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09 走近“科学”
    009走近“科学”

    赵佶的性子很好,温文尔雅,办起事来也一点不着急。

    这几个货,瞎比比了很久,也没有说出个子丑寅卯来,对张觉的处理意见,也只是给出个“以观后效”。

    眼看着有效期快到了,赵佶马上就要醒过来了,李邦彦的屁屁也还没有被打烂,赵大锤就急了。

    在直播间里直接发消息:“各位老铁,我能不能直接动用皇权,来个人事大调整?把蔡京宰了,把金国人给干趴下?”

    【不能!】

    【能!】

    【到底能不能啊?】

    【这个真没有!】

    【大爷的!】

    【大爷也没有!】

    也是,打李邦彦屁屁这么简单的事儿,都做不到。更别说一个昏迷状态下的皇帝,发布的重大决策了。

    除非那个狗屁的柯南道具,能让皇帝天天昏迷,自己就可以代替皇帝发号施令了。

    好像也不行!

    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皇帝,发出来的命令谁会听?

    不出几天,赵佶就会因为水米不进而领盒饭,自己说不定也会被人揪出来,跟着领盒饭了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柯南的那一套,有点不实用。

    劳资花了一百万的巨款,就买了个一次性用品?

    我要退货!

    我要退货!

    喊了半天,系统那个狗比就是不露头。

    这是坑了钱跑了吧?

    看着空空如也的粉丝值,赵大锤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辛辛苦苦骗,呃,是赚的钱,被人一下子卷走了。

    还剩下那块儿八毛的,似乎在提醒赵大锤:曾经有一份百万巨款,摆在他的面前,他没有珍惜。当失去的时候,他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如果上天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,他一定会对系统说三个字:哥屋恩!

    如果非要加上期限,他希望是——退钱好不好,退一半也行啊!

    这都要揭不开锅了,好歹也得要回来点才行啊。

    没一把沙星傍身,感觉很不安全啊。

    “系统姐姐?在吗?”

    “系统阿姨?”

    “系统奶奶?”

    “孙贼!”

    “叮,宿主使用不文明语言,扣除所有粉丝值。另外,补偿系统的精神损失费十万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再看看自己的粉丝值,震惊地下巴都碎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负十万是什么鬼?

    这是一分钱没挣,还得倒贴十万吗?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在这大宋朝混,没了系统的加持,随时都有可能完犊子。

    忍了!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,我要让你跪下来唱征服,还得是仓老师版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在生闷气,赵佶御赐的晚宴都吃得没滋没味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晚宴结束,赵大锤一抹嘴,站起来就要走。

    李纲说话了:“安乐侯,留步!”

    “干嘛?我吃完饭了,还不能走动走动、消消食?”

    “安乐侯勿怪!老夫家中还有些小事,这晚上的活计,就劳烦侯爷代劳了!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想翘班,找咱顶班来了,怪不得说话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“不行!要死一起死,凭啥让我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儿?你要是敢走,我就找老板举报你,扣光你这个月的工资!”

    李纲面露难色,悄悄地把赵大锤叫到一边商量:“非是老夫偷奸耍滑,实在是不方便啊!”

    “你大姨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休得胡言!”

    李纲习惯性地又想甩脸子,考虑到求人办事,只得好好说话:“官家每夜,必招妃嫔侍寝。老夫身为男子,实在是,呃,多有不便,多有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男人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事儿!你还小,无妨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当然无妨,因为无视,因为无欲则不刚。李纲这个不太老的老夫,恐怕就没这么淡定了吧?

    “怕自己受不了刺激,当场丢丑吧?蛋定,蛋定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不说这个。还请安乐侯,体恤老臣,有劳了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话,李纲一拱手,一溜烟地跑了。

    那跑步的姿势,一点都不显老,贼利索。

    【机会来了!】

    【主播,一定要来一场夜戏!】

    【你想干嘛?】

    【想啊,想啊!】

    【呸!我也想!】

    【玩这个有风险吧?】

    【不多说,一个火箭走起!】

    【我先送为敬!】

    【花生瓜子肥宅水,还有卫生纸,欲购从速!】

    “理性消费,理性消费哟!”

    看着蹭蹭上升,呸,是蹭蹭下降的负债,赵大锤终于有了一点点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男人没钱,就好像没穿底裤上街一样,兜不住啊!

    终于,负债清零,赵大锤再也不是“负翁”了。

    粉丝如此给力,把赵大锤感动得内牛满面:“走,老铁们!带你们看看皇帝的寝宫,如果有机会看见……嘿嘿,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【感谢大锤兄弟,让我们能够走近科学。】

    【呸,这是哪门子科学?】

    【你们没发现吗?二位老师也在哟!】

    【我不在,嗯嗯,我不在。老蔡还在,他喜欢这个。】

    【呸,你不在,我也不在。】

    【谁还会在?】

    【嗯,嗯嗯。】

    【说真的,主播注意一下尺度。】

    【嗯嗯,在门外看看就好,特写就算了!】

    【蹭蹭,不进去?】

    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看赵大锤有点拿不定主意,赵佶很大度地一笑:“这是皇后的寝宫,你我至亲,见一见你的侄媳妇,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听说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郑皇后从潜邸就服侍赵佶,年岁与赵佶相当,也有四十好几了。

    虽然聪明伶俐,性格温婉,是赵佶的贤内助。但以赵佶的尿性,不是应该徜徉于更年轻貌美的小三、小四直到小N之间吗?

    怎么会来到已经人老珠黄的皇后这里,猫不吃腥,改吃素了?

    “是不是听说,我每夜都要多少多少嫔妃侍寝,每次都要吃多少多少山珍海味?”

    呃,这个比,还算有点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在民间的名声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晚宴奢侈吗?也就是家常的几个菜嘛!”

    晚宴吃的啥,赵大锤也没注意。

    好像菜式是不太多,也没什么稀奇的硬菜。

    难道是大家都误会了赵佶?人家其实是一个勤俭节约,勤政爱民,多才多艺的好皇帝?

    赵佶很“谦虚”地摆摆手:“不敢当,不敢当,这都是皇后的功劳。她常劝我,晚上不宜多食,不宜贪欢。朕近日有些疲乏,就想到皇后这里歇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嗨,渣男就是渣男,绝不会突然就变成知性大叔。

    赵佶不是不想渣了,只是这两天渣不动了,就跑到皇后这儿躲清静。

    要不然,那些莺莺和燕燕,围绕在朕的身边,冷落了哪个都不好。

    都宠幸了,身体又有点吃不消。

    原本还有点“仙丹”可以顶一下,被这个小皇叔给弄了一出,赵佶也不敢吃了。

    朕的鸟都死了啊!

    朕可不想变成死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