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23 赵佶的爷爷活了?
    023赵佶的爷爷活了?

    “梁师成是谁?”

    安德浩这家伙神秘兮兮的,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,赵大锤懒得求他,直接在直播间发布信息,征求意见。

    小样儿,我有热心观众的支持,还干不过你个小秘谍?

    【主播忘了吧,梁师成也是六贼之一。】

    【存在感不怎么强啊,他有这个胆子吗?】

    【梁师成号称隐相,在六贼里面资历最老,公相和母相都算是他的后辈,你说厉害不厉害?】

    【乖乖,黑山老妖?】

    【小倩倩,你不要死啊!】

    【戏精,死去!】

    “我跟梁师成没仇没怨的,他为什么要毒死我呢?”

    赵大锤觉得自己很无辜,很冤枉,很弱小,很……

    【主播,当个人吧!】

    【你搞死了李彦,骂退了童贯,居然还有脸说你们无冤无仇?】

    【这三个人有什么感情基础吗?办结婚证了吗?】

    【嘿嘿。】

    【可能是兔死狐悲,可能是为爱发电,也可能是感觉到了危险。】

    【主播,你下一个要对付的,是不是就是梁师成?】

    好吧,既然吃瓜群众都看出来了,估计梁师成也看出来下一个被收拾的对象就是他了。既然这样,好像人家提前发动攻击,也是情有可原,理所应当的了吧?

    还好,刚购买的四把刀还没退货,直接就一个人一把,分发给本侯爷的四个手下。

    “走!跟本侯爷去干掉梁师成!”

    安德浩试探着问道:“公然持械在宫里殴斗,官家那里只怕不好交代啊?”

    “我没持械啊?家伙儿都在你们手上拿着,我就是路过的一只美男子。官家问起罪来,我什么都不知道呀!”

    四个喽啰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呢,别当真!”赵大锤一拍胸脯子,“跟着本侯爷,以后自然是要吃香的喝辣的。只有你不怂,我保你没事儿!”

    赵大锤似笑非笑地看着安德浩:“谁要是端起碗吃饭,放下碗骂娘,也别怪我翻脸无情!”

    心里有鬼的安德浩急忙道:“不敢,不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就好。安德浩,你打头阵!”

    宫里的路,曲曲弯弯,七拐八拐的,走了大半个时辰,来到了浣衣局里面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房子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千年老妖不是应该住在树洞,呃不,是应该住在豪宅里,找个百十号美女,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吗?

    到浣衣局体验生活来了吗?

    “你没弄错吧?”

    赵大锤眼神不善地看着负责带路的安德浩:“听说浣衣局里面有不少的老宫女,是不是你的老情人住这儿?你走习惯了,就把咱们领这儿来了?”

    “侯爷有所不知。”安德浩轻蔑一笑,“梁师成自诩风雅,常以苏家弃子的身份自夸。住在这里,也正符合他隐士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被扔了的儿子身份这么香?那个苏家很牛掰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坊间传闻,梁师成是东坡居士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【什么玩意儿?】

    【苏轼的儿子当太监了?】

    【你又在骗我当太监吧?】

    【不可能吧?】

    【不可能!】

    【还真有可能。据说是苏轼有一次被贬谪,养不起太多的侍妾,就把其中一个送给了梁家。八个月之后,梁师成就生下来了。】

    【会不会是早产?】

    【不好说。但梁师成对苏家是真不错,各种照顾,还积极推广苏轼的作品。苏家也从来没有否认过,梁师成不是苏轼的儿子。】

    【苏东坡是个渣男?】

    【生活所迫啊!】

    不管什么原因,如果梁师成真是苏东坡的儿子,那今天这个事情就有些大条了。

    苏东坡啊!

    华夏文明数千年以来,唯一能和谪仙李太白相媲美的人物啊!

    说唐诗,必有李太白;谈宋词,也一定会有苏东坡。

    苏东坡刚作古没多久,你就把人家的儿子给宰了,好像有点不太合适。而且,从梁师成的做派来说,简直就是苏东坡作品的首席运营官,居功至伟啊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“三苏”的名声太大,门生故旧那是海了去了,有所谓“苏门四学士”,还有所谓的“苏门后四学士”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马蜂窝,一般人都不敢下手。

    得亏“唐宋八大家”的说法现在还没有,如果有了,就凭那爷仨的地位,咱啥也不说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梁师成他想弄死谁就弄死谁,爱谁谁去吧。

    以上种种,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观众的担忧。

    千年学渣赵大锤根本没这方面的顾虑,反而更觉得理直气壮:“就是这货推广的苏东坡?留了那么多的诗词让大家背,他还是个人吗?削他!必须削他!”

    【这……】

    【理由似乎很强大?】

    【主播能做个人吗?】

    【我偏不背,偏不背!呜呜,别打了……】

    【要不,等两年,反正这老太监也活不长了。】

    赵大锤才不愿意等呢,有仇堪报只需报,莫待仇人死了瞎比比。

    “大宝,你过来,按我的话高声吆喝一遍。”

    大宝那个夯货,默念了几遍,就开始冲着那院门高喊:“里面的人听着,你们已经被包围了。放下武器,立即投降。我们的政策是……”

    台词还没喊完,里面就乌泱泱出来一大堆人,个个手持利刃,顶盔带甲。

    领头的似乎是个偏将,把刀一抽,恶狠狠说道:“兀那贼子,竟敢在此撒野?”

    大宝立刻就怂了:“都是别人叫我这么喊的,不关我的事儿啊!”

    “别人是谁?”

    大宝弱弱地一指赵大锤,迅速地叛变,更迅速地逃离赵大锤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家的小娃娃,速去别处玩耍。高太尉在此,不是你可以开罪的,还不离去?”

    说着,那偏将还想用自己粗糙的大手去摸摸赵大锤光溜溜的小脸蛋,被安德浩闪身拦住:“这位将军,请自重!”

    “咋的了?”

    “此乃当今皇叔,安乐侯是也!”

    那偏将兵痞气发作:“宗室子弟又能如何?老子是殿帅府高太尉麾下,侍卫亲军都统,根本不鸟你!”

    赵大锤笑眯眯地问:“你是谁的老子?”

    那偏将犹自不知死活地一指赵大锤:“老子就是你的老子了,咋地?”

    赵大锤扑通就往地上一跪,拉着那人的衣襟干嚎起来:“我的苦命的爹哟,你啥时候回来的,怎么不去看看我呢?”

    【这是什么情况?】

    【那个黑汉子真是主播的爹?】

    【不会吧?】

    【长得很不一样呀。】

    【可能是原身的爹,也不一定。】

    趁一堆人都发愣的时候,赵大锤吩咐安德浩:“速去禀报官家,他爷爷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