官之首,理论上与枢密使平级了。】

    【开府仪同三司,其实也是个虚衔。理论上可以自己开府建衙,自己任命官员。曹操以前好像当过这个官。】

    【蔡攸是要造反吗?】

    【没可能的。只是个荣誉而已,你自己任命一下试试?分分钟弄死你!】

    尽管只是个虚衔,多领一份工钱的事儿,但这个荣誉却实实在在是一个臣子所能达到的极致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刚才蔡攸还只是几乎和他老爹肩并肩,现在他完全可以自豪的高喊一声:“还有谁!”

    见火候差不多了,赵大锤终于图穷匕见:“蔡大人,官家如此厚爱,你打算如何报答官家呢?”

    “臣愿肝脑涂地,以报官家知遇之恩。臣也愿为皇叔门下走犬马,以谢皇叔提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不需要狗腿子。只要你将来谋反的时候,不要牵连到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蔡攸大惊,急忙跪下来唱征服,呃不,是表忠心:“臣对官家忠心耿耿,从不敢有一丝不臣之心。请官家明鉴,官家明鉴啊!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张。”

    大好人赵大锤很贴心地扶起蔡攸,还替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:“你们父子俩,一个说文臣之首,一个掌握军权,很难让人完全放心啊!万一有一天,你们爷俩想更进一步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国朝惯例,父子亲戚不得同在中枢,防备的就是有人想更进一步。赵大锤的这个说法,也没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蔡攸略一思索,或者根本就没有思索,就再一次往地上一跪:“我父年老体弱,早已不堪官家驱使,臣,愿替蔡京乞骸骨。”

    赵佶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:“蔡太师已近八旬,是该颐养天年、含饴弄孙了。只是,朕听闻他平常的政事都是交由蔡绦处置。骤然退养,令弟是否会有所不满呢?”

    “不满?”蔡攸冷笑一声,“死人怎么会有自己的想法呢?”

    嘶!

    赵大锤和赵佶一阵牙酸。

    这得多大的仇恨,才能主动想着弄死自己的弟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