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16 龙卫
    016龙卫

    【完了!】

    【我擦,这是黑火药的威力吗?】

    【如果分量够……】

    【那个李彦,真特么黑啊!】

    【嗯嗯,故意拖延时间,就为了来个同归于尽。】

    【确实是个狠人。】

    【这是早有预谋吧?】

    【嗨,你们就不关心主播吗?】

    【不用关心了。】

    【为主播默哀一秒!】

    【默哀ing】

    赵大锤这个牛宝宝,终究还是没有玩儿完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李秋水大袖一挥,很没义气地自己跑了,把赵大锤那个可怜的娃扔在那里,独自面对那不知道用了多少屏蔽词制造出来的“暴风雨”。

    等那些砖瓦石块落了地,尘土也不再飞扬了,李秋水那个不知道是男是女是人是鬼的玩意儿,才忽然发现,似乎忘了点啥。

    忘了啥呢?

    哦,好像忘了那个来历不明、居心叵测的小黄书,啊呸,是小皇叔。

    再看那个小皇叔,居然没被炸碎,也没有被炸到天上去,居然活生生地站在那里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呃,就是形象不大好。

    一身的尘土,头发也被冲击波吹得跟个鸡窝一样乱糟糟的。更可笑的是,也不知道是谁的亵裤,正巧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那形象,贼有范儿!

    这些,几乎被吓尿的赵大锤根本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在脑海里,他正在与那个狗系统对骂。

    “有屁不会早放啊?你这么玩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惊不惊喜?意不意外?有本系统的加成,你就等于有了金刚不坏之身。再强大的武器,都伤害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早说会死吗?这家伙,把我吓得裤子都湿润了。还有,我这一身的零碎是咋回事?”

    赵大锤总算是回了魂,知道拍拍身上灰尘,扯掉肩膀上那条倒霉的裤子。

    “哦,忘了告诉你了。因为跨时空传播的原因,能量罩的功效只能维持在三秒左右。所以,抵御住第一波攻击之后,剩下的就只能看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能时间长一点吗?三秒,能干嘛?”

    “最多五秒!”

    “就多两秒啊?真抠!”

    成吧!

    好歹延长了一点点时间,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呢?

    【惊喜!】

    【主播还没死?】

    【你这是啥话?】

    【主播命真大!】

    【刚才是特效吗?】

    【应该不是。】

    【你看那周围的景象,除了主播脚下,都被夷为平地了啊!】

    【护身法宝?】

    【我们要相信科学,呃,从科学角度解释,那是能量罩。】

    【罩得住吗?】

    【好像没全罩住啊?】

    李秋水那个狗奴才,全然没有抛弃了他人的羞耻感和负罪感。

    见赵大锤居然安然无恙,稍微一惊奇,李秋水就恢复平静:“侯爷果然道法高深,区区凡俗不能害也!”

    “道法你妹啊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更高深的法术吗?”

    “高深你妹啊!你见过哪个得道高人,被整得灰头土脸的?”

    这熊孩子,嘴怎么那么碎?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他年纪幼小,好歹是个宗室的份上,非得替他爹好好管教一下不可!

    李秋水强压住怒火,决定不再理他,一摆手高声喊道:“你们几个,还不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喊谁呢?

    赵大锤一脸懵逼地四处看看,这也没人啊!

    “孩儿们来迟,请义父责罚!”

    嗖嗖嗖,三道身影忽然闪现,一起对着李秋水弯腰施礼。

    什么鬼?

    哦,这大概就是李彦所说的李秋水的干儿子了吧?

    呃不,好像有一个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都是一身麒麟战甲,头戴黑纱帽,像是六扇门或者武宦官,但其中一个的胸肌,明显发达了很多。

    嘿嘿,原来是个妹纸。

    身段婀娜多姿,面容清秀可人。

    爱了,爱了!

    “小姐姐,你穿战甲不热吗?我帮你脱下来,好不好?”赵大锤尽量摆出一副可爱的样子,用衣袖扇了一下风,“你看我,热得快炸了。哦,是已经炸了。”

    【噗!】

    【吐血!】

    【主播真不要脸,我喜欢。】

    【热得快炸了。】

    【开空调啊!】

    【这个妹纸可以,我喜欢!】

    【喜欢你妹啊!】

    【你妹我也喜欢,大舅哥。】

    那个妹纸倒也是个温婉的,也不嫌弃这个灰头土脸的小破孩,从怀里掏出个丝巾,给赵大锤擦了擦脸:“你是刚进宫的吗?倒是很可爱哟!”

    呃,你长得再漂亮,性格再温柔,也不能随便污人清白啊!

    你见过这么可耐的太监吗?

    那两个男的,见这个小孩挺有趣,也想伸出“罪恶”的魔爪去摸一摸。

    “死开!本侯爷的尊脸,也是你们能摸的吗?”

    “侯爷?”

    两位小哥哥加那一个温柔的小姐姐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还以为是宫里刚进来的小黄门,或者是义父刚收的干儿子。再看那打扮,果然不是穷人家孩子的装束,更不是小黄门。

    这下子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!本侯爷一向胸怀宽广,不会和你们这些……”赵大锤特意指了指那两个貌似男人的物体,“不会和你们这些小黄门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赵大锤还很臭屁地仰天大笑三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两个臭男人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李秋水更夸张,直接一口血吐出来:“这三个都是我的义子、义女,份属带御器械,不是黄门。”

    再一指赵大锤,向他的干儿子、干女儿介绍道:“这是新晋安乐侯,当今官家的皇叔。道法通玄,深不可测,你们速速拜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是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【带御器械是个啥?】

    【不是太监吗?】

    【不是!】

    【相当于大内高手吧?】

    【好像比那个高!】

    【大内高高手?】

    【你们关注一下重点好不好,李秋水好像不行了。】

    【他是重点吗?一本还是二本?】

    【你大爷!】

    【不,很可能是你大妈。】

    那个不知道是大爷还是大妈的李秋水,吐了两口血,再也支撑不住,身子一歪,就要栽倒。

    妹纸很贴心地扶住,关切地问道:“义父,您受伤了?”

    李秋水惨然一笑:“终日打雁,却不想被雁啄了眼。那李彦狼子野心,居然大量收集**,实在是罪不容诛。子高,子仇,你们两个好生搜索一下,凡附近的人,务必不留一个活口。”

    两人领命而去,随即就听见传来阵阵的惨叫。

    原来是那些一起玩轰趴的太监宫女们,都被暂时拘押在侧室。有侥幸没炸死的,正在痛苦地呼救。

    看有人前来,以为是个救星,哪里晓得是个杀星?

    子高、子仇也不管是死透了还是半死,一刀一个,挨个抹脖子。

    有装死的,妄图逃过一劫,也被这冷血的手段震惊了,纷纷爬起来就跑。都被那两个杀星追上去,来了个透心凉、心飞扬。

    “这,是不是太冷血了?”

    赵大锤其实想说的是,这里面未必没有无辜的人。你这么滥杀一气,是不是不太合适呀?

    “一丘之貉,死有余辜!”

    李秋水为了说这一句很有气势的话,又吐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“你可瘪说话了,你这一句一口的,可真让人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一脸嫌弃,转头笑眯眯地对妹纸说:“小姐姐,你叫什么名字呀?家住哪里,有没有男朋友啊?”

    小姐姐的脸不好看了:“敢叫侯爷得知,我龙卫一脉,向以保护官家为要。其他人,我们不是很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赵大锤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“我叫白素问,我那两位哥哥都姓血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砸吧了一下嘴:“白问,血脂高,血脂稠,好名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