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14 第一只鸡
    014第一只鸡

    既然赵佶这么给面子,想杀谁就杀谁。

    赵大锤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蔡京那个那个老不死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其实没啥仇,只不过是在朝堂上争论了几句,能算有仇吗?

    蔡京他一个宰相,肚子里都能撑船。咱堂堂皇叔,肚子里就能跑航母。犯不着为了一两句话,就打打杀杀的。

    我这都是为了公义啊!

    “不行啊!蔡太师不能随便杀的。”

    赵佶那个狗东西,别看嘴太上说得大方,真到见真章的时候,又习惯性地怂了。

    “为啥不能杀?”

    一个八十岁的老头子,只要饿他两顿,或者是在马路边轻轻一推,不就完事了吗?

    很好杀的啊!

    “不是!蔡太师毕竟年高德勋,我不忍心杀他。再加上,本朝从未有无故杀士大夫的先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年高德勋,那就是个老不死的老贼。你要是不忍心,我来动手。还有那个狗屁的先例,更是狗屁不通。士大夫咋了,该杀的时候一样得杀!”

    “皇叔,莫要冲动。”皇后也劝说起来,“太师树大根深,门生故旧遍天下,当徐徐图之!免得打蛇不死,反受其害。”

    【皇后可以啊!】

    【比赵佶靠谱多了!】

    【要不,来个女王驾到?】

    【可惜啊!我和皇后差了九百年……】

    【口味真重!】

    【主播的想法是好的,但蔡京作为六贼之首,真不是好杀的。】

    【咋地,他还敢讹人不成?】

    【哥们以前开得是大奔,扶了个老人之后,就开奔奔了。】

    【六贼都有谁?】

    【蔡京、朱勔、王黼、李彦、童贯、梁师成。后三个都是太监。】

    “杀童贯吧?”

    太监就是天子的家奴,应该很容易杀。

    既不违反“不杀士大夫”的规矩,也不怕太监有什么门生故旧或者是有什么后人来报仇。

    三个太监,赵大锤一个都不认识,但对童贯的印象最深刻。

    《水浒传》里面,他担任枢密使,掌控朝廷军事大权,曾统领八十万天兵天将,去梁山泊镇压宋江的时候,却中了十面埋伏,被杀得只身逃回了汴京。

    属于高俅之后的大boss,但也只是个太监而已。

    应该不难杀吧?

    “不行啊!童贯替朕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哦,是替我,替朝廷东征西讨,也是立下了些许功劳的。我这边刚封他为国公,转手就给杀了,是不是不太合适?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!你说,杀谁合适?”

    赵大锤生气了,准备撂挑子了。

    以赵佶那优柔寡断的性子,自然是感觉哪个都不杀最好。

    大家玩玩乐乐,唱唱歌跳跳舞不好吗?干嘛要打打杀杀的呢?

    “不行!一定要杀!今天,你必须给我杀一个,算是,呃,算是啥?”

    “祭旗?”赵佶很不确定地给出了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!小佶佶,你也不全是个废物嘛!连祭旗都知道,比我强多了。”赵大锤踮起脚来,想去拍赵佶的肩膀。

    赵佶尴尬一笑:“皇叔,这么喊,很怪异啊!”

    “称呼不重要!”赵大锤一摆手,“嘴上说什么都不重要,关键看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道:“叔公说的极是。便如那金国,嘴上说与我大宋通好,却是背后里常怀狼子野心。可恶至极!”

    任皇后再贤良淑德,也不能忍受自己被一群野蛮人任意摧残,最终落了个含恨而死。

    赵佶就不能听这个。

    一说起这个,赵佶就感觉自己特别不是个东西。连心爱的女人,都照顾不了,还是个男人吗?

    念及此,赵佶的腰弯了下来:“皇叔,你可劲拍,怎么舒服怎么来!”

    【哈哈哈,赵佶有小受潜质。】

    【我也想去拍一拍龙肩,龙臀,龙胸……】

    【呸,你想隆胸?】

    【你才想,你全家都想!】

    龙肩拍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儿,手感一点都不好。远不如,皇后……

    呃,太污了,不敢想,不该想。

    咱是长辈,就得有长辈的样子!

    稍微拍了两下龙肩,意思一下之后,赵大锤轻咳一声说道:“官家,看来你还是不错的,重情重义。也不枉上天派我来,拯救这大宋江山。”

    【这牛吹得,也没谁了吧!】

    【你咋不说你是位面之子呢?】

    【系统之子?】

    【算了,还是上天派的吧,好听些。】

    上天派来的天使,赵大锤充分满足了装13的愿望后,难得的正经起来:“六贼民怨极大,一定要除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六贼?”

    忘了,现在还没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六贼一说,还得等那个叫什么陈东(辰东?)的家伙,来个什么什么上书,第一次提出来。

    赵大锤一边拼命搜索评论记录,一边回答:“六贼指的是,蔡京、朱勔、王黼、李彦、童贯、梁师成这六个家伙。都是祸国殃民的狗贼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干脆,一不做二不休,都宰了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了一圈,又绕回来了。

    赵佶也不再犹豫了:“前三个处理起来比较麻烦,需要徐徐图之。童贯好歹也有些功绩,暂时不动。梁师成已退隐多年,不好大张旗鼓地动他。就李彦吧,好办!”

    “李秋水,你现在就去办。一个时辰之内,朕要看到李彦的人头!”

    李秋水轻蔑一笑:“一介狗贼,奴婢杀之如屠一狗耳。何须一个时辰?且请官家和娘娘宽坐,奴婢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【李彦是干嘛的?】

    【跟李秋水是同行,内内侍省都监。】

    【听不懂。】

    【大内总管。】

    【他们俩的关系,不是应该很好吗?】

    【幼稚!只有同行之间,才是红果果的仇恨!】

    【这也太红果果了吧?说杀就杀了?】

    【不应该出来几个人,劝一下吗?】

    【劝个鬼啊!啥叫天子家奴,知道吗?】

    天子家奴是啥?

    那就是天子家的狗。让你咬谁就咬谁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能有自己的想法,也不能有自己的私利。

    替天子咬人的时候,天子自然会保护你。

    打狗还得看主人呢,你打了我的狗,下一步是不是就要打我,再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坐朕的龙椅了?

    但狗终究是狗,需要的时候,随时可以斩了狗头,切了狗鞭,煮了狗肉,给其他人享用。

    眼下,就是需要李彦献出珍贵的狗命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李秋水略一拱手,很豪迈地转身就走,要去取李彦的狗命。

    那架势,还真有几分关云长温酒斩华雄的派头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李秋水没有关二爷的美髯可捋,赵佶也没那个心情给他温一杯酒。

    “慢着!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英雄没有人壮行,那哪能说的过去。赵大锤就准备和李秋水一起去看看,看看怎么杀狗。

    在这儿和赵佶尬聊,没有一点意思,很容易掉粉啊!

    “哦,侯爷还有这雅兴?”李秋水皮笑肉不笑,“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,是要见血的哟!”

    “吓唬谁呢?老子啥没见过!走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