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络小说 > 大宋:八岁皇叔做史官 > 006 玉玺借我玩一下
    006玉玺借我玩一下

    往常都不怎么干正事的赵佶,今天很神奇地升座问政了。

    还不是在他天天玩乐的延福宫,像玩一样把恼人的政事给办了,而是在垂拱殿。

    当赵大锤跟着那个半死不活的死太监,到了垂拱殿的时候,往常热闹的像个菜市场的宫殿内,居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这是都在等着我吗?”

    赵大锤不禁喜笑颜开,整理了一下衣服,准备做自己在大宋朝堂上的第一次报告会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李秋水一把拉住,“前殿岂是我等去的地方,走后门。记住自己的位置,不要说话,不要发出声响。只准如实记录,不得增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史官,还是铲屎官?老子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软弱无力的威胁,对李秋水是一点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直接把赵大锤夹在腋下,迈步就往后门走。那“芬芳扑鼻”的狐臭,差一点没把赵大锤给熏死。

    等到了赵佶背后,的屏风后面,像墩地似的把赵大锤往一张案几旁一摁,就算是完成了任务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,又威胁似的指指赵大锤,摇了摇手指,晃了晃脑袋。

    “切,跟老年痴呆似的。”

    小声嘀咕了一句,赵大锤贼头贼脑地从屏风后面探出头来,往前一看,顿时惊呆了:十来个朝廷重臣,都在向自己行礼,过瘾啊!

    【这就是帝王的视角吗?】

    【来千把个爱妃,供朕御览一下。】

    【我也要。】

    【众位爱卿平身!】

    【把蔡京推出午门外斩首!】

    【哪来的午门,你个学渣。】

    【这位置真不错,咱们篡位吧!】

    【嗯,支持主播。】

    这些抠搜货的评论,赵大锤一律无视。

    你去动物园看猴子,还得买张门票呢。我领你们上朝,还是在皇帝的视角,居然一个打赏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真抠!

    嗯,这个留言好:能不能请主播展示一下玉玺,必有重谢!

    “你给多少钱?”

    【如果有清晰的图像,一百万!】

    “哪颗玉玺都成吗?你可别说要看传国玉玺,什么和氏璧做的那颗。”

    【宋徽宗的镇国玉玺,应该就是放在龙案上的那颗。】

    【玉玺还有好几样吗?】

    【崇宁五年,宋徽宗用鸟虫篆刻了一颗印文为“承天福,延万亿,永无极”的玉玺,称作“镇国宝”。另外还有,受命宝,定命宝。】

    【金老师真博学!】

    【狗大户也是真狗!】

    【大家原谅,有急需,不是炫富!】

    镇国玉玺不是小姑娘,你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。

    赵佶也没有大方到,让别人随便玩他的玉玺的程度。

    这个打赏,不好混啊!

    屏风后面,赵大锤正在抓耳挠腮,想着怎么能骗过玉玺玩一玩,忽然感觉有个细细的,硬硬的东西在捣自己。

    “哪个碧池,在捅老子?”

    小孩子说脏话,尤其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凶手”愤愤地收回自己的笔杆,指指赵大锤,又指指屏风前面,比划了一下写字的姿势,就继续伏案奋笔疾书,记录起赵佶和群臣的对话来。

    “哦,残疾儿童。”

    赵大锤也是在幼儿园得过一次小红花的,绝不歧视这个残疾老儿童。

    前面,蔡京这个老东西正在大放厥词:“张觉背信弃义,原为汉裔,在辽国为虎作伥多年。金国胜则又降金。不为金所容,则又意图携小小平州投奔我皇宋。实为三姓家奴,卑鄙小人。”

    左相白时中向来唯蔡京马首是瞻,也赶紧表态:“我等朝中重臣,皆士林楷模,道德君子,焉能与这样的小人为伍。”

    右相李邦彦也是一伙的“君子”,口头上却又有所不同:“直接宰了吧?我这个少宰,就可以把这事儿给办了。”

    【张觉是谁?】

    【姓张,名觉,字爱睡。】

    【小人物吧,用得着这么严肃地讨论吗?】

    【不是小人物,他可以说是宋金之战的导火线。就是因为他,让金国找到了攻打北宋的理由,进而导致了北宋的灭亡。】一个署名周如昌的大V解释道。

    【哦,就是个借口吧。】

    【嗯,是借口,但咱们既然有机会,还是要想办法延缓北宋的灭亡。】

    话题太沉重,赵大锤懒得接。灭亡不灭亡的,赵大锤也懒得管。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玉玺,都是那一百万。

    树欲静而风不止,想要钱而不能得。

    那个多事的周如昌,居然要强迫赵大锤必须保住张觉,否则他就阻止张觉的打赏,霸道的一比。

    那个张觉叫唤了两声,不知道出了啥毛病,忽然口风大变,改成:

    【周老师说得对,先办大事!】

    对于赵大锤来说,到手的土豪飞走了就是最大的事儿,其他的都是次要的:“老子就是不听,你能咋地?”

    【不咋地,我不能封了你的号,但我可以让所有人都抵制你,你一分钱的打赏都别想得!】

    “是你们逼我的!”

    赵大锤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径直走到赵佶的桌边,一伸手就抓起了玉玺。

    一帮“君子”哪里见过这么不知道死活的,都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【卧槽,这是疯了吗?】

    【周老师,你这是要玩死主播吗?】

    【玩死他!】

    【谁怕谁!】

    【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你!】

    【干他!】

    【你想死吗?】

    赵大锤才不管这个,抓起玉玺仔细瞧了半天。

    嗯,重量不错,玉的质量也不错,要是能带出去,大概可以卖不少钱。

    【看形制,这个就是赵佶的镇国宝了吧?】

    【嗯嗯,模样挺像。】

    【看文字!】

    【我要看文字!】

    【我还要看印纽!】

    【我还要看细节……】

    那位土豪跟打了狗血一样,激动得嗷嗷叫。

    看啥文字?

    那印章上的鸟虫篆就跟鬼画符似的,赵大锤装模作样地瞅了半天,呃,不好意思,一个字都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蔡京最先反应过来:“国之重宝,岂可容你这黄口小儿轻侮?殿前武士何在,还不速速与我将这逆贼拿下!”

    其他几个家伙也醒悟了过来,纷纷叫唤着喊武士来抓逆贼,脚下却是一点都不肯动弹。

    我等都是君子,岂可打打杀杀的,有辱斯文?

    赵佶还是有点胆色的,渡过了最初的震惊期,很快就恢复了过来:“史官,你对朕的江山有兴趣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!我只是对你的镇国宝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看着不断到账的打赏,赵大锤才恋恋不舍地放下玉玺,又对气势汹汹地李若水说道:“我们老赵家的事儿,你个死太监插什么嘴?下去!”

    又一转身,对着那帮声讨自己的家伙说道:“咋地,我们自己家的东西,我看一下,还得需要你们同意啊?”

    估计小小的赵大锤也没什么杀伤力,也已经把玉玺放下去了,其他人也都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装君子很累的,好不好?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觊觎大宋江山,藐视皇权!其罪当诛!”

    那个拿笔杆捅赵大锤的家伙,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走了出来:“臣李纲,冒死进谏,诛杀这无法无天的狂妄之徒!”